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十二章(原创)  

2008-03-14 13:39:41|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

一团像牛皮糖似的东西连着那团毛发,被王月轩用力提了起来。那是一团灰白色、如同粘土一样的东西,说不出的恶心。忍住腹中翻江倒海般的反胃,王月轩狠狠地拽出了所有的脏东西。

那团灰白色的粘土上,赫然还留着七个孔洞,在手中忽然有了生命一样,瑟瑟地抖动了起来,把王月轩吓了一跳。手一松,只听“咕咚”一声闷响,那东西掉在了地上。

翻滚、变形,这个怪东西竟然在地上幻化出五官,眼睛、耳朵、鼻子、嘴巴一一都扭动着显出形状来。原本变形虫似的软软外形也开始化作一个头颅的形状,而连带着的毛发,则成了头颅上仅存的一丝头发。

王月轩被吓懵了,跌倒在地上不敢站起身子,扒着坐便器呕吐了起来。只吐得胆汁、胃液混合着涌向喉头,说不出的难受。

头颅终于完成了变形,睁着一双灰白、空洞的眼睛;脸色像水泥似的灰白,嘴唇则黑黑的,好像半年没擦过嘴似的。只见头颅竟然张开了嘴巴,缓缓地说话了——

“谢——谢——你——救——我——出——来——!”那声音如同乌鸦的惨叫,扎得人耳膜生疼。

“不!”王月轩使出了残存在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站起来夺门而逃,直爬上二楼的卧室。喘息,不住地喘息……心脏仿佛要跳出喉咙似的拼命向周身输送着血液,还有肾上腺素。

“不!又见鬼了!驱魔香呢?在哪里?”顾不上惊吓后虚弱的身体,王月轩哗啦一下抽出床头柜的抽屉,由于用力过猛,一抽屉的东西都被翻出来了,零零散散地落在地上。其中,还混杂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熏香。

颤颤巍巍地点上香枝,好几次还烫到手指,顿时肿起几个大水泡。王月轩此刻什么也顾不上了,一手托着香枝,一手又唤出长剑,一步一步地迈下楼去。

明晃晃的剑锋,映衬着皎洁的月光。王月轩此时才发现早已是入夜十分。堂兄交待过,太阳落山时就该点一枝驱魔香,可以平息一屋的异灵怨气。可自己完成了一桩堂兄交给自己的任务就忘乎所以了,连这件小小的事情也给忘了。深深呼吸了几次,慢慢移向洗手间的门口。

那只头颅依然老老实实地滚在洗手间一角,一双迷蒙的眼睛望向天花板。大概是听到王月轩的脚步声,扭过头来看着他,露出一丝笑意。如果这个表情在活人脸上出现,那是代表友好;而这个没了身子的头颅,脸上的笑意分明写着“可怕”二字。王月轩又被吓了一跳,只是这次他没有坐倒,只是横过香棒,吹了吹那一星火光,将烟气吹响这颗头颅。

头颅也仿佛闻到了这股香气,表情马上变得很享受的样子。只见它慢慢地软化,连同头发一起都变成了透明色,继而化做了一汪清水。这一汪清水缓缓地划过了瓷砖地面,流进了浴缸旁的地漏里。

46

平息了胸口的狂跳,王月轩缓缓地收起了手中的长剑。那一炷香被插在了香炉里,搁在床头柜上。这已经是他在水木山庄第二次“见鬼”了,虽然乍一碰上还是把自己吓得屁滚尿流,但至少想到了点燃驱魔香来应付,也不算丢面子了。可是,水木山庄里为什么会成为异灵纵横之地呢?难道在过去那么长的岁月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月轩脑海里不停地回忆着堂兄和姐夫谢添锦给自己讲过的故事——

如果说水木山庄曾经是731部队进行人体试验的一大基地,那这里肯定是埋葬着无数冤死亡灵的。既然这些亡灵饱受折磨最终含恨而死,死后冤魂不散自然是困居在山庄上下,变成一群孤魂野鬼了。也难怪堂兄王宽和陆柏老师都说不能用寻常的驱魔手段来去除山庄里的异灵,毕竟这些亡灵们本身没有过错可言,无非是生前被折磨得面目全非了,死后的怨灵也就保持着死前那一霎那的可怕状态——就好比之前遇见的那个小女孩的亡灵,是被活生生地剖开了肚子做人体试验的;而方才的那个头颅,则是一位被砍下脑袋的可怜人留下的。

“呸!鬼子终究是鬼子,怎么啥都做得出来嘛!”王月轩暗道,“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真没人性!”

