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四章(原创)  

2008-02-24 08:43:03|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客栈大堂的角落里,若兰、姐夫谢添锦还有伯父已然就坐,空出的位置是留给王月轩的。服务员、厨子和伙计们围在另一桌前吃着。

“呵呵!小伙子忙什么呢?连饭也忘记吃了。”若兰疼爱地说。

“嗯,一不留神就睡着了。也真奇怪,在姐夫那边已经体验了一次催眠,为什么回来以后还是那么能睡。”王月轩不好意思地说。

谢添锦给王月轩夹了一块鸡脯肉,说道:“其实催眠跟睡觉可是两码事,在催眠的状态下我还问了你不少问题,你一直在脑海里搜寻潜意识里记忆的片断,很耗费精神的。只不过你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王月轩说了声是,却没把方才又做恶梦的事情讲给谢添锦听。此时肚子里已然开始唱空城计了,便饿狼似的夹起了鸡肉咬了一大口。

“听你姐夫说,你想去水木山庄玩?”一边吃着,伯父一边问道。

“嗯,是啊。这也是堂兄介绍的。”王月轩唔唔啊啊地说道。

“既然是宽儿介绍你去的,我也同意。只是时下很多年轻人啊,真不知道说他们什么好。国耻、族恨都忘得一干二净,去水木山庄也只是因为听了关于这处老宅子的种种传说,想寻求刺激而已。轩儿你不会这么恶俗吧?”伯父说道。

王月轩应了一声,朝谢添锦扮了个鬼脸。他们这群小兄弟的事情,堂兄王宽是不习惯事事都讲给伯父听的,既然他老人家已经知道了,八成就是谢添锦透露的消息。

谢添锦无辜地笑了笑,仿佛在说:“你看我干什么,你的去向就该告诉家里的长辈嘛!”

菜肴是农家常见的土鸡、炒青菜、炒土豆丝,还有鱼。虽然服务员和伙计们并不和主人们在一桌上吃饭,但菜色却是一样的。与员工同甘共苦,向来被伯父奉为经营之道,因此东来客栈虽然规模不大,但生意从来都是不错的。

王月轩吃饭的速度依然飞快。没一会儿就把碗里的米饭“扫荡”得一干二净。饭后,他却并不急着离开。不仅因为礼貌,也因为,伯父那边还有堂兄留下的东西。堂兄说让王月轩取来这些东西以后,尽早地去往水木山庄。这座神秘的古宅仿佛有无穷的魔力,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赶去一探究竟。

果然,伯父吃完饭后,便抹了抹嘴,说道:“轩儿,你哥哥留在我这里的东西你也该拿去了。这事情想必他也提起过吧?”

“是啊,他让我来取的。说带去水木山庄有用。”

“这样啊?你等着,我回屋子里给你拿去。”说着回伯父把王月轩领到自己房间的门口。从衣柜里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红木箱子,还有一口长剑。

“据说这把长剑是宽儿在月易门的师父花了五年时间铸造成的利器,材料很特别,削铁如泥自然不在话下;至于箱子里是什么老夫我也不清楚。当时宽儿把东西带过来,曾经很客气地说,尽量不要打开箱子,原封不动地交到你手里。说实话,我对这里面的东西还真有点好奇呢!”

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向来是堂兄的作风。王月轩想着,正要从伯父手里接过箱子和宝剑,伯父却倏地出手,剑柄直取王月轩的右腕下关穴。王月轩一怔,使出一招野马分鬃,轻轻巧巧地划开了攻势。伯父变招,剑柄又指向左肩井穴,也被他避开了。

伯父笑了笑说:“不错,好歹没忘记这些基本功。要知道,兵家之学,身手固然重要,利器在手也能让一身武艺如虎添翼。长剑就留给你防身用,但拖着一杆管制刀具到处跑难免会惹上麻烦,宽儿教你的隐器诀轩儿你还记得吗?”

王月轩点头,拿过长剑仔细端详。发现剑鞘是古铜铸造的,颇有秦汉之风的雕纹,上手时顿感分量比普通的长剑重很多。按动机栝,剑锋带着一丝凉意跃然而出。寒光闪动,显然是一口好剑。

“长剑震乾坤,破空斩混沌!”一道金光划过,三尺见长的利器忽然消失于无形间。

“幸好这道口诀还没忘记!”伯父拍了拍王月轩肩头,笑着说。

14

七路电车上,浑不见繁华都市里的拥堵,连同售票员和司机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人。座位还有零星的几个空着,王月轩挑了一张靠近窗户的位置,看着窗外的街景,一边回味着方才享用的早点。

