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十章(原创)  

2008-03-10 18:44:02|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拨去残留在暗门上的杂土,一扇小小的木门呈现在两人眼前。这仿佛是一处地窖,已经很久没有开启过了,木门上的朱红色油漆斑斑驳驳的,看样子已经有一些年头了。

王月轩抓住木把手正要打开门,那根把手却“啪”地一声折断了。

“靠!这扇破门居然烂得一塌糊涂了!”王月轩暗骂一声,拔出长剑狠狠地劈烂了木门。云峰在一旁苦笑。

地下,一条黝黑的阶梯直通向阴暗的尽头。王月轩正要下去,却被云峰一把拉住。

“等等,先看看下面空气质量怎么样。”说着,云峰点燃一枝蜡烛扔下阶梯,半截蜡烛带着红红的火光“咕噜咕噜”地滚进地窖,躺在角落里独自燃烧着。

“还行,下去吧!里面氧气不少呢!”云峰拉着王月轩亦步亦趋地下了阶梯。

王月轩掏出身边的手电筒,打开电源交到云峰手里,自己也打开一只握在手中。黑暗处看不清云峰的面容,却能听见他的鬼笑。

“行啊!月轩兄是不是《鬼吹灯》看多了?随身还带着这么个玩意儿?”

王月轩却笑了:“我是怕这处老宅子电路出问题,要是停电了点蜡烛的话,没个手电筒还不烫破手指头啊?”

云峰却笑笑,不再说话。经过那半支蜡烛时,云峰一脚踩灭了蜡烛芯,省得这豆大的火光消耗地窖里为数不多的氧气。

地窖四壁是水泥砌成的,一股灰尘气息迷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王月轩冷不丁打了两个喷嚏,惊得云峰差一点跳起来给他一脚。

跨到阶梯的最后一级,王月轩顺着手电光线望去,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道,逼仄、幽暗,仅仅容得下一人通过。王月轩走在前面,云峰殿后。这条狭窄的小道会把他们领到什么地方?

王月轩站在走道口愣了一会儿,云峰敲了敲王月轩后脑勺,示意他往前走。小心翼翼地跨过每一步,王月轩心口不住地起伏——不仅是地窖里幽暗密闭的环境给他造成的压抑感,更是因为他担心这样幽闭的地方会不会装着什么致命的机关。

所幸,才十几步的路就到了走道的尽头。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眼前出现了一扇小小的木门。王月轩仔细探去,发现门没有锁。“嘭”地一脚踢开了门,眼前的景物借着手电筒的光线顿时开朗了。

这是一处小小的斗室,王月轩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发现这处密室大小和那天发现小二黑的阁楼差不多。此时云峰已经探到了斗室的另一头,那里摆放着一张供桌,桌上好像还放着不少东西。另外,还放着两盏烛台,上面插着崭新的红色蜡烛。

王月轩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两支蜡烛,一星火光把供桌上的东西呈现得一览无遗。

那是一只红木盒子,一尺见长,半尺多高,横躺在供桌上。形状小巧的香炉里盛满了灰烬。还有两个牌位,因为沾满了灰尘,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云峰拿过牌位,抹去了上面的灰尘。见他微微皱了皱眉,仿佛有话要讲,却什么也没有说。

38

“怎么?云兄认识这两个人?”王月轩说道。云峰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云峰的口气忽然变得很冷,“人们总说死者为大,这两个牌位实在不该尘封在这斗室里的,你也带出去吧!”

云峰把牌位塞进了王月轩的背包,王月轩却在翻看供桌上的东西。那只红木箱子底下压着一只厚厚的牛皮纸袋,略显破旧。纸袋上用碳素笔写着一行淡淡的字迹——“有缘人亲启”

烛光晃动,云峰吹灭了蜡烛,斗室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嘿!干什么呢?”王月轩恼怒道。他原本打算拆开牛皮纸一看究竟的,却被云峰猝不及防地赶走了这唯一的光线。

“嘘——氧气不多了,刚才你没见到,这烛火开始一点点变弱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出去。”

王月轩打开手电筒,将那个牛皮纸袋连同红木盒子一同塞进包里。因为担心耗尽室内的氧气,一时间也忘了掸去携带之物上的灰尘。

“走吧,我们想要的东西八成就都在这里了。”王月轩说道,“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堂兄王宽交给过我一只红木箱子,里面装了一些据说是我这次旅途的必需品,而这里的红木箱子和堂兄给的一模一样,不知留下这件东西的前辈和月易门有什么关系?”

