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小说《旅行》长篇连载中——第八章(原创)  

2008-03-05 11:27:09|  分类: 鬼话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回到了水木山庄门口,欧阳晴把手里那一袋子苹果塞到王月选手中。那是在看完电影回来的时候欧阳晴买的,说是留给王月轩补充一下维生素。

“今天晚上我去母亲的店里帮忙,晚饭就没法陪你了。苹果可以当蔬菜吃,如果不愿意去水杉镇吃饭,电冰箱里还有几个粽子没吃完,当晚饭吃也不错啦!”

王月轩嗯了一声——好一个体贴的女孩子呢!

“还有,酒虽然是好东西,但是贪杯对身体不好。我先走了,晚上记得锁好门。”说着欧阳晴飘然离去了。一路上还不停回头招呼王月轩回屋子去。

王月轩浑身暖意融融地回到山庄。正面的花园里藤蔓植物正欣欣向荣地生长着,葡萄架下挂着一串串供观赏的绿色葡萄,传说这种葡萄比紫色的酸很多,一般人受不了这种口味。曾有朋友想捉弄王月轩,把这种葡萄说成是提子摘给他吃,王月轩却很享受其中酸酸甜甜的味道,那位朋友却讨了个没趣。

轻轻地绕到屋子后面,见到的是后院。后院比前院宽阔了许多,栽种着三棵桃树。一口小小的井蹲在院子的正中,仿佛独自忍受寂寞的苦恼人。

“听王宽哥哥说,这里就是找到密道入口的关键了,但非到月圆之夜不可。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机?”王月轩自言自语地说,“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来勘察过了,想必听他的没错!只是我始终想不通,平时就找不出密道的线索吗?”

在后院走了一大圈,也没见到什么值得关注的细节。王月轩不禁笑了起来:堂兄心思缜密远在我之上,他给的线索必然是非要等到月圆之夜才能发现的。我又何必钻牛角尖呢?

腹内忽然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是该做点什么吃了。回到屋里,从电冰箱里的那一袋粽子里挑了两个慢火煮着,一边削了个苹果。不一会儿,粽叶清香便飘满了屋子上下。

正当王月轩吃完这一顿美餐,还在回味火腿肉的鲜美时,一条黑影在走道的角落里一闪而过,被眼尖的王月轩看到了。

迅捷、悄无声息地撵了过去,在楼梯口看见了那道身影的“主人”——一只全身乌黑透亮的半大猫咪坐在台阶前。虽然它全身黑得没有一点杂色,但眼神却不像普通的黑猫那样凌厉。这只黑猫眼光柔柔的,似乎还带着一丝忧伤的神色。

奇怪!难道一只猫也会有感情,也会懂得忧伤?王月轩心里暗暗称奇,脚下却停住了。

一人一猫对峙了一分多钟,还是黑猫先坐不住了,站起身迈着优美的步伐不紧不慢地爬上楼去。

“会爬楼梯的猫?小家伙还挺聪明呢!”王月轩暗道,跟着那只黑色的猫咪“噔噔噔”地跑上楼去。

黑猫仿佛有意要带王月轩去什么地方似的,在两楼的楼梯口坐了一会儿。见王月轩赶上来了才转身向南边最里面的那间屋子跑去。

虽然来水木山庄已经第三天了,还是没有仔细看过每一间屋子。黑猫钻进的那间屋子也是卧室,除了窗户略小、天花板略低以外,还有一道短短的楼梯通往阁楼。黑猫不紧不慢地爬上那道楼梯,还不时地回头朝王月轩“喵喵”地叫了两声。王月轩跟着它上了阁楼。

这间阁楼面积不大,才五六平方米。除了一张没铺床垫被单的木板床以外就再没什么摆设了。虽然地板上一尘不染,木板床上却积了一层浅浅的灰。黑猫蹦上床去,蜷缩在角落里安祥地舔着毛发,床面上留下一串梅花印。

屋外夕阳的余晖给室内撒落一片金色,窗户却洞开着,那只黑猫八成就是从这里爬进屋子来的吧?可是猫又怎么能够跳到那么高的地方?“真是的,也不怕半夜盗贼从窗户爬进来偷东西”王月轩暗道,转而又偷偷笑了起来,“不知现在小偷是不是也会一身好轻功,能跳上这将近六米的高度?”

