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永恒(原创)连载中……  

2011-02-12 15:39:53|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是周末,剑客书生始终不知道在休息日里该用哪种方式来取悦自己。无非是去楼下买影碟,看几部恐怖电影。来解除一个下午光阴的无聊。依然记得读大学 的那几年里,总是在学校里的影碟小屋里租一张时下最流行的恐怖电影带到宿舍里,放在同学的笔记本电脑上一起经历一下心跳加速的刺激。后来,书生的老爹去了 一次香港,从当地买回来一部便携式影碟机,让书生悄悄带到学校里来,借着同学从家里带来的N手18寸电视机也看了无数次惊悚大片。
      直到毕业那年,书生才依稀从一堆宿舍的废旧物品里整理出来那台几近报废的影碟机,忽然平添了无数的感慨,那台影碟机被书生珍藏在了自己的一对历史文件 里,有自己大学时期的论文、有笔友寄来的书信,以及各类乱七八糟的同学录和纪念册,被书生戏称为自己的一段历史。
      点上一根烟,无聊地溜到网上收掉了开心农场里的那些蔬果,打了两盘植物大战僵尸。这小小的游戏还是单位里的同事MM丫丫小葵软磨硬泡地叫书生从网上荡给 她的。那个安装程序眼下还在书生办公室的电脑里,舍不得删掉。陪同事绝伤一起喝酒的时候,被问起时下有没有比较流行的小游戏来给他打发无聊时光,剑客书生 便极力推荐了这套植物大战僵尸。没想到,年过不惑的绝伤也一样是年轻人心性,陪着这群八零后的同事们一起打得火热。在游戏里开发了新的装备,也总是第一个 来找书生交流所谓的“作战经验”。书生甚至开始怀疑,这位绝伤大叔是不是迎来了生命里的第二春,才和年轻人打成一片的?
      也许是因为被手里的烟呛到了,书生忽然打出了两个响亮的喷嚏。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也连珠炮似的叫了起来:“主人主人……来电话啦……”
      “晕!是一方!这个催命鬼又找我玩了吧?”剑客书生掏出手机来,见是高中的死党一方轰炸来的电话。
      想来,尽管和书生称得上朋友的人着实不少,但在他的概念里“死党”却寥寥无几,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了。而这屈指可数的几个死党,每一位都和他有着十年以上的交情了。一方便是其中之一。
      因为近一阶段手头可支配的收入并不丰厚,所以一方约了书生好几次说要一起出去吃火锅、泡动物园的,书生始终都没敢答应。按照书生自我调侃的说法:没钱寸 步难行这句名言还真是恰如其分地形容到了他眼下的窘境。结果从元旦推到春节,再从春节推到清明,两位铁杆死党始终没机会见得上一面。电话那头的一方终于忍 不住了:“得!我请客还不行吗?今天你若是不来,我咒你娶不到媳妇!”说完,电话便被挂上了。
      书生不禁哑然——自己交往的这群死党都是清一色的光棍党,至今都没能找到好人家把自己嫁出去。于是乎,逛动物园、跑书城便成了他们几个好朋友之间最崇尚的业余活动了。
      匆匆拽了一张公共交通卡,在家门口的便利店里充了五十个大洋,便朝着一方和自己约好的地点进发了。那是一家地处市中心的书城,一方早就恭候在书城的正门口了。
      依然是一套学生装,身后的背包里,依然插了两壶饮料——显然是为今天和书生一起的活动而精心准备的。打量着一方的装扮,发现他今天打扮得和当初书生最熟悉的那个背包客毫无二致。而书生也自视为资深读书人,业余时间里倒也总是一副经典大学生形象示人。
      见书生果然按时来了,一方狡黠地笑了笑,一拳敲在了书生胸口上:“你小子,我就知道用这种方法威胁你,你才肯从深居简出的老宅子里爬出来。”
      “得!干脆你说我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得了,那样更具有震撼力哦!”书生这个自比为山村贞子的笑话,把两人都逗乐了。
      这座分为六层的大型图书超市,向来是书生和一方经常出没的所在。因为总是把阅读当成是自己平生最大的业余爱好,所以一方总是愿意在这里与书生见面。而曾 经有一段时间,书生加入了某书友会,成了其中的资深会员,手里的那张会员证也顺利晋升为白金VIP卡。一方曾经笑称书生被这家书友会套牢了,便不会再光顾 他们最爱的书城了。剑客书生也承认:VIP会员不用支付发送书籍的邮费,又可以闲坐在家里等着送货员亲手把自己想要的书送货上门,免于坐地铁和公交车的劳 顿,连车费都省下了。一方尽管嘴上对那家书友会颇为不屑,但还是经常委托书生从书友会里淘一点对折的小说书当做自己的精神食粮。
      时下,那家外资书友会早已退出了中国市场,书生这资深会员也沦落成了书市里的散兵游勇。尽管一方少了一位可以提供他廉价小说看的会员朋友,却兴高采烈地迎来了书生正式回归书城了。
      挑了一大摞的恐怖小说,两人坐在书城对面的东方既白里盘点着半天的“战利品”。按照一方的说法,因为两人都对恐怖小说的偏好,把身边的美女们都给吓着 了,所以至今还没交上女朋友。书生钻研此道更甚,不光爱看,也尝试写了不少。一方说过:“若是书生你哪天封笔,不再写恐怖小说了,那肯定是因为你小子恋爱 了!”一句话却好像说到了书生的心事,让剑客书生顿时陷入了沉思。
      “喂!书生你想什么呢?”一方操起手边的勺子,“咚”的一声敲在书生脑袋上,总算把他从沉思里拉了回来。书生幽幽地叹了一声,把自己和彩云追月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一方听完书生说的故事,也收敛起了平时的嬉笑;“也就是说,兄弟你正在网恋?”
