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二十章(原创)  

2008-03-26 20:05:57|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7

“你说下午你梦见了我家里人来与你道别,我母亲还托你照顾好我?”欧阳晴一边和王月轩吃着他亲手炒的饭菜,一边望着他的双眼,柔柔地说道。

“是啊!我还以为是自己梦里还在想着你们家的事情,但我想问题从来都没那么理性,总认为很多事情要真的全然用科学来解释就会变得索然无味。”王月轩喝了一口红酒说道,“所以我总是钟情于聊斋故事、爱看根据这类题材改编的电影。”

“是吗?那么你一定也相信前世、今生和来世,也难怪今天你安葬我们家里人骨灰时会如此虔诚地祷告了。不过我家里人的确已经踏上黄泉路了,至于他们有没有来和你说再见,我却不清楚。”

王月轩一怔:“上午的事你都看见了?我还奇怪在我忙乎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们家里人连一个都不显圣,还怪自己心不诚呢!没想到你躲在角落里看我。可那时候你怎么不出来和我相见呢?”

欧阳晴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们的尸骨既然都已经埋入黄土了,那么像我这样的异灵还留在世上就是逆天而行的邪物了。关于异灵的特性轩儿你也该很熟悉了,在离开肉体以后他们是很忌讳见到自己的遗骨,包括自己的骨灰。否则,他们见到自己的肉体渐渐化作一捧腐物甚至一把灰烬,会觉得心痛的。那时我和母亲远远地望见你在那里埋下了那一包骨灰,就知道我们没找错人。可是既然那些东西进了坟墓,我也该陪家里人踏上黄泉之路的。只不过我的心愿没有完成,于是就让家里人先上路,我便留下来了。”

王月轩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异灵之所以存在这个世界上都因为他们心里还有愿望没有实现;但光是凭借内心深处的那一股热切的渴望并不能让他们永远留在人世。因为缺少了从外界摄取能量的途径,异灵终究会因为自身的精神力量慢慢消耗殆尽而消失。看那本战地笔记里说,那年鬼子兵里有会法术的,本来想做法来消灭你们的精神力量,结果却放大了你们的异灵能量。你也因此时至今日还能与我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嘛!是不是?”

欧阳晴说了声是。虽然平时饮食与王月轩无异,可她消耗的精神力量却百倍于他。也因为这样,王月轩近来总是见欧阳晴面容憔悴,仿佛越发地营养不良了。

“接下来我们就不耽误时间了,明天开始我们一起修炼‘寻踪诀’。还有,晴儿你这几日饮食就交给我好了,心法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咱们立刻去问陆老师。”王月轩柔声说道。

欧阳晴却笑了:“看你,如临大敌似的。放心啦!碧霞珠可不光是运行‘寻踪诀’的法器,也是保存我们异灵精神力量的法宝。而轩儿你们修炼月易门内攻心法时,随身佩戴一枚也能促进功力的进展。我想当初你家王宽哥哥也早猜到会有今天陪我一起施法,才会给你碧霞珠的吧?”

王月轩嗯了一声,心下又越发觉得堂兄王宽的高深莫测了。

78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背诵着《乾坤定心法》的“寻踪诀”一篇,王月轩早已是倒背如流了。与欧阳晴一起钻研其中的诸多不明之处,已然把过去未能想明白的细微处都推敲得一清二白。欧阳晴身怀家传的高深武功,而王月轩不仅在伯父门下学了好几年的功夫,又蒙堂兄王宽传授月易门的内功心法,同样是颇见火候的根基,研习这“寻踪诀”算不得什么难事。

“最近这门心法练得差不多了吗?”欧阳晴柔声说道。

“嗯!这也多亏了晴儿你这些日子里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再不开窍可就说不过去了。”王月轩半是说笑半认真地说道,又把欧阳晴逗得咯咯直笑。

“那么,我们开始吧!”说着,欧阳晴伸出手掌。王月轩戴上了碧霞珠,与欧阳晴四掌相对,缓缓地运气。

眼前浮现出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仿佛是一团笼罩在眼前的模糊场面。仔细看去,雾气里渐渐显现出一幅模糊的小镇风景。又隔了一会儿,景物也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宛如远方的海市蜃楼一样,分不出虚幻还是现实。

“不错,终于成了!”王月轩暗道,“不知道这幅场面显示的是什么时候?”

