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十七章(原创)  

2008-03-20 17:12:18|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5

看了很多天的战地笔记,王月轩几乎忘了自己是如何度过这几天的日子。依稀记得自己买了一大堆的方便盒饭回来,藏在了电冰箱里一天天吃下来。水木山庄旁的天平山爬过不止一次了,每回都是挑了不同的路线上下山。堂兄曾经说过,纵然是同一条路线上山和下山所能体验到的美景却不尽相同。

在手边倒了一小杯二锅头,王月轩看翻看着余下的笔记。上一次看到民国二十七年六月十五的那篇札记,文中的那位前辈打造了一身的兵器说要在鬼子的营地里干一件天翻地覆的事情。每每想到此处王月轩总是觉得热血沸腾——他是一个铁杆愤青,抵御外族侵略的豪杰志士留下的光辉事迹一直以来都让他豪意陡升,免不了多喝上两杯烈酒。

一张张翻到那日读过的笔记,王月轩又接着读了下去——

民国二十七年,七月初一,晴,月朗星稀

这一段时间是我平生最灰暗的日子。过去我是个连宰鸡杀鱼都没有勇气的人,如今却成了杀人如麻的狂徒。我知道,鬼子兵可恶,侵略我中华土地、虐杀我手足同胞,实在是恶贯满盈。可是我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举措尽管不明智,我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回击日寇惨绝人寰的罪恶。

那一天,我躲在水木山庄的屋顶上张望,发现两个鬼子兵不怀好意地站在关押欧阳晴和李倩的窝棚门前,双眼流露出的神色说不出的肮脏。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于是悄悄地落下屋顶,冷不丁地掷出飞钩。

“嘭嘭”两声,那两个鬼子兵的脑壳应声而碎。我一不做二不休,悄无声息地拉回了这两个鬼子兵的尸身,换上他们的衣服,拔出佩剑将他们的四肢头颅都割了下来。若非本门的隐器诀,这口长剑随身携带着着实不容易。待一切收拾干净,我从那个小鬼子身上找到了一把钥匙——显然是开启关押李倩母女俩那间窝棚牢门的。当下我便开启了牢门,拉起熟睡中的欧阳晴和李倩便往外走。

昏昏然之际,欧阳晴发现穿着日本军装的我,失声尖叫了起来。我慌忙按住她的嘴巴,低声耳语道:“别怕,我是中国人!我带你们出去!”可是这声尖叫还是招来了看守的鬼子兵,当先一人说了一句日文,我二话没说就把他踢翻在地。

大踏步地奔出了水木山庄,身后忽然传来三个人的脚步声。我心下一惊——来人武功决不在我之下,分明便是师父日前说过的日本忍者。转瞬间那三个身穿黑衣的家伙就赶上来挡在我的面前。

仔细看去,这三人一般的高矮、瘦瘦的身材。全身劲装结束,面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冷峻的眼睛。手里的东洋刀寒光闪闪,同时向我刺来。

我抽剑上前和他们斗在了一起,可是寡不敌众的我三十招之后便力不从心了。只觉得自己的气息越来越急促,勉强挡住东洋忍者的攻势。那三个鬼子见机立刻甩出三枚飞镖,刺入了我周身的大穴。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依稀间仿佛有两人飞身过来,抓起了我和李倩母女。一把钢针逼退了忍者。一拉一提间,又是一股眩晕袭上脑际,我就此人事不省。

66

民国二十七年,七月初五,雨后初晴

我从昏迷中苏醒,就感觉全身酸楚,口中火烧火燎的干渴。接过师父递来的凉水咕嘟咕嘟地喝下去,才清醒过来。我躺在一间小屋子里,却不是原来那间城里的破宅。欧阳盛呆若木鸡地坐在床边,师父和师叔均沉默无语。显而易见,那晚是师父和师叔救了我。

我问师父,欧阳晴和李倩去哪里了。师父叹息地说,那天没能救出她们,能把我从东洋忍者手里夺回来已经是奇迹了。

“欣儿,你实在不该擅自行动的,这样独自潜入水木山庄无异于自寻死路。就算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也绝无可能从山庄里救出人来。”师父说道。