30

窗外,是一道专供维修屋顶的平台。王月轩忽然童心大起,纵身跳出窗去跃上平台,发现这里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行走的。往楼下看,虽然寻常人失足跌落下去非要摔个骨断筋折不可,但王月轩身法根基颇为深厚,倒也并不怕。

静静地坐在平台上,望着夕阳如血,屋旁的天平山裹着深绿色的外衣,此时也增添了几许亮色。空气里闻不见都市里的混浊污物,只留下清新的气息,醍醐灌顶般地由鼻腔蔓延到全身的各个细胞,仿佛一下子祛除了积存已久的世俗气。

“等我退休了就搬来北野住吧!”王月轩叹道,“也难怪乡村农家的百岁老人比城市里多了好几倍呢,原来都是托了这一方山水的福。”

天色渐渐朦胧,太阳也收起了最后一道光亮消失在地平线以下。王月轩退回到阁楼里,打算下楼去看一会儿电视打法这漫漫的长夜。木板床上,黑猫依然懒洋洋地趴在角落,见王月轩来了才跳起来冲着他“喵喵”叫了两声。

王月轩心念一动,抱起了黑猫,猫咪舒服地躺在他怀里任他抱下楼去。

“猫咪啊猫咪,你从哪里来呀?”王月轩望着黑猫傻傻地说道。传说猫是一种通灵性的动物,活得久了就能听得懂人语。可世上却没有懂猫话的人,只能无奈地望着它们“喵喵”不解其意了。

点上一支王宽哥哥给的驱魔香,一股浓郁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堂兄交待过,日落以后点上一支,这种薰香气味浓郁而燃烧速度却极慢,能烧一个晚上的时间。把香枝插在下午刚刚买的香炉里,摆在茶几上。看着那股青青袅袅的烟气缓缓浮上,嗅着那股幽香,王月轩心里也安详了不少。

也忘了后来是怎么睡着的了。王月轩依稀记得洗漱过,捧着香炉梦游似的来到卧室,拉开毛巾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等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了。

黑猫窜上床来,偎在王月轩脑袋旁边,一身毛茸茸的“秀发”刺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发现自从出门以来就没睡得这么踏实了——王月轩自认为是个适应力较弱的人,有时纵然在家里,只要把床铺换一个位置都容易失眠。

欧阳晴留下的粽子还剩下两个,王月轩统统煮了当早饭吃。每每品尝这份鲜美的柔情,王月轩总是感到内心深处的某一根弦被轻轻触动着。这份感觉自己都说不清楚,就连那时女友给自己准备过无数次早餐也没有这种微妙的感觉。

黑猫显然也饿了,王月轩细细地嚼着粽肉,绒线球似的小家伙黏在他的脚边蹭着,仿佛是讨要食物。摇头苦笑之下,王月轩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真空包装的脆脆肠剥开包装纸塞给了黑猫。黑猫老实不客气地笑纳了。

“给你取个名儿吧!就叫你小二黑,喜欢这个名字吗?”王月轩询问似地对猫说着,小家伙仰起头喵地叫了一声,好像听懂了他的话。

31

从水杉镇的超市里买来两只搪瓷碗,一袋猫粮,还有几盒方便饭。每天饮酒、吃肉的生活实非长久之计,也该学会节俭了。午饭王月轩回到山庄里吃,另外给小二黑的饭碗里倒了一小碗猫粮。

还没拿起筷子,门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依然是欧阳晴款款地站在门口。对于这个可爱的女孩子王月轩从来提不起任何恼怒,尽管他用餐时不愿意受人打扰。

“呵呵!你来了?吃过饭了没有?我吃盒饭,这里还有几盒呢!”王月轩把欧阳晴让进屋子来。一进房门便见到了清晨才获得新名字的小猫。

“早吃过了……呀!好可爱的猫哦!你从哪里找到的?”欧阳晴疼爱地抱起刚刚吃完那份“快餐”的小二黑。小二黑却并不认生,舔着欧阳晴雪白的手撒起娇来。

“昨晚无意间跑到屋子里来的,觉得它很干净,所以就留下了。嗯,我在宅子里养猫没问题吧?”王月轩商量地问道。

欧阳晴笑着说没事:“只是你自己吃饭的碗可得跟它分开,不然不卫生啦!我也很喜欢猫的。”

王月轩笑着提起那只权作食盆的搪瓷碗倒翻过来,只见碗底上用记号笔写了个“猫”字。

“这是我一位养猫的朋友介绍的方法,猫食盆子太贵,买一个搪瓷碗就行了。为了不和自己用的餐盘餐碗混起来,在碗底写上一个猫字就不会弄错了。”王月轩解释道。

“嘿嘿!真是个好方法呢!”欧阳晴嘻嘻笑道,“对了,我跟家母说过,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她想请这个男生去吃一顿便饭,不知道这位贵客能不能赏光?”

