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秋语,秋言,呢喃夜话(原创)  

2009-11-06 18:40:35|  分类: 荒村别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憋了很久才憋出来这个标题,虽然很有诗意,但是文章的内容注定还是那么直白,毫无任何华丽的修饰。书生一直以来都没有那种把任何事情都雕琢得如此玲珑剔透的能力,只有在静悄悄的夜晚凭着一根巧克力棒、一壶茶,寻找自己所谓的灵感。也许吧,书生给自己最近的沉寂找了一个理由:因为自己的有仇必报,不想执着于那些原本就不被看好的感情,于是被人打上了“不负责任”的印记而耿耿于怀,于是觉得自己现实生活中的作为对不起“剑客书生”的形象了。可是,如此纷繁的红尘里,又有多少事情是书生看得透的?又有多少事情是我说得明白的?这个恐怕连上帝都没办法告诉我。

书桌边上摆着两瓶哈尔滨啤酒,是书生在整个学校里遍寻佳酿以后找到的最合我口味的酒水了。同事里年轻一辈的朋友总是和我开玩笑,说书生属于“哈啤一族”,让书生误会她是在一语双关——那年,上海故事广播的王牌栏目“哈皮一族”,书生依然记得,和我这个爱喝哈尔滨啤酒的个性没有丝毫关系,却一样深得我的喜欢。那时候书生还在读大学,每天下课总是很早,可以收工以后躲在家里收听下午五点档的那段广播节目。而随后节目改版了,改在晚上七点档,书生也乐得每天的节目都从不错失。到了如今,书生却变了,三天两头坐在办公室里值班,家里的那个便携式收音机也经常忘记揣进包里,于是广播节目对我来说是一种在周末才有机会静下来好好享受的奢侈品了。昔日的美好,又有多少成了追忆的对象?书生也甘于记叙这种过往的点滴。

中午同事来办公室签到的时候,一位朋友淘气,用修正液在办公室的那张书桌上写下了“小王老师”四个字,并且拍拍桌子说:“嘿嘿!小王老师哪儿去了?”这件办公室里就我一个姓王的,这四个字分明就是在写我。我笑骂道:“得了吧!你看你写的还擦得掉吗?小心落一个损坏公物的罪名哦!”那位同事用指甲刮了很久都没把字迹刮去,还是被我调侃了一下:“行了,把我写到桌子上了,是不是想让我和这张桌子一样永垂不朽呀?”书生爱开玩笑,也开得起玩笑,总是被同事们视为开心果。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我到哪儿都能被人记下,等离开的那一天,便宛如在生活中硬生生地剥去了什么似的。书生,就是这种人么?

始终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小心眼,还带一点小脾气。思想保守封建,总是担心没有安全感。于是,“剑客书生”这四个字,往往被我视为高于我这个俗人很多很多的圣物,我怕自己再也承担不起这份完美了。“可是,能写得出这么好的文章,足以证明书生你不是个坏人。”曾有朋友这么评价过书生。她也读过在下“水木山庄”里的那些只言片语。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说,或许现实中的书生并不完美,但依靠这书生拾起的点点滴滴,也许真的能塑造一个我所理想的“自己”。那,便是我一直都想追寻的美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