床头柜上,除了香炉以外,还放着那份留给自己的牛皮纸包。这份东西从密室里得来已经快一天了还没有仔细看过。王月轩轻轻地拿过纸包,小心翼翼地拆开封口,从袋子里取出一本小册子,以及一张图纸。图上星星点点地画着一幅星象图,赫然是天龙座的星象。

“奇怪!这份星象图是做什么用的?”端详了半天的图纸,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王月轩最后放弃了研究星象图,转而翻开那本小册子读了起来——

民国二十七年,五月初七,天气晴朗。

自从东北沦陷,家人先后被日寇无情地杀害了。他们一辈子是老实本分的农民,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那些可怕、更可恶的东洋恶魔竟把明晃晃的刺刀戳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胸膛,其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令人发指。我逃难到了北野,落魄之际,月易门的师父收留了我,我也从此成了月易门徒,做了个出家的道士。毕竟自从阿芳和我们唯一的儿子倒在鬼子兵的刺刀下以后,我的心也死了——身为七尺男儿,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保护不了,我真辜负了“铁血男儿”这四个字。

那一日,师父派我来水杉镇,说日军不日会进犯本市。虽然当地的国民政府号称能保护这一方百姓,可谁知道日寇在这里打响了第一枪,国民党的这一干好兵就溜得无影无踪了。可怜全城的老百姓从此沦为了亡国奴。

师父回总舵了,叫我一起回去。可我想留在这里,收集有关日寇在这里犯下的严重罪行。每天都会有人倒在日军的枪口下,每每看到此情景,我都会想起自己的妻儿家人。夜夜以泪洗面,总感叹为何上苍待我们中华民族如此不公,竟遭此灾难。但光顾着伤心是没用的,我只希望把日寇在北野市这块土地上的罪行记录下来,以期有朝一日能让这些资料大白于天下,谨此寄托我对父母妻儿的哀思。

“看着倒像是一份战地笔记”王月轩看过了第一篇日记,不禁感慨——这份材料当真是来之不易,或许写下这本日记的前辈就是收集了红木盒子里日寇罪证的那位英雄吧?而且,他也是月易门弟子,难怪陆柏老师会如此看重这份材料了。

时间已然不早,王月轩将日记和星象图塞回牛皮纸袋压在枕头底下,拉开被子休息了。

一夜安眠,只是原本完成任务后的愉悦却被莫名的感伤所驱散——不知脚下这块土地曾经染上过多少同胞的鲜血与无辜灵魂?

47

水云观后堂,摆了一桌简单的酒席。虽然尽是素菜,却也精致。一壶美酒,是陆柏破例启封了一坛陈年佳酿。云峰给王月轩斟满一杯酒,先敬了一杯。

“那晚若是没有月轩兄,只怕云某早已葬身蛇口了。此番请你来想聊表谢意,顺便感谢老兄能帮忙找到那份资料。”

王月轩笑道:“要说谢的话,其实你更应该感激王宽。他才是在背后默默帮助我们的人。那晚我是看了他给我的锦囊才知道供桌下藏着驱蛇香的。另外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看似很容易就打开的密室,一定要我这个局外人来打开呢?”

“是这样,因为每个人周身上下都会有一种能量场,和磁场的道理差不多。密道的入口也设置了一种特殊的能量场作为封印,只有身体条件特殊、能量场特别的人才能靠近密室入口,换了别人就会被远远地推开。以前你哥哥王宽,以及我的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就吃过亏。”

云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啊!那次我摔得很惨,原本以为像你那样仗剑一挥就能打破密室入口了,没想到我刚刚施出那道剑气,就被一股大力掀了起来,甩出老远。得亏我是习武之人,不然非摔出个好歹不可。”

“这道封印就是如此,凡是想打破它的人,用出的气力越大,受到反射的力道也越大。峰儿就是太托大了,用出十成功力,结果被摔得半天爬不起来。也只有你的体质特殊,身上的能量场正好能抵消封印的能量场,所以那入口就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对了,峰儿你也别太过灰心,你师兄王宽都破不了这道密门呢!王居士是有缘人,那是命中注定的。你想求可求不来。”