伯父说,北野市虽然比不上上海那样的特大型城市,但全面积也不小。交通倒也通畅得很,只是清河路的长途汽车并不好坐,每天才两班,上午九点半一趟,下午两点一趟。七路电车上午七点才开头班车,王月轩也不愿意忍受充军似的旅途,所以就打算悠闲地赶去清水路,吃过午饭之后再去水木山庄。

到达清水路的时候已然十点五十分。匆匆在车站旁的饭店里吃一盘盖浇饭,便买了长途车票坐在候车大厅里无聊地听着随身的MP3。六月中旬,阳光还不甚猛烈,原本打算买一支雪糕解解暑气的,忽然想起堂兄说过甜品中的糖分绝不亚于碳酸饮料,吃了一样容易长成个胖子,也只得忍住肚子里馋虫的闹腾。听听音乐,好像能让人变得不那么贪吃了。

堪堪等到临发车了,一阵发车预备铃声把昏昏欲睡的王月轩吓得一激灵。赶紧拖着行李,手持车票一溜烟跨上车去。长途汽车上的乘客远比七路电车上多得多,一车座位全坐满了。只不过一路上的道路质量却让人提不起精神来,不像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们通常想得那样,这条通往北野市郊的混凝土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显然是年久失修了。一路颠簸,王月轩的五脏六腑都快搅成一团了。好不容易忍受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达到目的地——水木站。貌似这个车站的名称便是占了那座老宅子的光了。

喘了一口气,王月轩提起重重的行李“噔噔噔”地下了车。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只有自己一个是在这站下车的。司机也下了车,蹲在路边慢悠悠地抽着烟,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独行浪子般的少年。

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半点水木山庄的踪影。只看到一座小山丘冷冷地站在远处。“呃,借问一下大叔,水木山庄怎么走?”王月轩向司机打听道。

司机指着远处一条由混凝土路旁岔开的土路说:“这条小道笔直走下去,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了。”

晕!居然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堂兄介绍的车怎么不给我开到山庄门口?王月轩心下不禁抱怨道。

 “小伙子,这已经是通往水木山庄最近的车站了,换了其他公交客运公司根本不开这条路线。” 司机仿佛看出了王月轩的心事,扔掉手中的烟头说道,“况且你这样大城市里来的年轻人也需要加强锻炼呢!”

王月轩只有苦笑。将手里行李箱的包带拉开,背在了背上就踏上了这条小路。记得这个行李箱还是当初自己在家门口的卖场里相中的,不仅可以当作拉杆箱用,另外还设有包带,可以将旅途中的一家一当都一股脑背在身后。此时手里提着堂兄送的红木箱子,已不方便在手里多拽一个劳什子东西了。

一路田园风光,两旁稻田中绿油油的波浪在微风里一层一层地向无尽的远方翻滚。王月轩深吸一口气,已然能闻到空气中那淡淡的泥土芬芳。清新的空气好像已经渗透进了机体的每一个细胞,让全身心都畅快已极。

“啊呜——”王月轩忍不住纵声长啸,多日由噩梦带来的恶劣心情仿佛也随着这声长啸而烟消云散了。

山脚下,土路忽然弯弯地绕向了山后。没走多少时间就来到了一棵槐树边。远远地望见了一座极具上世纪三十年代风格的老宅子,青砖红瓦,想必便是这几天一直听身边人说起的水木山庄了!更远处,还能看到微有粼粼波光泛起,在阳光的映衬下宛如锦鲤鱼身上的鳞片一样绚烂夺目。

王月轩扭头看了看身侧的小山,又望了望远处,拍手道:“果然,这是天平山,那边就是南湖。水木山庄真是依山傍水而建的,堂兄没有骗我!”

正在这时,身后的槐树上忽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娇笑:“你果然来了,看招!”话音刚落,只觉得后脑风声骤起,一枚核桃大小的东西袭向自己的后脑——

15

王月轩身负重重的行囊,挪动身形不便。一个躲闪不及,只听得“咚”的一声,后脑被一个东西敲了一下。响动很大,敲在头上却并不疼痛。王月轩抬头向树上看去,赫然发现,那条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苗条身影,竟是多日不见的欧阳晴!

真是个鬼灵精怪的姑娘!先前在火车上,她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包间,之后便不知去向了。现在又趁人不注意上了树,还拿东西砸了自己脑袋。看自己脚下,是一枚小小的,还没成熟的桃子,欧阳晴就是拿它当作暗器的。

王月轩笑了,仿佛眼前的欧阳晴宛若自己一个爱整蛊的小妹妹。:“下来吧!树上不干净,若是弄脏了衣服可有损美女的形象哦!”

