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永恒(原创)连载中……  

2011-02-16 10:50:37|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一方、耶稣黄昏见到剑客书生已经是第二天午餐时分了。那是这座城市里的一处广场式商业城,商场、饭店、影院以及娱乐设施一应俱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地铁、公交车的枢纽站同样给这里带来了不少的人气。
      书生选定的是一家烤鸭店,在南方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北京的全聚德烤鸭店。坐在饭店的小包房里,耶稣黄昏还在那里嘀咕着:“书生你不是正在网恋么?怎么还有心情有票票出来请我们搓一顿?呃……你准备了一个旅行箱?是不是想出去旅游呀?是你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一方在旁边狠狠地踩了耶稣黄昏一脚,疼得他呲牙咧嘴的。一方笑称:“给这台收录机添一个STOP按钮,省得他停不下来。书生的事情他自己还不明白么?要你多嘴?”
      “我这只是关心嘛!”黄昏揉了揉脚丫子。书生却在一边偷偷乐着:昨晚难得睡了一个好觉,自己都无法相信即使被彩云追月拒绝了还有这份闲情逸致睡懒觉。早晨给羽木打电话时说起了想离开半个月去外地盘桓采风,他赞同的同时也不禁说道:“与其过别人的节,不如睡自己的觉。书生你能做到这一点,长进不少哈!”
“那么,彩云追月拒绝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耶稣黄昏举杯和书生干了,八卦了一句。
      “只不过因为硬件问题,嫌我丑,也嫌我矮。在我到达约会的指定地点以后,甚至没见到她的人影。我把自己的装扮都发了短消息给她,却收到了一条信息:‘我看到了。与我想的出入很大。再见吧!’后来,我在原地呆了很久都不知道发生了生么事。得亏我还不算痴呆,反应过来这是被她婉拒了。于是,失魂落魄地回来。贼他妈的没面子!”
      “算了算了,至少证明她是个挑剔外表的女孩子,不谈也罢。”一方道,“今天你可别喝多,一会儿哥们你还得坐长途汽车呢!”一方道。他有重度的晕车症状,总以为身边的人也和他一样。于是亲朋好友凡是要出远门,一方总是告诫他们上车前不要吃得过饱,也不要喝酒,随身准备晕车药。每每总是把亲朋好友们啰嗦得够呛。
      书生莞尔一笑,也不责备一方多言。仿佛他身边的这一干好朋友都有点婆婆妈妈,爱唠叨,但心地善良,总是把心爱的人当做小宝宝照顾。至于说这份甜蜜的负担,也许并不是任何人都消受得起的。
      一顿饭下来,书生拖着行囊踏上了旅途。手里那台电子阅读器里,存了关于那处古镇的资料,方便书生的寻找。坐到车上以后,书生便陷入了沉思,不知是在构思新作?还是在发表对生活的感慨?这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人力资源部那一间独立办公室里,馨语飞扬给羽木泡了一杯上等铁观音。羽木始终对这位大姐大心存敬意,不知是欣赏她的才华?还是喜欢她的温柔娴淑?
“书生跑出去玩了,临走的时候居然把他最近创作的几篇新小说塞给我,说这是近期的功课。等他回来的时候还要给我几篇作品当成是旅游归来的作文。”馨语飞扬幽幽道,“这不会是老大你的意思吧?”
      “我可没说过。”羽木喝了一口茶,说道,“我从不把自己的员工当成是写作的机器。即使一个月里出不了作品,同样可以从我这里领走当月的底薪。只不过,书生的秉性和我们这群人一样,不仅善于发掘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作为笔下的作品,也是有责任心有奋斗目标的。”
      “得!算你会说哈!”馨语飞扬刮了羽木一下鼻子说,“他来了没几天,可别给他施加任何压力,不然就把这小朋友吓跑了。”
      羽木嘿嘿地笑了起来。其实按照他的本意,也不太愿意给书生放这个长假。倒不是因为业绩的问题,而是少了剑客书生,这个团队里仿佛少了一些什么。尽管他的确没来多久,但已然融入了这个团队,博得了不少的好人缘。每一天总是隔三差五地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段子给单位里活跃气氛,也始终愿意扯开嗓子唱几支歌出来,惹得同事们笑笑。很多同事笑称,书生唱歌时摆出的造型很搞笑,极具个性。书生也都不以为忤,也乐得让同事们一起开心一下。
      好在,眼下还有龙三太子,与书生的脾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最近,三太子和泡泡堂的关系有点趋向于微妙:自从那天两人相约出去玩过以后,他们的关系逐渐公开化了。羽木本人曾经半开玩笑地对龙三太子说:“小同志,可不要移情别恋哦!你家不是有一个宝贝了么?”龙三太子却愕然。隔了很久才说道:“呃,领导呀……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看到了就是事实哦!”