      书生点了点头。
      “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却不知她是喜欢你哪一点?”
      “她说过,喜欢我写的文章,因为书生我虽然不才,却被她评价是沉稳、富有幽默感的写手。在她的好友茫茫然雪心那里,她曾经表达过对我的相思,但没有勇气 当面和我诉说。她用情之深,还是茫茫然雪心给我看的她俩的聊天记录我才知道的。所以我决定这个月十日发完工资就去见她。至于说,初次见面该怎么安排约会, 我始终有点头疼。”
      一方没有答话,却幽幽地给书生讲了一个故事——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某一坐古城里出了一位名作家,擅长写爱情故事,写下过不少的名篇。不知何时开始,总是有不少情窦初开的少女们追求这位作家,但都被他拒绝了。其中有一位女孩,对作家更是如痴如醉,发誓今生非他不嫁。
      直到有一天,机缘巧合之下那位女孩终于见到了心仪的作家,初次谋面却让女孩大失所望:在小说里的作家,可以潇洒、不羁地组织起幽默而不失飘逸的文字,让 人读完以后便有一见倾心的错觉;可是现实中的作家,是一个言行举止粗鲁的大胡子,经常随地吐痰、乱擤鼻涕。那个女孩因为受不了这样的心理落差,就愤然投河 自尽了。此后,许多网友见面,见面以前熟识的人总会讲起这个故事,让他,或者是她,引以为鉴。

      “我知道,很多网友在见了面以后总是受不了心理落差——因为现实中的对象总是和网络里的他,或者她,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区别。有时候我们都在无意识中给自 己披上了一件神秘、唯美的外衣,而很多网络恋人在另一半揭去这层外衣后受不了那样的落差而导致了所谓的见光死。老兄给我讲的这个故事,就为了让我明白网络 恋情也有不稳定性么?”
      “嗯,差不多吧!只不过,虚拟的感情在融入现实时总是比传统的恋爱多了一重考验,就是你们的初次见面。若是这份爱恋没结果,我只希望受伤的不是你。好么?”一方依旧一脸严肃地说。剑客书生从未发现他如此郑重其事。
      剑客书生一口喝完了杯中的红酒,道:“嗯,其实,之前我就想过这种事了。只不过,既然我决定见她,就得相信这份感情是经得起考验的。若是连起码的信任也 不存在,那所谓的网恋也没意义了。对我和她来说,早已开始了这段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除了见面,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毕竟,像你说的那样,丑媳妇终究 要见公婆的,我也不想浪费这段上天赐给我的缘分。”
      “总之,一切小心。另外,你们是约在人民广场见面吧?可以带她来书城走走,这里花费不会很高的,一张红色的毛爷爷便可以给她挑上一书包的小说了。至于晚 餐,可以在这里打发。毕竟东方既白也算是改善生活的地方,价钱也不贵。”一方的这份细腻,连素来自称南方好男人的楷模的剑客书生也颇为折服。
      “我明白!谢谢!”剑客书生道。眼下,与彩云追月的首次见面,书生终于可以做出一套详细的方案了,“呵呵!就当做一次文化之旅吧!带心爱的女孩子逛书城,不知会不会有浪漫的事情发生呢?”
      “咚”的一声,书生脑袋上又挨了一勺子。一方似笑非笑地说道:“小子,臭美也不挑挑地方。你身后的美女正深情款款地看着你呢!”