“嗯,师父说的是。对了月轩兄,在密室里我们遇见王蛇阵,你随身怎么还这一瓶二锅头?带打火机我还明白,因为你爱抽烟的。带酒的话,莫非说明你还是个酒鬼?”云峰打趣地说道。

“这个嘛,其实好酒也是我的本性;另外一点,因为我和王宽不光是好朋友,还是好兄弟,他总是习惯在身边备一瓶二锅头的,说是遇到灵异事件喝上两口可以避邪。虽然白酒究竟能不能避邪我不很清楚,但他的这个习惯我总算学来了,旅途中带一小瓶二锅头,正好可以打发沿路的无聊时光。”

“噢?那么王宽师兄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习惯呢?”云峰道,“就算爱喝酒也没必要随时随地在身边备一瓶呀!”

“这个故事说来就话长了,想来也是四年以前的往事。”王月轩托着腮帮子,仿佛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把这段故事娓娓道来——

48

“那是发生在四年以前的事情了。王宽哥哥刚刚从大学毕业,找到一份仓储管理的工作,在一位老师傅的手下做个小小的学徒。师徒两个人感情极深,成了忘年交。

“后来,因为一起灵异事件,这位老师傅因为自己保管的货物贵重的货物丢失了,单位为此赔付了很多的钱,老师傅也死在了邪灵手里。王宽哥哥是个讲信义的人,在贵派一位前辈的帮助下终于斩除了那个邪灵,可是老师傅的性命是再也酒不回来了。由于老师傅生前好酒,经常让王宽陪他对饮,也经常塞给他一瓶小小的二锅头,说是晚上加班的时候喝一点可以御寒的。堂兄伤感之际,也就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身边总是带一小瓶二锅头算作对老师傅的纪念。

“因为我和王宽哥哥交情有如亲生兄弟,我也很敬重他讲情义、晓明礼,所以也效法他的习惯,时常在口袋里藏上一瓶二锅头。好几年了,没想到昨晚遇上王蛇阵,正好用手里的酒捣毁了这个歹毒的机关,省得留下后患。”

“的确是,若是这个机关不除,想到水木山庄的某个角落里有一群毒蛇,住在里面的人只怕心里不会好受的。”陆柏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可惜了一瓶好酒!”王月轩打趣地说。云峰和陆柏不禁莞尔。

“前面你说的师兄的故事我也听他讲过。”云峰道,“后来他还把整起事件写成小说了是吗?”

“嗯,他业余时间酷爱写作,笔下的灵异故事就是写了自己遇见的离奇事件。为此他还开了一个名为‘夜谈社’的博客,据说还办得有声有色呢!也正是因为那起事件王宽哥哥才拜了贵派的武老师做师父,做了一名俗家弟子。我始终都没想到他不光写小说很在行,驱魔一道竟也能出类拔萃。我很佩服他这份聪明才智。”

“宽儿是个有心人。见多识广,脚踏实地,无论遇上什么事情都仔细,处面不慌。这是他的优点,峰儿和轩儿你们两个都得向他学学。”陆柏颇为语重心长地说道。

席罢,王月轩离开了水云观,独自游荡在水杉镇的大街上,想着心事。背后,响起了云峰高亢的嗓音,打破了王月轩的思绪——

“喂!月轩兄请留步!我这里有一点东西还要交给你!”云峰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只见他手里还抱着一瓶红酒,小心翼翼的仿佛担心把酒瓶给砸了。

“噢?云兄还想请我喝酒?”王月轩道。

“是啊,这瓶酒是我送给你的,那是兄弟闲暇时自己酿了两瓶。原来是要孝敬咱月易门师长的,始终没好意思拿给他。你带上吧,我那里还有好几瓶呢!”

“嗯,云兄费心了。”王月轩接过酒瓶感激地说。

“咳!别这么客气嘛!只是我送你酒的事情别告诉师父,他老人家会骂的。”云峰忽然神秘地笑了笑说。

“怎么?是尊师不允许你喝酒,还是什么原因?”王月轩问道。

“那倒不是。因为酿酒是兄弟我平生最大的爱好,师父却不允许。他说这是玩物丧志,做了月易门弟子就应该一门心思钻研易学法术,不能贪玩的。他要是知道我偷偷地做酒,非要找块板砖拍死我不可。”

“呵呵!云兄倒是顶风作案了。行,这份美意我收下了!”王月轩接过云峰手中的酒,两人道又了别。

目送王月轩远去的身影,云峰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