      尽管如此,龙三太子在平时的工作生活里依然对泡泡堂流露出几许的偏爱,时不时地从背包里取出来一点小玩意儿或者小点心来哄她开心。对于羽木那一段话,龙三太子也从没有动怒:不知道他是没往心里去?还是真的打算断绝与前任女友的来往了?不过,龙三太子即使移情别恋了也没人说是他的不对,反倒会说那是必须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龙三太子的女友,只不过是喜欢被他宠爱的快感,对于三太子本人来说倒是并非情有独钟。“你爱钱不爱人,我看得出来!”这是三太子曾经评价过女友的话。至于说为何他明明看出了女友的企图并不在他身上,却始终没提出分手?馨语飞扬说过的一句话给出了很好的答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斩断一段错误的感情也是需要时间和毅力的。”
      对于龙三太子的事情,羽木也只有笑而不语,静观其变的份了。但他也希望,龙三太子最终是归泡泡堂所有,毕竟这对小男女才是最适合的鸳鸯。

      东北猫最近有一点心事:女友说好只回老家一个月,考完试就回来上海陪他。可时间俨然要过去两个月了,依然没有她回来的半点消息。这段日子里,除了周末陪老同学去那些常去的公园玩,吃一顿简单的晚餐以外,仿佛就没什么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了。原本想学剑客书生,在周末和闲暇时光里写一点什么出来,至少若干个月以后就可以攒出一篇小长篇,或者是个人文集,等女友回来以后当做礼物送给她。可是,再多的灵感也有写完的时候。况且,真正拿作品送给女友,她会看么?这点东北猫不敢肯定。
      “怎么呀?你离开女朋友就活不下去啦?”老朋友折了双翼问道,“我知道你喜欢你女朋友,连脑袋都舍得给她,不至于离开个把月就过不了了吧?”
      “不是。只不过眼下,女友染上了一个坏习惯,在老家玩疯了不说,没钱了就只想到我,却始终不知道我并不是自动取款机,我也是需要被关怀被爱护的。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赚加班费,深夜里回家的时候也只能独自踏上回家的路,连一个问候我的人也没有。有时候就在想,猫咪我是不是就注定了只能做个孤独的斗士为爱拼搏,却得不到应有的关爱么?”
      折了双翼脸色一变,哑然了很久很久才说道:“如果什么事成为了你的痛苦,让你饱受煎熬,那么还请你放弃!”很明显,折了双翼也不看好东北猫的这段情感。以前,双翼也经营过几段感情,都是他和女友分手了。理由很简单:他实在吃不消女友的败金,也供养不起败家女孩。眼下,折了双翼对任何事倒都是拿得起放得下。只是,东北猫能做到那么洒脱么?