又是一声娇笑,欧阳晴纵身跃下树来。王月轩好意伸手扶住欧阳晴的臂膀防止她跌倒,姑娘也没拒绝。可她落地时双足着地,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身手不错!这是王月轩的第一反应。有心想试试欧阳晴会不会武功,但觉得光天化日下和一个姑娘动手动脚实在不合适。

“好多天没见,有没有想起我呀!”欧阳晴倒是很大方地说道。

“嗯,昨天还梦见你了。”——这倒是句大实话。只不过王月轩没把那场恶梦说出来,怕吓着眼前这位看似柔弱的女孩子。

“噢?真的吗?”微笑中的欧阳晴更具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魅力。王月轩下意识地抹了抹嘴巴,好像是担心无意间流出口水似的。

“还记得在火车上,姑娘给过我一张书签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还记得你在书签背面写过一段话,介绍我来水木山庄的。只是为什么当时姑娘说也不说一声就离开了呢?”

欧阳晴忽然有点窘迫,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那时身体不太舒服。”

王月轩意识到自己问了句蠢话,连忙道歉,姑娘却又乐了:“好啦,人家又不是没名字。姑娘长姑娘短的,好奇怪噢!我叫欧阳晴,以后就叫我晴儿吧!”

“啊,是!晴儿!”王月轩挠挠头皮,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叫王月轩。三横王,月亮的月,书轩的轩。”女孩子介绍了自己,若不把自己也介绍给人家未免有失礼貌。

“嗯!”欧阳晴应了一声。两人有说有笑地信步来到水木山庄的大门前,一道铁栅栏门将他们锁在了外边。

欧阳晴从口袋里取出一串钥匙,挑了一把随手打开了铁门。王月轩推开铁门,一边说道:“还以为这样的门很重呢!呃……晴儿,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欧阳晴悠悠地说:“因为我住在这里。”

“原来以为你是上海人呢,原来住在北野。”王月轩道。

“我在上海读的大学。毕业了,就去学校收拾一点东西回来。”

“那,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晴儿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介绍我来呢?虽然说我很喜欢这处景致。”

欧阳晴的脸庞忽然浮现起一丝忧伤,愣了很久才说道:“因为……你是个有缘人。以后你会明白的。”

16

“有缘人?”王月轩暗道,“堂兄和月易门都在找能破解水木山庄谜题的有缘人,莫非欧阳晴也是此门中人?”

“来吧,我给你安排房间。”欧阳晴说着把王月轩领进了山庄的院子里。

抬眼打量了一下这所饱经沧桑的宅子,发现这是一座分为上下两层的洋房。木质窗户框架,彩色玻璃作装饰。尖尖的屋顶上绕了一圈水泥铺的平台,是为了修缮屋顶而建的。指向天空的避雷针微微泛出几丝锈迹。

宅子大厅里,玄关处摆放着一具古色古香的古董架,零星地收藏着几套茶具。镂空的红木太师椅、红木茶几,以及音响桌无不透着古典气息。组合音响外带39寸电视机,想来在这里打发晚餐后的时光也不会寂寞。落地玻璃门窗引入窗外的光线,把屋子里映衬得明亮而温馨。楠木地板铺得光滑平整,并打上了一层明亮的高级地板蜡,似乎还散发着几许微香。

大厅旁还有一间小厅,摆着一张餐桌。隔壁是厨房,油烟机、厨具一应俱全,另有专门摆放锅碗瓢盆的橱柜。小厅深处还有两间屋子,一条长廊延伸至楼梯处,那里是洗手间。

“楼上有卧室和书房,我带你去。”欧阳晴领着王月轩走过长廊,上了二楼。

二楼分为七间屋子,由走廊分为左右各三间。其中走道最深处的一间屋子被设为书房,长廊两侧各有三间卧室。窗明几净,自然不在话下。

“那么大的一座宅子,打扫起来肯定很费功夫。”王月轩叹道。在上海,他住的是两层复合式的新居,若非有钟点工打理,自己只怕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把屋子上上下下都清理干净。

“呵呵!男孩子对收拾房间都很头疼啦!”欧阳晴笑着说,“南面这间屋子就留给你住,这里是房门钥匙。”

王月轩从她手里接过钥匙,忽然问道:“晴儿,你可认得王宽这个人?他是月易门弟子。”

欧阳晴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摇了摇头说:“没见过,也不认识。怎么?”

“没什么。只是我不清楚这里的房租多少?毕竟,现在像北野市这样的名城,旅游的食宿费用都不便宜。”

“放心好了,离开的时候看着给点啦!火车上我吃过你给的东西,算欠你一个人情,不会借故斩你一刀的。”欧阳晴笑道,“你休息一下吧,晚些时候我再来看你。”

“那……你去哪里?”王月轩费力地说道。原本想和欧阳晴多呆一会儿的,此刻却不知如何说起。

“我母亲在不远处的水杉镇开了一家小店,我去帮一帮忙。”说着姑娘呼呼悠悠地飘然走下楼去。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