“谁知道呢?”云峰道,“这样的箱子很容易做的,随便找个木匠一天就能完成,也不是本门的专利。”

两人依然一步一步地向地窖入口探去。还没等走到楼梯口,云峰脚下一沉,立时失去了平衡。王月轩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怎么了?踩到什么东西上了?”王月轩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一块凸起来的砖头。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云峰好不容易站起身子说道。

就在这略一沉吟之际,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簌簌的声响。王月轩未曾察觉,刚想问是怎么回事,却被云峰按住了嘴巴。只见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忽然一脸惊惧地说道:“糟糕!我可能踩到机关了!”

“什么?机关?”王月轩一阵心悸——方才进到地窖里,还在想着这黝黑的密道里会不会安排什么机扩来保护地道里的秘密,不想此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赶快,赶紧冲出去还有希望!”云峰说道。拉着王月轩就往楼梯口赶去。可是还未等踩到第一级台阶,王月轩脚下却踩到了一个脆脆的东西。“咔嚓”一声响,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打开手电筒照响脚底下,差点把王月轩惊得吐了出来——那是一条一米见长的花斑毒蛇,蛇身正痛苦地在地上扭动着。而蛇头,已经被王月轩踩了个稀巴烂。

“坏了!是蛇王阵!居然遇到这种机关!”云峰失声叫道。

“什……什么叫蛇王阵?”王月轩正打算问云峰,可是一秒钟以后他便明白了——借着洒向楼道里的月光,发现楼梯口的地面上豁然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子,色彩斑斓的毒蛇正源源不断地从洞里钻了出来,如潮水一般涌进密道里,直扑向这两个被吓得目瞪口呆的年轻人……

39

原本混杂着灰尘气息的污浊空气,此刻完全被一股浓烈的腥味代替。那是一幅令人作呕的场面:大蛇、小蛇、花蛇、黑蛇,翻滚着、扭动着,爬向惊得连说话的力气也仿佛被抽干了的两个年轻人。难道,今晚就要葬身在这蛇群当中了吗?

还是王月轩最先反应过来,拽着云峰就往回退:“快!先回密室,那里有门,好歹能挡住蛇群!”

云峰被王月轩拖着不住后退,还嘟哝着:“蛇,好多蛇!咱们总不能呆在密室里过一辈子吧!”

连拉带拽地回到密室,王月轩飞起一脚把门踢上。此时脑袋里灵光乍现,忽然想起了王宽哥哥给的锦囊。从裤袋里掏出锦囊借着手电筒端详起来。那三个红红的锦囊上还用金色丝线绣着从1到3的阿拉伯数字,而此刻,编号为“1”的锦囊封口处的丝线已然不知不觉地被扯开了,露出一角白纸。

云峰显是被方才的群蛇给吓呆了,在密室四周不停地转来转去,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密室里氧气不足,就算不被毒蛇咬死也要被憋死了。王月轩正把锦囊里的那张纸掏出来仔细端详,见云峰这副嘴脸真恨不得找块膏药贴住他的嘴巴。

那张纸上绘了一幅图纸,大约是一条通道,入口处有一级一级的台阶,尽头有一座小室。

“晕!这不是我们现在困居的这座密室嘛!”王月轩赫然看出来,图上画的竟然是这条密道的图纸!只是图上密室的台阶尽头处,还绘着一个红红的园点,旁边标注了一个骷髅头的记号——俨然就是云峰误踩的机关。

翻到图纸的背面,发现一段蝇头小楷,还是繁体字写成的,王月轩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念了下来——

“水木山庄井边,迷道入口,非有缘人不能开也!沿台阶而下,尽头有密室,内藏本门弟子所藏731部队诸项罪证,以期有朝一日受有缘人开启发掘,赠相关机构保存。切记:楼梯口暗设机关,藏王蛇阵与此。此机关只为防御我辈所藏机密被日寇所掘而毁,若有缘人来此,切勿不慎触之。若不幸触及,则循至密室处,供桌底暗藏熏蛇香。蛇虫毒物闻此香而遁,唯恐避之不及也!”

