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十四章(原创)  

2008-03-17 07:15:55|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

按照欧阳晴的指点,王月轩一路狂奔。忘了劳累、忘了脚下的崎岖道路,甚至忘了全身的酸楚。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尽快把她送去医院。

“不要急,不要急!真的不要急!”王月轩说道,“马上就到医院了!”

虽然这句话是说给欧阳晴听的,但更多的却是王月轩说给自己听。在他身后的躯体已然凉飕飕的,脑袋却火热,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

“第三个路口,右首拐弯,第二道门!”顾不得喘息,王月轩站在一扇门前立定。抬眼看着这所民居一般的屋子,与自己想象的医院布置大相径庭。

“晴儿,是这里吗?”王月轩疑惑地问道。

“嗯!”依然是弱弱的回答声。

“咣当”一脚踹开房门,里面却是一座空荡荡的屋子。一扇黑黝黝的门不知道通向何方。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一条板凳,桌上放着一些杯盘烟缸等等杂物。

“有没有人啊?救命啦!”王月轩忍不住喝了一声。

“来了!我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从里屋走出一条身影,来到近前。忘月轩仔细看去,却不由得怔住了——这个人竟是“君再来”的掌柜,李倩!

“啊——阿姨!怎么是你?”王月轩完全懵了。

“先别多问了,我猜到你会来的。晴儿我会救回来的。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李倩把欧阳晴扶下王月轩的脊背,拉了一张长凳他坐下。转身抱起软绵绵的欧阳晴回到了里屋。

“你先休息一下,不用紧张。这个不能怪你,我都知道了!”当李倩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前,柔柔地说道。

狠狠地抽着烟,王月轩脑袋里乱得像一团糨糊。这一瓶酒竟然喝出这等事,自己却没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宽哥哥的锦囊里为什么能预料到这件事?而欧阳晴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里来见掌柜阿姨?脑海里都被这些解不开的问题给塞满了,仿佛随时都会发生爆炸。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门外已经初现亮色,转眼太阳就要上山了。面前的烟缸里早已插满烟头,一股浓浓的烟味呛得王月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打开窗户,驱散了这股恼人的烟气,李倩也与此同时从那扇黑黝黝的门里走了出来。王月轩赶紧上前,焦急的神色溢于言表。

“阿姨,她怎么样了?”王月轩问道。

“放心好了,已经没事了。你连夜送她来的?还给她服了百草续命膏?”

“是啊!本来以为那药膏是我堂兄留给我用的,没想到给晴儿先用上了。”王月轩挠了挠草窝似的头发说道。

“月易门的草药果然不错,如果没用过这一剂药只怕我还没那么快把晴儿就回来呢!这次辛苦你了。”李倩轻声地安慰着王月轩。王月轩只有苦笑。

“阿姨,如果真的没事的话,我想去办一件事情。”王月轩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不是回水云观?”李倩问。

“嗯?阿姨怎么知道?”王月轩一怔,却看到李倩笑了笑,没有回答王月轩的问题。

“尽管去吧!我会照顾好晴儿的。”

54

“月轩兄你来了?昨晚没睡好?”水云观前,云峰照例是那一脸笑容,说不出的虚伪。

“睡不好你个头!我根本就没睡!”王月轩右手提着酒瓶,左手一把推开了云峰,“谢谢你的好酒,差点害苦了一个无辜的人!”

大踏步地长驱直入,来到陆柏的厢房前。云峰跟上来轻声道:“师父在里面用功,不要打扰他。”

“那好,我在门口等他。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讨一个说法,你自己说在酒里面放过什么东西!”王月轩颇有怨言地说道。

陆柏的声音忽然从厢房里传出来:“王居士,请进来说话吧!年轻人有话好说,别发火。”

王月轩轻轻地推门进去。陆柏依然坐在蒲团上,面目慈祥地看着他们:“是不是闹出什么事情了?”

“是这样,那天有一位朋友送给我一瓶酒,我好意和另一位朋友共饮。结果我没事,那位朋友却因此差点送了性命。”说着,王月轩递上了那一瓶从云峰手里拿过的酒,静静地坐在一边。

陆柏倒了一点酒在手边的茶碗里,一股脑地喝了下去。

“有雄黄、驱灵散。这是本门的驱灵酒!这是谁给你的?”陆柏面露异色。

王月轩没有说话,只冷冷地看着云峰。陆柏立时明白了,面色严峻地说道:“峰儿,这真是你给的吗?”