      猫咪傻笑了一下,摇摇脑袋跟上了表妹小风的脚步。这位小表妹在南京读大学,趁这段时间刚考完期中考试来东北猫所供职的大学里玩。没什么银子来维持奢华的活动,只有带表妹在学校里欣赏了几处著名的景点,再吃一顿简简单单的晚餐。这所大学分为郊区的分部和这里的总部。前不久郊区校园里的黑天鹅被校方借到了总部来,东北猫获悉了这条新闻,就带了表妹去追寻那只黑天鹅的踪迹。表妹见到天鹅的神色说不出的兴奋,又是拍照又是发彩信给好友,仿佛恨不得把它抱回家当成宠物养。至于说东北猫对这只黑天鹅只有一种兴趣:“不知道它味道怎么样。”
      晚餐时分,素来大大咧咧的表妹也看出了东北猫神色不对。问及他有什么心事,东北猫也只是笑笑,说没什么。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东北猫是知道的。也许面前嘻嘻哈哈的表妹也有自己难以解开的小疙瘩,何须多给她增加负担呢?女友一再地要他汇款过去,东北猫也渐渐学会了敷衍:“不回本地,就休想要我给你钱!”毕竟这段日子里,不仅是东北猫,就连女孩的母亲也对她的行程翘首以盼,只希望她能玩够了早点回来。每个周末,细心的猫咪也会挑一点水果去探望女孩的母亲,仿佛这位开棋牌室的阿姨见到东北猫比见到女儿还亲。“如果我女儿能有你一半懂事,那我就可以少操很多心了。”阿姨这么说。东北猫原想说,以后女孩就托付给我,我来照顾——可是这么个傻妞,自己又供得起吗?
      也只有和表妹在一起的时候,东北猫没那么多的经济压力。这位可爱的女孩,八十块钱一份的牛排套餐也吃得,五块钱一份的盒饭也吃得,从不挑剔生活里的诸般事宜;而且,表妹还炒得一手好菜,来这里陪东北猫的时候,还特地给他做了一桌子的下酒菜。这一点,东北猫尤其欣赏:“我表妹倒是有几分女侠风范。以后谁娶了她可是天大的福气。”
      “还是表妹好,和你在一起才知道什么叫做快乐。”东北猫在心里喃喃自语道。

 

      走进饭店的时候,发现迎面走来的一个男生正是以前剑客书生给他介绍过的龙三太子,正陪着一位美貌女孩跨进饭店。龙三太子也看见了东北猫,只是两人都误会了,只微微地点了点头打一声招呼,便挑了彼此距离很远的座位。东北猫心道:“那小两口正在约会呢,我们就不打扰他们了。”
龙三太子身边的是泡泡堂,虽然两人约了一起吃一顿晚饭,由龙三太子请客,但还没到恋爱的时候,也算不上是情人约会。至于龙三太子也看见了东北猫,见他身边也带了一位可爱女孩,便自觉地带着泡泡堂占了角落里的位置:“他们俩约会呢!别打扰他们!”
      泡泡坐在龙三太子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依偎在他肩头,一起看着菜单。“呃,这个……这一页的菜恕我暂时请不起了。”龙三太子正巧翻到了鱼翅鲍鱼类的那一页,开玩笑地对泡泡说道,惹得泡泡一阵欢笑。尽管在梦里无数次构想过能陪龙三太子一起享用一顿午餐,甚至……曾经想过要一个像龙三太子这样体贴、温柔又富有幽默感的男朋友。但,眼下能陪他静静地坐在这里,就算只是吃一碗泡面,也能被他形容得妙趣横生。这,恐怕是泡泡堂盼了很久都没盼来的事情了。
      东北猫那边厢,表妹小风欣然收下了表哥送的两盒点心。原本在探望女友的母亲时,东北猫总是能够淘到几盒别致的点心,送给那位未来的丈母娘大人。虽说年长一辈的人未必需要那么多的甜点,但女友还有一位亲弟弟也留在了这座城市里打工,对东北猫带去的各式点心都偏爱有加。虽然总是不堪女友带给他的经济负担,但女友和她弟弟最喜欢他带来的那些稀罕物事,也让东北猫小小地得意了一下:我猫咪的眼光自然独到,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
      “表哥,这一盒糕点是不是每一块的口味都不一样呀?”小风摇了摇坐在一边喝茶的东北猫。上菜的服务员看到这对小男女,也知趣地摆下菜就溜达到了角落里,偷眼瞧着东北猫如何“泡妞”。可不是?男的帅,女的俊,原本就容易让人误会成……
      “嗯!是啊!这盒子上不都写着么?什锦糕点。既然是什锦,就是什么都有的意思。表妹你从江南来,我知道你们那里的饮食习惯都是啥都不多,啥都能有。所以送你这两盒糕点是再合适不过了。”东北猫娓娓说道。那时候,女友刚回老家。准备考试时突发奇想地要东北猫邮寄两盒本地著名的糕点给她和她的亲戚享用。东北猫就挑了这类什锦糕点发了一份特快专递给女友。虽然后来,女友说这类糕点好是好,就是太甜,但在猫咪看来,自己能完成这么一件小事也颇具浪漫色彩:忙忙碌碌里能收到我东北猫寄来的礼物,想来她心里肯定也是暖暖的吧!至于后来给剑客书生发过包裹,也帮助同事发过快递和邮件,此后便被熟识的人昵称为“快递小王子”了。这一点,东北猫倒是欣然接受:就算只送快递,我也照样是小王子!贵族哦!