      剑客书生闻言,有些失措地扭头望去,却发现身后只是一面镜子。人头攒动之下,根本没有一方所说的美女与深情款款的目光。书生不禁失笑:没想到不经意间又被这位老朋友摆了一道。

      回家的时候,剑客书生又去见了一位老朋友。那是一家小饰品店的老板,叫耶稣黄昏。那一日,从耶稣黄昏的小店里无意间淘到了一块琉璃挂坠,兴高采烈地寄了 个包裹给彩云追月。事后想来,若是那天能亲自把这份礼物送到她手上,眼下书生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她的男友了吧?人生本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只有在每一 次的选择里注定了一生的命运。或许,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就是性格决定了人每一次的选择,才导致影响人命运的安排了。
      书生光顾耶稣黄昏的小店时,这个身材宽度几乎和高度持平的中年人正戴了一副金丝边眼睛坐在小店里的电脑面前噼里啪啦地打字,不知在创作什么作品。见是书生来了,欲盖弥彰似的关闭了那个WORD文档起身招呼他。
      “我说你这只书生,欠我的那篇小说什么时候能出炉啊?”黄昏有意无意地提托付书生的事情,仿佛欠了他五年的房租似的。
      书生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份稿子。那是一篇题为《血恋、炼血》的小说。之前一阵子书生百无聊赖之际走访了黄昏这里,无心之下买了那份琉璃挂坠。因为这古 法琉璃的制作者,那个民间手艺的掌门人也酷爱宣传自己这份最引以为傲的手工艺品,于是找了耶稣黄昏寻求能写小说的,为他写两篇关于琉璃挂坠的灵异小说,另 外找个出版商把这两篇文章加在一本网络小说合辑里作为自己的广告,正好给那颇具神奇色彩的装饰品增添几许传奇。于是耶稣黄昏答应为他创作了一篇传统小说的 同时,也找了书生商量这篇灵异小说该如何写。书生却二话没说地答应下来了。只是,书生的这篇新文章在自己最伤心的时候写下的,始终透着一股忧伤之气,始终 没勇气拿出来。直到后来一改再改,总算让自己看得过去了。于是在学校里打印成稿,并发了一份电子版的给耶稣黄昏的邮箱,也算在黄昏面前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一杯正宗的福建铁观音,泡得浓郁甘馥,正是书生最喜欢的口味。一根精装南京,书生从未在本地见过。据说,那是黄昏从老家带回来的名烟。黄昏曾经自我解嘲 地说自己是“五毒俱全”,名烟、名茶、名酒尽是他追求的奢侈品。书生却评价说黄昏是个懂得生活的文人,极具古龙那样的作风。
      “一直都觉得,写鬼狐故事的人都有点疯子的倾向,所以一般而言我只写正规的小说。”对于耶稣黄昏的打击,书生只是略为笑笑,也不动怒。毕竟,他们俩之间 相互打击早已成了家常便饭了,“那位做琉璃的手艺人,明确说要一篇灵异小说,这门功课只有你来做,至于我给他写的那一篇纯粹是出于我兴趣爱好。”
      “是呀,知道你也是想写一篇关于爱情的故事了。正好拿来练练手。”剑客书生细细地品味着杯里的茶,仿佛若有所思地说。
      “嗯,其实看过很多你博客里的散文随笔,那样倒是显得很正常嘛!那样不是挺好?”耶稣黄昏宛如很了解书生一般,“若是老弟你能写一部长篇,沿袭你博客里 的那种风格也不失为一种创作方向。尽管书生你是个生活在过去的人,按照你的说法是里的灵魂还停留在上个世纪末。不过,具备作家潜质的写手不都是这样善于从 生活的积淀里汲取写作素材的嘛?怎么?有灵感吗?”
      “有。故事框架倒是构建了不少,只是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所以耽搁了写作。打算一切都安定下来就写一点现实的作品了。”书生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尽管言语间显得晦涩难懂,熟识他的朋友却都了然:之前因为一场感情耗费了太多的心神,眼下又在经营的网络恋情,要办的事情还有很多。至于说换一种写作风 格,目前也只有当做业余爱好来尝试了。
      “对了,我这里有一副琉璃手镯,名为‘桃花朵朵’。听说你不久之后就去相亲了,如果能成的话就用这副手镯当做你们俩的定情信物吧!那位手艺人很看重你的才华,把它当做给你这篇小说的报酬,等那本网络小说合辑出来以后,我再送你一本样书看看。”
      书生接过那副手镯,原本想更正说那并非是相亲,而是一次网恋的见面。但转念一想,也就没多做解释了。或许,这位老朋友听说是剑客书生在搞网恋,没准又会在朋友面前八卦一阵子了。

      泡泡堂依然准备了一小盒点心,悄悄地塞在了龙三太子的抽屉里。在旁人看来,三太子这种习惯总是让身边的人颇感差异,毕竟,纵然是在单位里,每个员工都需 要有一个私密的空间,放一些不为人所触及的东西。而龙三太子却不以为然:“我的创作灵感都源于自己这颗硕大无比的头颅,其余的一概身无长物。所以抽屉不上 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幸而,每每抽屉里多了一份吃的,龙三太子总能下意识地推断出是何人所赠,也悉心地保管起来不让第二个人品尝……这等口福,就连在单 位里最要好的剑客书生也无福消受。
      原本泡泡堂想拽住剑客书生打探这个周末龙三太子的状况,却被一旁的绝伤打断了。不识其中奥妙的绝伤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三太子都是成年人了,一个大老爷 们用不着太操心。”便把泡泡落到一旁,要书生给他下载一个不知名的软件下来。泡泡堂无奈地朝绝伤的背影又是瞪眼睛又是指手画脚,恨不能一口吞掉他。怎奈这 个老酒鬼在单位里早已是服役十年的老员工了,连人事部的羽木都买他三分面子。可怜的泡泡堂又怎么得罪得起呢?
