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念友  

2007-04-16 19:14:28|  分类: 叙事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和同学闹了一点误会,只怕这段友情是再也无法弥补了,因此心下颇显悲戚。点上一根烟静静地抽着,忽然想起了同学超超,除了稍减胸中苦闷以外,忽然平添了几分思念。
    他是我入华东理工大学专升本以来认识的第一位朋友,因为之前曾摸爬滚打地一起重修过统计学,所以交情比普通同学要深一些。他是个大忙人,经常在市内行色匆匆地来来往往,找一份工作。我说了,老兄你读的是脱产专升本,怎么还要找工作?他笑了笑,说为了节约时间。“我可不比你们,我痴长你两岁,是以尤其觉得时间不够用,只能一边读书一边找工作。脱产班虽然忙一点,但比夜大早一年毕业。等找到工作了再看看能不能调济一下转到业余制的,如果没有工作再老老实实地回来读书。”
    对于他的做法未必适合我,因为我只喜欢一心一意地做好一件事情,但超超的这种精神却令我佩服。由于他为了找工作四处奔波,缺课成了他的家常便饭。我在课上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请假秘书”。每逢老师点名,我总替他应一声:“他有事请假,下次一定来。”
    我与超超的关系不错,虽然一起上课的次数不多,但每次我们都是一起上课、一起吃饭,连抽烟都一起抽的。我是个穷书生,只能抽一些低端的烟,例如白盒子的牡丹,有时为了过瘾,还买一盒金上海。超超因为前几年工作过,所以颇有积蓄,口袋里常常藏上两盒利群。虽然我抽的不如他,他却不曾因此看不起我,也会问我要两支白牡丹尝尝。有时还请我抽一支他的最爱。抽烟不是好习惯——我知道,但我们这群小男人有时就爱将感情溶于一支短短的香烟上,一起抽过烟的便算是朋友了。
    我一直想和超超一起喝一顿酒,但很久了都没有实现这一简简单单的愿望。那天我生日,请了寝室里的同学痛痛快快地喝了几杯,超超却始终联系不上,尽管当夜我们都玩得很高兴,超超的缺席则成了惟一的缺憾。后来他回到课堂上,我说及此事,超超倒觉得很感动:“你能想到我我已经很高兴了,一起喝酒是迟早的事,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我想想也是,便没再说什么。
    去年的十二月,我们班级搞了一次迎新活动,去校门口吃了一顿火锅。我也有幸拉上了超超一同去。席间我和他都喝醉了,两个男生坐在一边胡扯八蛋地瞎白话,整个饭店里仿佛就剩下了我们俩。“你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好兄弟?”我凭着一股酒意,和他半认真地说道。他却拍了拍我的脑袋说道:“你小子喝醉了,怎么满口胡话呢?”话还没说完,便呼呼地睡了过去;我没坚持多久,也倒了下去。那是上个学期的事情了,也是我第一次,而且是唯一一次和超超喝酒。
    超超虽然有时想法很偏激,但决不愤世。有了不高兴的事了,总是找我来发发牢骚。课上老师布置我们作业要我们分组讨论,他总是和我分在一组。我做的好,他陪我一起欢呼;做得差劲受老师批评了,他也不认为丟了面子,依旧陪我重新分析材料,再做一份新的演示稿出来。可以说这一年来要不是超超,我是不会如此轻松地应付掉那么多的课堂讨论的。
    这个学期,我再也没见到超超,本想发一条短信过去问他怎么回事,却发现当初连他的手机号都没来得及要。大概我与他熟悉了,因此忽略了那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吧?听说他找到了一份挺称心的工作,因此将专业调济成业余班了。想来这也是好事,至少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了。而我,依旧独行于华东理工大学的各个教室里,依旧独自抽烟、喝酒、吃饭。不知将来还有哪位朋友会走进我的生命,抑或只是我生活中的匆匆过客?对于超超的思念,我始终让它停留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不知毕业以前我们是否还有缘相聚于校园内外?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