      两对男男女女,看似是情侣,却各有各的心事,也各有各的甜蜜。其中的点点滴滴,又有多少人明白?正如龙三太子那一句名言里说的那样:“真相,又有多少人能看明白?”

      午饭以后,折了双翼抽空去跑了一趟银行,存下了一笔定期存款。每个月,女友总是要求自己给她充手机费、存QQ劲舞团的红钻和会员。久而久之,折了双翼也渐渐养成了习惯,从来不花完当月的工资。于是,在女友没什么经济要求的时候,自己口袋里倒是多了几块钱。以前总是隔三差五地买一点烤肉小酒来打打牙祭的,眼下也把这一口嗜好给戒掉了。这样也好,烤肉和酒都是伤身体的。只是始终戒不掉对烟草的迷恋,女友对此倒也并不介意:“嘻嘻!男人不抽烟,对不起祖先!”不知从哪里抄来的网络语言,竟然给折了双翼找到了继续维持这坏习惯的借口。
      下午在学校里,遇见了那只传说中的东北猫,陪着一位MM坐在角落里逗弄着一只流浪猫。也许吧,因为东北猫这种喜欢小动物的个性,所以大伙儿就给他取了这个别致的绰号。至于那一天下午他带的那位美女,东北猫声称那只是她表妹。
      “哦,是表妹呀!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在折了双翼眼中,仿佛未婚男子身边跟着的“表妹”都有女朋友的嫌疑。
      东北猫却一脸尴尬地说:“拜托啊老大,这真是我的表妹!”尽管如此急吼吼要表明真相,但所言所行却是如此的欲盖弥彰。
      “没想到,他女朋友那么快就回来了。好歹她心里还算有东北猫这号人。”折了双翼暗暗地说道。却不知各人都有苦楚。
      表妹却似笑非笑地说:“哥哥,你说我们俩是不是特像在谈恋爱?”
      东北猫却宛如触电一般地跳了起来:“说什么呢?我们可是近亲哦!哎呀!”冷不防地被表妹掐了一下,东北猫刚着地的双脚又跳了起来,“女孩家下手也那么狠,以后注定嫁不出去!”说着,屁股上又挨了一脚。
      折了双翼只有躲在角落里偷偷望着两人笑一笑的份了:没想到东北猫找了一位野蛮女友。这份福气他又如何消受呢?沉思了片刻,挑了一间教室静静地坐下,从背包里掏出那一张跟随自己多年的本市地图,搜索着什么。
      五分钟之后,双翼打了一个电话给女友,约了下午见面的地点以及活动的内容。收拾好了背包,急冲冲地走出了教室。每一次,总是由折了双翼来安排每一次约会的行程,仿佛那是他的必修课之一。女友看不懂地图,对本市的地铁也很陌生。那一次居然向折了双翼提出要他教自己乘坐地铁的诀窍。折了双翼茫然道:“呃!坐地铁还需要我教你么?”买了一份地图给女友说:“地图上各大公交车和地铁的详细站点都明确记载着呢!看熟了以后就会坐地铁了。”尽管如此,每一次还是由折了双翼带女友出去玩。毕竟,虽然双翼也自称是路盲,但比女友强一些:“我能看地图,也会坐地铁。比这傻丫头聪明多了哈!”