“那以后该怎么办呢?”我问道。心知自己的祸闯得着实不小,我也没了主意。

“好在我们已经把欧阳公子带出城来了。接下来的事还得好好计划,不然你我赔上性命也无济于事。”师叔说道。

欧阳盛忽然起身,躬身向我们三个施礼。师父扶起他问这是何故,欧阳盛说:“三位居士为我们欧阳家做的事情,小生铭记在心。现在累得这位兄弟身受重伤,我实在于心不忍。若是能救出我家里人全身而退,那是最好;但我实在不愿意三位为我们欧阳家再受任何伤害了。”

师父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令尊是一位铁血义士,我们打心底里佩服,为他做一点事情也在所不辞。只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一切竟发展到这种地步。现在公子就该照顾好自己,那样才无愧于令尊的在天之灵。”

欧阳盛说了声是,眼里却透着一股哀伤。好几天里他都木头人一般机械,师父将他转移去了外地,我和师叔送了他们去车站,亲眼看着他们上了火车。

师父带着欧阳盛走后,师叔对我说,想再去水木山庄打探打探救人的方案。我想同去,却被他拦住了。

“那天你中了东洋忍者的毒镖,重伤未愈,带上你只有麻烦;况且我去办事,你还得在这里接应我,毕竟救人的事你也领教过了,凶险至极。你在这里等我,三天以后的夜里你能看见水木山庄方向升起一道信号,你再来那天和东洋忍者打斗的地方和我会合。成败在此一举了。”

我点头称是,也就留在了城外的这间宅子里。然而师叔与我约了三天后才回合的,第二天白天就回来了。我问他怎么回事,师叔叹息道,欧阳晴和李倩已经身遭不测,那已经是两日以前的事情了。

我良久无语,心知肚明的是那天若非我莽撞行事,李倩母女也就不会那么快惹来杀身之祸了。师叔却安慰我说,日寇狼子野心,杀人只是迟早的事情,绝非我们一次失败的营救就能改变。

“还有,鬼子军营里现在怪事不断,经常有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发生。我猜水木山庄异灵已经开始聚居,开始反扑这些曾经对他们大开杀戒的罪人。”师叔这样说道。我问他,水木山庄里是不是闹鬼了?师叔苦笑地说,也可以这么理解。

“人死后,精神力量还会留在这个世界上,对活着的人多少会有影响。这些残存的精神力量我们称之为异灵。这些异灵的产生绝非偶然,我猜是鬼子兵也担心杀了那么多人担心会遭天遣,施了一道法术来镇住这些异灵。结果却适得其反,放大了原先并不强大的异灵。他们这是罪有应得。”

67

民国二十七年,七月初九,阴

师叔说,水木山庄的异灵滋生,对这一方水土不利,那会导致全镇的异灵回应山庄里的能量波动跟着聚居在这片土地上。原本异灵应当在亡者的肉身死去后转移到另一个空间里的,如今他们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不得脱身,即所谓的无法“轮回”,也是一种十分悲惨的命运了。

我问师叔该怎么办。他老人家说,只能混进鬼子军队里布下传说中的龙星阵。几百年前月易门的前辈夜观天龙星座的星象,忽然悟出一道镇法,可以引导这些留在人间的异灵通往黄泉之路,也就是师叔说的“另一个空间”。后来这套阵法毁于战火,后人只能通过本门的文献大略地复制出镇法的图谱了。尽管此时龙星阵无法起到引导异灵的作用,却可以通过各处的机关保全忘者的尸骨不被外人糟践。等日后有人能打开通向龙星阵的密道,好生安葬了李倩、欧阳晴以及那些可怜的平民,也能平息这些异灵的怨气,让他们安心地踏上黄泉之路。

师叔说,步下龙星阵,异灵虽然还会留在水木山庄,却无足为患了。至于后世能否有人打得开这道密门,就看缘分了。

“对了,欣儿。你收集的日寇罪证都藏着了吗?”师叔问道。我从身边拿出了一堆相片、笔记交到他手里。他说,要把这些东西一并藏入龙星阵里。至少在我们百年之后,咱们的后人也该了解这片土地上遭遇过什么样的事情,日寇作恶多端,又留下多少令人发指的罪行。

我这些连日来写成的笔记也留给了师叔,说是可以作为送给那位有缘人的资料。待有一日他进入龙星阵之后可以凭龙星图谱击破各个机关,最后达到一间密室。那里藏着一袋骨灰,将这些骨灰带去水木山庄后院安葬了,就能平息山庄里的怨灵气息,好歹百年后也有脸去见欧阳先生于地下了。