少顷,雾气中又显现出了街道、人影;也出现了皎洁的月光,以及婆娑的树影、间或过往的夜行客。成群结队的日本兵不时地来回巡逻,打破了原本寂静的夜色。

这是七十年前的水杉镇?王月轩看着浮现出的景象,从沿街的布局依稀找了出那条石块铺成的大路。这条街太有特点了,一眼就能认出来。

转瞬间,雾气中的画面又如同影视剧里的镜头一般,一转之后就掠过了街角,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小屋前。房门紧闭着,门户一如沿路上的店铺、住家那样陈旧,蒙了浅浅的一层灰。

“嗖”的一声,不知怎的画面转入了院子,继而进入了内堂。屋子里的摆设极为简单,除了一张餐桌以外就再无它物。悠悠地穿过走道,进入卧房。眼前出现了两个人。

只见卧房里的两个男人,一个已经躺在床上,俨然睡得熟了。另一个年轻人坐在床边,直瞪瞪地看着眼前桌上的烛火,愣愣地出神。仿佛在这个年轻人的心里埋藏着无数的心事,剪不断理还乱。

欧阳晴似乎也见到了这个年轻人,递到王月轩手中的内力微微一荡。王月轩不禁轻声问道:“这是欧阳盛?”

欧阳晴没有答话,微微点了点头——看来王月轩没有猜错。人是找到了,却不知道这幅画面是发生在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在那些材料被埋藏入龙星阵之前,还是在那以后?

“这是在我死后的事情。”欧阳晴忽然开口道,“因为我能感觉到,在这段画面出现的时候我心里闪过微微的痛楚。”说完,她的脸上忽然红一阵白一阵,显然是内心起了不小的波动。

王月轩柔柔地说道:“不要分心,仔细看下去。这便是你兄弟下落的关键了。”

欧阳晴闻听,长长地换了几口气,才宁住心神运功。只见那年轻人愣了好一会儿,扭头看了看床上年纪稍长一些的男人,便转身悄悄地走出屋子。

屋外,夜色依然茫茫无际。欧阳盛脚下轻轻点地,纵身跃上了围墙。四下张望了一会儿,趁巡逻的日本兵还未过来,便悄无声息地飞身跃过了大街,向小镇的东北方飞奔而去。

79

“那是去水木山庄的方向!”王月轩心道,“欧阳盛还是放不下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想去山庄见见她们?”

王月轩想得没错,欧阳盛飞奔之下很快就来到了水木山庄。此刻宅子周围所设的窝棚里,依然关着不少的镇民。只见他们一个个都面露菜色,严重的营养不良已经把他们折磨得没了人形。

来回转了好多圈,还是没见到李倩和欧阳晴的身影。欧阳盛脸上立刻浮现出痛苦的表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双拳狠命地敲打着地面。渐渐地,指间渗出了丝丝的血水,滴滴答答地染红了泥土。

大概他已经猜到,李倩母女早已惨遭日寇的毒手了。欧阳盛停住双手,把脑袋高高地仰向天际,轻声道:“苍天啊,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家里人?为什么?连最疼我的母亲和姐姐也不在了!”说罢,原本外表硬朗的欧阳盛手掩双眼,失声痛哭起来。

就在这一档口,一支黑漆漆的枪管抵住了欧阳盛的后脑。背后传来一句极不标准的汉语:“你的,干什么?”

丧魂落魄之间,欧阳盛居然长身暴起,狠狠地踹向了身后那个鬼子兵的面门。“咔嚓”一声,脑浆崩裂,枪声却不合时宜地轰然响起。这枉死的鬼子兵到踏入鬼门关之时还不忘放枪示警。

一眨眼,鬼子兵便如潮水一般涌来。欧阳盛却不躲不闪,面无表情地持枪站在原地。眼中,杀气如同着火一样喷薄而出。

持枪、压弹,“砰砰”数枪,最先赶来的几个鬼子兵应声而倒。欧阳盛武艺精湛,就连枪法也出色。

“别磨蹭!快走啊!”旁观者王月轩和欧阳晴几乎是同时说道。可又有多少人在亲人被害以后不想把死敌杀个片甲不留呢?

又是几声枪响,打倒了一片鬼子兵。可日本军队源源不断地汇集而来,子弹“嗖嗖”地擦过欧阳盛的脸庞,竟尔划出了丝丝的血迹。可是,没有一颗子弹打中他。此刻欧阳盛已然抱着必死之心了,面上丝毫没有流露出惧色。

子弹用完了,欧阳盛掷出随身的飞刀,寒光过处又倒下两个鬼子兵。而此刻,他身边已然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抵抗的武器了。迎面一个满脸横肉的鬼子军官邪邪地笑着,拔出腰间的王八盒子,开枪打中了他的双腿。欧阳盛闷哼一声,却向后倒去。可怜这堂堂的铁血男儿,誓死也不愿跪在日寇面前。