      只是,折了双翼同样在为爱情苦恼:虽然总是希望给女友最好的,但每一次听女友说起她连麦当劳肯德基都吃腻了,折了双翼总是对这样的生活方式产生无尽的怀疑。“乖乖!按理说我每年也难得吃一顿肯德基或者麦当劳,这小丫头竟然两样都吃腻了。以后叫我怎么组织约会嘛!总不能这么问吧:‘哎!亲爱的,牛排大餐吃腻味了么?什么?也吃腻了?那今晚你想吃啥?啊?想吃鲍鱼燕窝呀!等会儿,等我把楼下的银行抢了再说!’”
      都说,有了面包才能有爱情,可是这面包的定义在每个人眼里都不一样。折了双翼对这句真理感同身受。也许,所谓一起吃泡面的柔情也只是理想化的生活。如今,靠一碗方便面来给心爱的人增加热量是浪漫么?折了双翼摇摇脑袋:这可能已经成为历史了,或者根本只是个传说而已。

      剑客书生点了一根阳光利群,坐在电脑面前飞速地码着字。这两日白天在附近的景区疯玩了一场,回到那处被形容为自己笔下“水木山庄”的小客栈里的时候,早已是浑身酸痛疲惫不堪。但尽管如此,每晚依然有无数的灵感源源不断地敲击他那硕大的头颅,于是问客栈小老板要了一间带宽带上网的房间,写出几篇游记来发往社里。三篇文章都给馨语飞扬采纳了,并且收到那位大姐一句评价:“写得不错,继续努力!”书生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这三篇文章连修改都没修改呀……也许所谓的修改工作大姐头已经给做好了,她是个体贴的大姐,既然书生在这里游玩,自然不愿多给这位小阿弟多增加负担。
      登录QQ时,发现自己好友名单里不见了彩云追月的号。很明显,既然她看不上剑客书生,就把他踢进了黑名单。书生无奈地笑笑:“连这基本的联系也断了。不就是看不上我么,至于吗?”之前自讨没趣地回过彩云追月的电话,发现她关机也超过48小时了。尽管曾经贼心不死,希望彩云追月能回心转意,但眼下见她踢了自己进QQ黑名单,换了手机号码,俨然把事情给做绝了。接下来,书生也决定即使彩云追月回心转意也不再给她任何机会了。为此茫茫然雪心开玩笑地说书生是小心眼:“倘若她回来找你,只要是真爱,你就可以答应的嘛!干嘛因为初次见面的不愉快壮士断腕似的拒绝呢?”书生唱道:“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算作回答茫茫然雪心的话。
      背包里,揣了两条阳光利群,其中一条被嘴馋的剑客书生拆出来犒赏自己了。那一年跟随前单位来浙江旅游时,无意间买了一包这种黑色的利群抽,觉得口味不错,于是这一次买来两条:“一条我自己报销了,另一条该送给谁呢?”在好友里,龙三太子、耶稣黄昏都是铁杆烟民。至于说那一些经常走动的亲戚里,烟民更是不计其数。所以剑客书生眼下也纠结地考虑着:“要是我口袋里真有花不完的红票子那该有多好?那样我想买几条就买几条咯!”至于临回家的时候,书生还打算买几盒当地知名的点心给家里人和朋友送去。
      想着想着,思路不禁又回到了现任单位。不知道那只龙三太子怎么样了?若换做书生,肯定会快刀斩乱麻地向现任女友提出分手,并且和泡泡堂走到一起。按照曾经供职过的那家保险公司里某位女同事的评价,书生是一个敢想敢干的年轻人。以前在做保险时,某位女孩和同事们开玩笑说谁愿意吻她她就嫁给谁,这个问题始终没问及剑客书生,不是因为看不上书生,而是因为其他男生只会虚张声势地过来虚晃一枪,装作要吻她,实则根本没亲到。若是换了书生,肯定会实实在在地亲上去,然后索婚。剑客书生听完这样的评价也只是笑笑:“我的确会这么办,因为小书生我还缺一个媳妇呢!”
      “阿嚏……”书生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哦哟!好像有人在想我嘛!不知道是龙三太子?还是我们亲爱的作者大人?”(本文作者携龙三太子双双扔出著名暗器趿拉板,暴喝道:“靠!谁想你啦!真恶心!”书生被迎面击倒,休克半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