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特务小强”(原创)  

2009-07-04 21:06:17|  分类: 荒村别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网络上很火的歌曲《特务小强》是书生一直存在电脑里的搞笑视频,每每听来总是有一种想开怀大笑的冲动。自从周星驰大人把蟑螂这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昆虫戏称为“小强”以后,似乎越来越少的人会用学名来形容它。而书生,从前写过一篇题为《大学志之鼠患》的散文,记叙了当初在大学时期咱们这群同窗好友们是如何消灭小老鼠的。如今,我写一篇关于蟑螂小强的文章,倒不是为害虫树碑立传鸣不平,而是想记录生活中关于我们和小强的点点滴滴,毕竟小强虽然有害,却不可否认地成为了我们的“邻居”了。

书生供职的单位,早已成为了小强的根据地之一。同事朋友们往往会养成各种各样的习惯:例如在办公室里藏上一点吃的,以备腹内空空时垫垫饥饿,或者加班时临时充当晚餐;男同胞们也总是互相传递香烟,一时抽不掉的烟就随手放在办公桌上。在这种环境里,小强家族的昌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书生办公室里,坐在我对贴门的那位吴老师就曾经得出这样的经验:凡是在办公桌上放过的烟,只要是隔夜的,就不能再抽了,因为那些烟肯定被夜里出没的小强啃噬过,人再抽上两口,岂非恶心人?这种理论还有过例证:那天来办事的某位老板递给书生一支利群,就放在桌上隔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来办公室,发现那支烟上赫然有咬噬过的痕迹,卷烟纸破损了,露出了黄喳喳的烟草。书生抹抹额头上的汗水,自认为运气不好,浪费了一支好烟。

消灭小强的工程,从来没有停止过,也从来没有完成过。因为蟑螂家族实在是过于庞大又繁衍迅速。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小强过街人人喊打的现象。同事老王,总是习惯性地卷上一份报纸来对出没的蟑螂一顿猛打,尽管每每都能第一下就能打中那只该死的六足动物,但他习惯性地敲击三次,说是为了确保消灭害虫万无一失。老王是个牛人,自问手中的这份报纸从没有落空过,因此很多朋友都和他开玩笑说:“老王你可以钻研一套剑法,就用平时你打蟑螂时积累下的丰厚经验,那多威风?弄不好还能做一代宗师呢!”老王却总是晃着脑袋说:“哥们咱很低调的,剑法可以创,一代宗师就免了!”而办公室里另外一位牛人阿盛,则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全单位也只有他有勇气徒手拍死蟑螂的。那是书生亲眼所见,阿盛某一天晚上值班时,眼疾手快地出手拍扁了打我们眼前路过的小强,然后用纸巾包裹住那具残破的尸首,不动神色地扔进了垃圾篓子,拽着肥皂就去洗手了。曾经淘气,问他打蟑螂的手法有没有具体的名字?他似笑非笑地说:“这便是传说中的降龙十八掌呀!”

“我们家里,我弟总是用我的拖鞋来打蟑螂,我则用我表弟的来打,姐姐姐夫也常常互用拖鞋当作消灭小强的利器。当然了,咱们用家里人的拖鞋这么‘做坏事’时,是绝对不能让拖鞋的主人看见的。”女友对书生说过她家这样的现象。而问及书生是怎么打蟑螂的,我说随便抄个家伙就可以开打了。也是书生本人闹的笑话,为了打死一只躲在墙角的蟑螂,拿了老爸的一瓶二锅头挥手就是一记。结果,酒瓶碎了,小强也死了。至于说,那只可怜的小强是被玻璃瓶砸死的,还是被酒水淹死的,甚至是让二锅头醉死的,书生就不得而知了。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