这就是我这本笔记的最后一页,希望那位我还不知名的有缘人能得到一份好运气,一切顺利。这是我们无能的前辈们的嘱托,望你能完成我们还没实现的愿望。

王月轩喝下了杯中最后一口二锅头,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翻出了龙星图谱仔细端详,发现那晚在发掘红木盒子以及这份笔记时,那条密道就是龙星阵的一小部分。最前端的两颗星分别代表了密门和第一个密室,就收藏了日寇的罪证——那些在笔记中提到的材料和相片。更深处,还藏着水杉镇当年惨死在日寇刀下的镇民的骨灰,只是此刻还没有打开深处的密道。

“这件事只怕也该落到我头上了。”王月轩暗自思忖道,“为先人做一点事情也是我们铁血男儿的本分!”

68

水云观,厢房中。王月轩静静地坐在蒲团上,手边放着那本战地笔记。

“这本记事本我已经全数看完了,提到的那件收拾欧阳家人和一干受害者的遗骨是不是也该交给晚辈了?”

陆柏颔首,微笑道:“王居士有这份心意,着实可喜。不过这套龙星阵法流传至今已然失了当初那些神奇,那年留下的只有几处凶险至极的暗器机关。至于破阵的方法在笔记里已经详细地记录下来了,本门连副本也没留下。此番我纵有相助之意也无能为力了。”

王月轩还是那副无所谓的笑容,说道:“我早先背下龙星图谱的细节,到时候按部就班地破了阵法不就可以了?陆老师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嗯,这次云峰依然做你的助手怎样?”陆柏说道。

“啊?是他?”王月轩哑然道。他还记得那晚因为让欧阳晴喝了云峰给过的酒,差点就出了事情。时至今日他对云峰暗怀心计的举动还耿耿于怀。

“陆老师,小生我办事您大可放心。云峰面壁思过的日子还没满,叫他出来帮忙不合适吧?”王月轩扮了个鬼脸,“况且时间隔了那么久,机关灵不灵还两说呢!”

陆柏轻抚王月轩的肩头,道:“一切小心为上。毕竟能用上号称本门最厉害的阵法,其中的关节我也不敢说。”

回到水木山庄,欧阳晴依然候在大厅里,逗弄着身旁的小二黑。这只黑猫脾气温顺,每每王月轩心情郁闷时揪住它暴打一顿,这小家伙也丝毫不记仇,第二天仍旧黏糊在脚边磨蹭。见王月轩来了,欧阳晴抱起小二黑迎了出来。

“这几天老没见到你来吃饭,倒让人家有点想你了。”欧阳晴略带羞涩地说道。王月轩却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看似年少娇美的姑娘。

“我刚看完那位前辈留下的战地笔记,也知道了晴儿你是七十余年前就生活在这里的欧阳大小姐。”王月轩说笑着说,“所以我一直在想,总是叫你晴儿是不是太没礼貌?按理说应该叫你婆婆才对。”

欧阳晴轻轻擂了王月轩一拳,娇嗔道:“瞧你这油嘴滑舌的,我就老成那样了?”

“这个……”王月轩一阵窘迫,脸上的神色已略显尴尬。

欧阳晴见他这样,拍了拍他的脑袋微笑,继而扭过头去,在眼眶上抹了一把。

“那年,我弟弟也像你这么大。他是一个很有出息的人,小小的年纪就去了法国留学。但是他这个人太情绪化,一听到国内打仗的消息就匆匆赶回来和我们相见。他是舍不得我们,担心我们在战火中遇到什么伤害。现在我困居在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他。”

“噢?你兄弟是不是叫欧阳盛?”王月轩问道。

欧阳晴说了声是:“虽然我是个被你们称为‘异灵’的鬼魅,但一样有思想有感情。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学问深厚,脑袋却一根经的兄弟。所以现在虽然听起来比较过分,但我还是想求轩儿你帮我两个忙。不知你同意吗?”

“我想我能猜出来你托的两件事情,”王月轩柔柔地说道,“第一件,你希望我去找出你们的骨灰安葬,第二件事就是想让我帮忙给你找一下那位失散已久的兄弟。是吗?”

欧阳晴默然无语,点了点头。

“这第一件事晴儿你若不说我也会答应,只是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着实不容易。”王月轩沉思道,“等我斋戒七日,埋了你的那些东西怎样?”

“这敢情好,我相信你。”欧阳晴握住了王月轩的手。她的掌心触手微微有点凉,一股暖意却浮上了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