欧阳盛倒了下去,鬼子军官慢慢地踱到他面前,举枪又打中了他的右臂。但是此刻,欧阳盛却连动也没有动。放眼看去,只见他双目圆睁,嘴角淌下潺潺的血水,竟已然咬舌自尽了。那军官还不放心,抽刀砍下,“咔嚓”砍下了欧阳盛的头颅。只见一片殷红铺天盖地地喷射而出,画面顿时模模糊糊地变回一团烟雾,片刻间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他死了?王月轩心中一阵沉痛。眼见欧阳家上下老小都被日寇害死,难以名状的悲愤直冲胸臆。此刻,他真恨不得站起身子来长长地号叫几声来排解这份郁闷。

面前的欧阳晴脸色却起伏不定。只见一会儿潮红、一会儿白得几近透明,说不出的可怕。

“你怎么了?”顾不上方才寻踪诀看到的一切,王月轩关切地扶着堪堪跌倒的欧阳晴问道。

“没……我没……没事……”才说了半句话,欧阳晴便瘫软在王月轩身上,“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80

一口鲜血喷到王月轩身上,欧阳晴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但见得她眼睑微闭,好像晕了过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王月轩惊得立时怔住,不知该如何是好。赶紧把她轻轻扶起,斜斜地靠在床边。

“晴儿,你这是怎么了?”王月轩问道。方寸大乱间,腰间的锦绣荷包也飘落到了地上。

“我……我岔了气息,走火……入魔了。”欧阳晴渐渐地苏醒过来,断断续续地说道,“陆老师说过,运行这……这套心法时必须心无旁骛,我太关注阿盛了,所……所以忘记了运气凝神。唉!累轩儿你着……着急了。”

“别说了!”王月轩按住她的嘴巴,柔柔地说道,“我先替你疗伤。”说完扶着欧阳晴坐好,两手抵住她双肩的肩井穴。只觉得她内力杂乱已极,恐怕伤得不轻,远非自己的功力所能平复的。

“没……没用的。你能……帮我,我已经很……很高兴了。”欧阳晴软软地说道。但王月轩什么也听不进,依然缓缓地运功。就感觉到她的身体逐渐变冷,慢慢地瘫软下来……

羊肠小道上,小伙子背着一位冰冷的女孩,面无表情地走向水杉镇。王月轩已经是第二次驮负着欧阳晴走上这条小路了,只不过这次少了李倩帮忙,他只得回到水云观,轻轻地跨入院门,来到厢房门前。

还未敲门,厢房里便传出陆柏洪亮的声音:“进来吧,王居士。我已经等你多时了。”

推开房门,陆柏双眼微闭坐在蒲团上。王月轩缓步近前放下欧阳晴,将她扶着坐在蒲团上,扭头对陆柏说:“陆老师,您说您等我多时,就相烦您救救她。晴儿她运寻踪诀的时候走火入魔了。”

睁开双眼,陆柏拉过欧阳晴的右腕搭了搭脉。眉毛紧蹙地沉思了一会儿,伸手拉出欧阳晴脖领里的红绳。那是绕着碧霞珠的红绳,此刻在绳上只剩下半枚玉石珠子了。

“陆老师,这……是怎么一回事?晴儿的碧霞珠碎了?”王月轩问道。

“嗯。这也是我担心的。”陆柏说道。隔了半分钟,又继续说道:“佩戴碧霞珠修习本门的心法,虽然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它的主人必须是心如止水毫无旁骛,不然极容易走火入魔。当时我给了欧阳晴这枚碧霞珠,就想过她在运行‘寻踪诀’时见到失散已久的兄弟会不会心神激荡而岔了气息。但那时我总以为是自己多心了,于是把寻踪诀连同碧霞珠一同送给了她。现在落得这种下场,也怪老夫我没有先见之明了。”

“那么陆老师您有没有办法救救她?不管用什么办法。”王月轩几乎受不了陆柏的唠叨了。

“去找一枚完整的碧霞珠,我就有办法。”陆柏说。

王月轩心念一动,从胸前掏出了自己的碧霞珠。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自己这一枚不知何时也碎了。

陆柏叹了一口气说道:“碧霞珠原本有雌雄之分,你手里的这枚原本在我这里,半年前我让宽儿转交给你的。它原本和欧阳晴的那一颗就是一对,现在雌的碎了,雄的也就没有万全之理。”

“那便如何是好?您这里还有没有?”王月轩急道,已经快抓狂了,此刻相救于欧阳晴似是天下最要紧的事情。

陆柏舒了一口气道:“我这里没有,但是我知道哪里会找到。我带你去!”说着,他站起身,将欧阳晴扶上王月轩的脊背,领着他出得水云观,往天平山的方向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