云峰无语,开始检查起了地板。陆柏有点恼怒:“唉!不争气的东西。想对付欧阳晴也不能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害得王居士被你利用;况且我跟你说过,欧阳晴的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轮不到你来对付她。”

云峰满面羞愧地说:“弟子知错了。”

“行了,本门的规矩也用不着我啰嗦,去,面壁一个月!”陆柏冷冷地说,“现在就去,一个月以后再来出来。”

云峰退了下去。王月轩忽然开口道:“陆老师,刚才您提到欧阳晴了?莫非,您也认识她?还有,云兄给的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完全不明白。”

陆柏沉默良久,抬眼说道:“说来话长了,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跟着陆柏穿过水云观的后院,来到后堂。穿过一道小门,是一处天井,天井后还是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是一座小小的纪念堂,平时非月易门弟子不能入内的。”陆柏说道。

“那这里有什么玄机呢?”王月轩问。

陆柏没有回答,推开了屋子的木门。屋子里布置成祠堂的样式,供奉着百余个牌位。供桌上,香炉里的余烬盛了大半炉。

“这些都是当年日军侵华时期,倒在日寇枪炮下、死在731部队驻水木山庄分队手里的同胞们,本门弟子收集了各方材料,才了解到这些受害者的名录。于是我特意在这里布置了一个纪念堂,用以供奉这些灵位。好多年了,每日的三炷香都没有断过。这也是寄托我辈哀思、不忘国耻的见证。”

“虽然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但我们没理由忘却。”王月轩道。

“说得好!还记得那晚从水木山庄的地道里出来,你带出来的东西吗?”陆柏问道。

“记得呀!是一个红木箱子、一只牛皮纸袋,还有两个牌位。”王月轩回忆道。

“还记得牌位上写的是谁的名字?”陆柏问。

“当时光线太暗,牌位上又蒙了一层厚厚的灰,所以没看清。”王月轩说,“后来云峰就把所有的东西塞进我的包里了。”

“你带回来的牌位就供奉在第一排右首的最开始处,去看看吧!”陆柏说道。

王月轩依言看去,赫然看到牌位上写着两个熟悉的名字——李倩、欧阳晴。

55

“她们的名字也在牌位上,莫非——”王月轩怔住了。内心又乱成了一片。

“你看到了,不管你信不信,欧阳晴也是一个异灵。她已经不是活人了。”陆柏和善地说。看着王月轩的脸色,竟没有半点难以置信的神色,只是微微有点惊异。

“和她认识那么久了,还没听她说起过。大概她是怕吓着我吧?”王月轩说道,“她是个好姑娘,从来没有伤害过我,这点陆老师该知道。”

“是,我知道。只是我很奇怪,你好对这个消息很坦然呢,若换了别人根本不愿意相信身边的一个大活人竟是异灵,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鬼’。”

王月轩摇头叹道:“王宽哥哥一直跟我说过很多关于自己的故事,曾不止一次提及异灵这个名词,所以我碰上了这一次也不足为怪。不过我始终不明白异灵这两个字究竟如何解释。难道真的像我们通常说的那样,是‘鬼’?”

“寻常人这样认识并不为过,但我们是接触灵异事件的驱魔人,所以对异灵有更深入的见解。”陆柏在香炉里插了三炷点燃的香,平静地说道,“回厢房去,我给你细细解释。”

坐在蒲团上,陆柏亲手给王月轩斟满了一杯清茶。王月轩很享受这种苦味中透着无限回甘的饮料。

“世间万物,都来自于我们生活的这个自然空间,接受着我们居住的星球所提供的能量。这些能量包括地球上的水、空气、环境等等,也来自于阳光,以及其他星球带来的引力。所以说,世间万物用‘能量’来解释是十分恰当的。包括我们人体,也由不同形式的能量组成,用以维持我们的生存状态。

“讲到这里或许你会问,既然是维持自己的生存状态,那么人死后这种能量会不会就此消失?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能量守恒是我们普遍熟悉的理论了。不光我们身体留下的能量不会消失,而是转化成另一种形式;咱们的精神力量也会由一种形式转化成另一种形式。”说着,陆柏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嗯!虽然我听得不是很明白,但至少略知一二了。您是不是说,这种精神力量在我们死后还会延续,这就是所谓的‘异灵’?”王月轩略有所悟地说道。

“是啊!你很聪明。这种精神力量一般是超出我们人类的感知范围的,只有那些生前精神力量十分强大的人,他们死后的异灵才会被我们所感觉到。这种理论虽然不被多数科学家认可,还常常被戴上‘伪科学’的帽子,但人世间又有多少事物能全部由真正意义上的‘正统科学’来解释呢?”陆柏说着叹了一口气。