      不过,龙三太子今天那“神奇的闪现”倒让泡泡堂喜出望外——似乎过了周六周天,三太子一扫之前的阴霾,脸色也比上个星期红润了不少。难道说,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他和女友的感情又出现转机了?念及此处,泡泡堂的心里忽然觉得七上八下起来。
      若说自己一点占有欲也没有,那是假的。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泡泡总是喜欢有意无意地欺负一下身边这个小弟弟似的龙三太子。他经常和老员工绝伤唱反调,因为 他个性使然,总是看不惯绝伤老是摆出老员工的臭架子,于是有意无意间总是说一些鬼话把绝伤噎得吹胡子瞪眼的。泡泡每每见到这幅场景,尽管免不了为绝伤鸣几 次不平,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支持龙三太子来和绝伤半开玩笑地吵吵闹闹。三太子爱喝奶茶,入职以来随身都没断过立顿奶茶。有时候他悄悄地溜进财务部办公室,悄 无声息地塞了两条奶茶在泡泡堂的手里,顺便低声道:“嘘——低调,不要声张!”宛如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似的。也正是这份单纯和天真,外加一份独特的文采, 以及在单位里始终照顾泡泡,是以博得了芳心一片。若是她和女友真的能有所好转,泡泡堂自认为会为他们高兴,也为他们祝福。只是,心里总有一份莫名的辛酸难 以诉说。莫非,这就是……
      剑客书生好不容易从绝伤身边全身而退,泡泡立时迎了上去。尽管相识不久,泡泡早已知道了书生每办完一件事总爱抽一根烟来缓解一下疲惫。是以熟门熟路地随他到了吸烟区。
      口袋里一盒经典的特醇红双喜,向来是书生的必备。随手打着了那只廉价的一次性打火机,吞云吐雾之间书生的脸便被氤氲的烟雾所笼罩。
      “很明显吧,龙三太子今天精神不错。”剑客书生仿佛看穿了泡泡堂的心事,“不过那并不能归功于她女友。”
      “嗯?这怎么说?”泡泡堂也觉得奇怪——难道除了自己的推断,还有第二种可能?
      “周六的时候,白天我在陪一位老同学逛书城,原以为龙三太子在陪他女友逛街、压马路呢!直到我回家以后,才在QQ上遇到他,收到他发过来的一份文件。那 是他费了一个星期六终于完成的新作,要我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至于第二天的周日,我约他出门逛逛动物园玩,龙三太子居然没有拒绝,爽快地陪着我玩了 一整天。虽然看得出,三太子今天肯定比之前好了很多,但是这次的转机和他的女友没有半点关系。”
      “哦,其实,也没什么的。只要他过得开心就好了。”泡泡冷不丁从书生兜里掏出那包红双喜,趁书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点着了一根,陪书生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怎么?就不怀疑我有意拆散龙三太子这个周末的约会么?”剑客书生道。也许吧,在他看来纵然龙三太子能和女友走到一起,顶多也是半路夫妻。至于这个周末 拉了他去动物园散散心,一来改善一下他的心情,二来也可以试探一下:少了这一次约会,三太子和女友究竟会怎样?女友是满不在乎?还是不习惯没有三太子的日 子?而龙三太子自己,又是不是离开那女孩便活不下去?
      “呵呵!我相信书生你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不会那么龌龊的。倒是我,始终在装坚强、装大度。明知道名草有主,却还是忍不住关心他。而他投入了另一个女孩的怀抱,我却忍不住伤心。”说罢,泡泡堂猛地抽了一口,却险些被烟呛着了。
      “泡泡你也别想太多了,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也抢不来。一切都随缘吧!反正不管是你还是龙三太子,若是需要我的话,书生我总是有求必应的。因为咱 们三个都是朋友么!”书生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拍泡泡的肩头算作鼓励。心里却在打鼓:我自己的事情能不能搞定呢?还两说呢!
      单相思的泡泡、情感波折的龙三太子、深陷网恋的剑客书生,也许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