依照这段话的描述,王月轩俯下身子去供桌底下摸索,果然摸到一把长长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正是一柱还未拆封的香。

扭头去看云峰,见他还是着了魔似的在屋子里乱转。王月轩无奈地笑了笑,上前拍了拍云峰后脑勺,把他惊得一下子蹦起三尺多高来。

“走吧!看你吓成这样!你师父还叫你来帮忙呢,我看是帮倒忙!”王月轩此时还不忘挖苦一句,“我已经找到驱蛇的方法了,咱这就出去!”

说着,王月轩掏出打火机点起了供桌上那半截蜡烛,又引燃了驱蛇香,拽着一脸茫然的云峰就往门口走去。

40

打开门,蛇群已经浩浩荡荡地向近处进发了。几条黑黝黝的蛇昂起三角形的脑袋,吐着信子正向两人示威呢。可以闻到王月轩手中的驱蛇香,近处的一片蛇群已然定住了身子。

后面的蛇群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前靠,爬上了近处的蛇群,叠罗汉似的顿在近前那一群蛇的身上。因为同样闻到了驱蛇香的气味,一时间也不敢靠近。

“去吧!”王月轩将手中的半截蜡烛远远地抛向了远处。因为蛇类视力极差,对于热感应却很灵敏。王月轩深知蛇类的这种特性。此刻他们两人的体温加上手中的蜡烛温度,正是吸引蛇群源源而来的根源,将蜡烛抛向远处,正好可以引开后面的蛇不至于把道路极得水泄不通。

远处的蛇果然不再挤上来,王月轩手执香棒一步一步往前走去,蛇群也忌惮他手里散发出的奇异响气,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王月轩心里不住地叹道:“没想到王宽哥哥给的锦囊今晚倒是救了我一命呢!可他是怎么知道今晚我会遇见如此大的麻烦?这张图纸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云峰小心翼翼地跟在王月轩身后,抖抖瑟瑟地问道:“月……月轩兄,这……这柱香你……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王月轩无奈地笑了笑:“就你这定力,还是出家人呢!山人自有妙计啦!”

云峰也不再多嘴。只见蛇群又如渐渐地像退潮一般涌回了楼梯口,一股一股地钻进了那黑魆魆的洞里。那半截蜡烛早已熄灭,躺在那条被王月轩踩死的半大花蛇旁,说不出的诡异——不知这条死蛇会不会又复活过来咬人一口?

好一会儿,所有的蛇都钻进洞中。用手电筒照向洞内,只见一团团麻花般的蛇儿在里面相互缠绕、扭动,好几条还在相互撕咬、吞噬、看得两人后脊梁一阵凉意。

“我来除掉这些鬼东西!”王月轩说着掏出口袋里的一瓶二锅头,将酒水一股脑地倒进了洞里。手中的香棒投进这深不可测的深渊,“嘶啦”一声蹿起老高老高的火苗。那群蛇立刻炸开了锅,闹腾得更凶了。有几条还沿着洞壁想钻出来,还没爬到一半便被火舌舔到,化作一团扭曲的灰烬。

“这——这太可怕了!月轩兄咱们快走!那么恶心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云峰拉着王月轩飞快地爬上楼梯,还没等走出密道便趴在地上哇哇地呕吐了起来。

经历了如此可怕的事情,王月轩也是头昏眼花。仿佛鼻腔里还留存着蛇群散发出来的腥臭,以及燃烧后的焦味。一时间两人都瘫坐在地上不住地喘息。

“真他妈个蛋!”王月轩一改往日的斯文,竟骂了一句粗话,“烧掉也好,省得留下后患!”

稍稍缓过了一口气,王月轩扶起了云峰。幸而两人均没有受伤,更没有被那可怕的毒蛇咬到。在王月轩的脑海里,仿佛被蛇咬比断手断脚更为凶险。

好歹扶了灰头土脸的云峰回到水木山庄,一进房门,云峰便赖在大厅里那张红木沙发上再也不愿爬起来了。原本想喊他去洗一把脸再睡的,可没等王月轩华说出口便听到一阵雷鸣似的鼾声。

“靠!你小子咋就这么能睡啊!”王月轩气得恨不能踹云峰一脚,“这是我朋友的地盘,弄脏了你负责啊?”

东方已经现出鱼肚白,再过一会儿就天下大亮了。纵然此时饥肠辘辘也抵不过脑袋里的瞌睡虫作祟,连洗漱也顾不上,便和衣倒在床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