“异灵也有正邪之分,就好比人分善恶一样。一般而言人死后精神力量是不为我们所感知的,本身不具有危害性;而那些生前精神力量强大到死后还能影响身边的人或物的人,他们所化成的异灵才比较可怕。据说还有这类异灵惹出不少祸端的,陆老师您们月易门弟子就是解决这种灵异事件的行家了。也难怪明白那么多。”王月轩说道。

“是,不过我们也有原则,不是任何异灵都需要用道家法术来驱除。只要别为害人间就好。”陆柏一脸黯然,“只可惜我教出来的徒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经常给我闯出点是非,害我这个做师父的背上管教不严的骂名。在给你的酒里,他偷偷下了雄黄和本门的驱灵散,活人尚且不能多喝,容易重金属超标呢;更何况惧之犹如蛇蝎的异灵呢?”

王月轩叹道:“这本不该怪您老人家的,毕竟云兄背着您办事是他的错。今天我来也绝非兴师问罪,只是不愿意让欧阳晴受到任何伤害。”心里却想起了堂兄说过,驱灵酒就是他经常使用的神物,服用一点可以防止邪灵的阴寒气侵入人体。但这类酒最大的弊病就是重金属含量过高,也容易对并不存有邪恶气息的异灵造成伤害。

陆柏微笑颔首,默然良久。忽然,他张口朝门外喊道:“房顶上的朋友请进来吧,等你多时了!”

56

一条身影悠然地飘落,双足点地,竟没有发出半点声息。抬眼望去,那竟是李倩。王月轩不禁暗暗心惊:“她在外面听我们说话,我却连半点也没发觉。当真惭愧得紧呢!”

“阿姨你好!休息过了吗?”王月轩睁着一双熊猫眼问候道。

“看你,还不如一个孩子,见面也不打个招呼。”李倩拍拍王月轩的脑袋对陆柏说道,“人家一个晚上没休息还不忘记问好。”

“的确,小伙子体力不错,换了旁人还未必顶得住。”陆柏微笑着说道,“晴儿那边没什么大问题吧?”

“还行,就是内力折损得厉害。我出来时她刚睡着。我和我女儿的牌位找到了吗?那是遗失了很久的东西,若没有我们的骨灰和牌位,只怕连转世为人的机会也没有了。”

“牌位已经有了,只是你们的骨灰还没着落。我想,这份差使还得有劳我们的有缘人呢!”说着望了望身边懒猫似的王月轩——此时他脑袋里的瞌睡虫已经犯了,两眼皮正开始打架,浑然没听见两人说了什么。

“那敢情好,只不过这会不会太过分了?他刚刚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呢!”

“轩儿是个性情中人,他会答应的。”说着陆柏在王月轩嘴里灌了半杯茶水,“轩儿,你说是不是?”

“啊?什么?”王月轩抹了抹嘴边的茶水道,“刚才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你李倩阿姨还有事情想拜托你,你答应吗?”陆柏微笑道。

“当然得帮了!为了阿姨,也为了晴儿。”王月轩点了点头,“不过我现在先得回去看看晴儿怎么样了!”

陆柏将两人送出门去。王月轩梦游似的跟着李倩往昨晚呆过的那间小屋走去。昏昏沉沉的王月轩好几次都跟丢了,累李倩还时不时地回身拽他一把。

“轩儿,从来没有熬过夜吧?”李倩关切地问道。

“连同发掘山庄里的秘密那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那年读大学,我们同学都爱玩通宵电脑,就我一个仍然坚持自己有规律的生活方式。现在才知道熬夜原来那么伤身体。”王月轩揉揉通红的眼睛说道。

“要不,你先回水木山庄休息一下?”

“不了,我得先看到晴儿好好的样子才睡得安稳。”迷迷糊糊的,王月轩也不搞不清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总算来到了小屋,李倩给王月轩拉了一条板凳让他坐下,王月轩却缓缓地趴在桌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晴儿,王公子来看你了!”李倩招呼着欧阳晴,不一会儿便见到那副依然略显苍白的面容。只是,昨晚笼罩在脸庞的黑气早已消退干净了。

“喂!快醒醒啦!你想看的人来了!”欧阳晴被李倩说得满面羞红,王月轩却怎么也醒不过来。李倩抬手在他后脑上打了一个暴栗也不见反应。

“唉!他果然累坏了。”欧阳晴叹道,“其实他能送我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现在居然还放心不下我。”说着,忍不住抹了抹湿润的眼眶。

“嗯,就让他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李倩念动口诀,右掌按在王月轩后脑上。一瞬间,只见他化为一道蓝光,飞往水木山庄的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