“嗯?这个‘很不错的男孩子’不会说我吧?”王月轩打趣道,“我一定去。”

 “想不到轩儿也有脸皮厚的时候呢!” 欧阳晴笑着点了点头,“今天晚上去方便吗?”

“当然!不过我得准备一下啦!”

水杉镇,王月轩又从超市里买了一大袋子的礼品,闹得欧阳晴怪不好意思的,王月轩却说这叫礼尚往来。

“住了山庄那么久,送一点东西来也是应该的嘛!”王月轩调皮地说道。

来到“君再来”酒店,欧阳晴拉住了王月轩:“就是这里了。”

王月轩愣了一愣,才说道:“这就是令堂开的点?”

“差不多吧,当年我父亲白手起家开的小店,后来交给我母亲了,开得倒也凑合。半年以前刚刚翻修过,店面规模也拓展了不少。”欧阳晴狡黠地说。

“嗯,那也是小生迟钝,按理说我应该早就猜出来了。”

鱼贯地走进大堂,服务员把两人带到了一间包房里。掌柜的早已等候着了,依稀便是昨晚来时见到的那个站在柜台边的女子。见女儿把客人带到,起身笑脸相迎。王月轩见礼已毕,分宾主而坐。

“我叫李倩,如果小朋友不嫌弃,叫一声阿姨吧!”掌柜的和善地说道,“今天冒昧请你来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特准备了几杯水酒,是本店自酿的。不知小兄弟喝得惯吗?”

“嗯,承蒙阿姨款待。小生荣幸之至呢!”王月轩客气地说道。

这时服务端上酒菜,是当地的水产,以及三瓶不知名的紫红色酒液。欧阳晴接过酒瓶,给三人各斟满了一杯。

浅浅尝了一口酒,一股浓郁的酒香让王月轩精神一振,禁不住问道:“阿姨,这种酒是怎么酿出来的?味道很特别呢!”

李倩笑了:“喜欢吗?这是用本地特产的杨梅汁配以多种药食同源的材料混合酿造的,因为原材料比较贵,所以一般我们都不拿出来卖的。”

王月轩也笑道:“那小生当真是受宠若惊了。”

32

“小兄弟在山庄里找一份材料的事情,晴儿已经跟我说过了。”李倩淡淡地说道,“那一段历史不仅是咱们国家的屈辱史,也牵涉到了我们家先人的血泪。很多年了,都没有人能找出隐藏在山庄里的玄机,更有一些不懂事的孩子们来山庄里玩,他们只对宅子里闹鬼的传说感兴趣,也不知打发走了多少这样的无知少年了。”

王月轩道:“的确是。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无知当有趣。但具体能不能发现山庄里的秘密,我却没有把握。毕竟这次我是受月易门里的一位朋友之托来找东西的,那位朋友的本事远远在我之上,他都没能找到呢!”

“你的这位朋友叫做王宽,今年一月份来过,是不是?”李倩问道。

“是啊!阿姨怎么知道?”王月轩奇道。

“我们家的人笃信道家,是虔诚的信徒。月易门在我们水杉镇有一处分舵,我母女俩经常去上香的。因为那位姓王的小朋友为人不错,来水木山庄寻找材料时成了我母女两人的好朋友。临走时他说过会找一个有缘人来的,所以晴儿毕业以后我就让她在山庄附近等待有缘人的到来。没想到后来晴儿要回上海去办离校手续,这一期间那位小朋友就把你的相片传给了我,我打印了出来给晴儿,说没准能在火车上遇见这位有缘人。以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王月轩微微颔首:“本来我到北野市只不过为了散散心,至于寻找藏在水木山庄地底的的秘密也是后来才有的想法。看来我此行还真的有几分天意呢!”

“那么说轩儿你也相信天意这回事?”欧阳晴问道。

“是呀!凡事人为靠七成,剩下的三成却要靠天意,非人力所能及也。所以有时候像我堂兄那样精明能干的人也有对事无能为力的时候呢!”

“嗯!不过轩儿你如果也入了月易门,肯定比水云观的云峰有出息。”欧阳晴说道。

“呵呵!晴儿怎么会出此言呢?云兄可没得罪你哟!”王月轩道。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做事鬼鬼祟祟的,远不及你大器、光明磊落。”欧阳晴道。

王月轩笑而无语。这几天往返于山庄与水云观之间,和云峰打过几次交道。虽然他给王月轩的印象多少有点贼头贼脑的,但也谈不上令人生厌的地步。

“总之背后不言人非,云峰这个人为人如何我以后总会知道的。”王月轩微笑着说道。一脸的正直说不出的可爱。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