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永恒(原创)大结局  

2011-02-18 09:46:14|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三个月以后,剑客书生完成了自己的那一部小说,《旅行》的第二部,交付给了馨语飞扬。龙三太子的伤势也调养得差不多了,行走跑步都没什么大碍。只是,经过这三个月的调养,龙三太子倒是比过去胖了不少,泡泡堂每天晚饭后都逼着三太子出去散步,说这是为了他健康着想。近期,泡泡又给三太子置办了一张健身卡,一年期的健身VIP白金会员也着实耗费了泡泡堂不少的银两。为了不糟蹋这笔钱,三太子一个星期里也值得去上两三回,每次两个小时。剑客书生笑道:“还从来没人给龙三太子准备过一份像样的礼物,也没人这么关心过他的身体。也难为三太子这么用心地健身了,看来他很喜欢这份礼物。”龙三太子却有他自己的打算:“泡泡堂和我一起去的,能看见她穿一身性感的运动装备也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剑客书生笑骂他色狼,他却振振有词地说:“太子不色狼,发育不正常!”书生协同作者大人昏迷一下。
      至于龙三太子爱抽烟,也爱喝酒,被泡泡堂牢牢地控制着:“抽烟嘛,要你戒掉恐怕很难,每天不能超过六根,节假日不能超过五根;至于喝酒,每个月不能超过四顿。”龙三太子统统照做了。偶尔,剑客书生拉了三太子一起去吸烟区,他也习惯性地看泡泡堂一眼。泡泡眨眨眼笑道:“你们想去就去呗!不用经过我。我也只是对龙三太子提一点忠告而已。”若换了其他人拉龙三太子抽烟,他往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糖来算作回绝:只有和书生在一起时他才破例多抽一根。对此泡泡堂倒是开了一句很有味道的玩笑:“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们俩都喜欢自由,容易寂寞,也不好管你们太严。平时还是需要有一点放风时间的。”久而久之,三太子和书生都很少抽烟了。有时间两人在一起喝一杯茶,或者咖啡,倒也凭添了不少的趣味。
      养伤期间,龙三太子也没闲着,出了一本全本的长篇小说和散文集。眼下,这个素来只对鬼狐故事感兴趣的小伙子居然也学起了书生写散文;书生也渐渐地学起了龙三太子,在小说里添加了不少灵异桥段,写作风格倒是趋向于一致性。羽木笑称,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两位小朋友居然连饮食口味都变得如此相似了,真闹不明白他们是不是在玩断背?”还没等羽木说完,就迎来了馨语飞扬的降龙十八掌:“喂!老大,八卦手下的王牌写手容易导致人心涣散!还不好好工作把下个月的工作计划和安排给制作出来?”
      羽木笑了:“应万雪飞扬文学论坛里很多网友的要求,说要举行一个所谓的网友见面会。我打算过一段时间就成全这件美事,你也知道我们这家小论坛最近办得倒是红红火火,吸引了很多非本部门的草根写手。所以在见面会上我打算瞧瞧有没有适合我们社里招纳的人才,到时候把这些有才华的朋友也招进我们社里,算是给咱们补充新鲜血液。大姐你看这样行不行?”馨语飞扬笑笑道:“只要有利于我们发展就好,你自己办吧!”
那边厢,龙三太子揪住剑客书生说:“那天难为老兄在浙江旅行时还中途连夜赶回来看我。我也知道,那一天你玩得并不尽兴,所以我和泡泡堂以及柔情姐姐打算再约你去一趟,不知道兄台愿意赏光否?”
      剑客书生欣然答应了。正如三太子说的那样,那一回中途折返,的确还有好多景点舍弃了没能看完。却不知三太子他们为何也一样没能尽兴呢?龙三太子笑曰:“得了吧,那段日子里我终日除了喝酒就是喝酒,也没好好玩。柔情姐姐陪我,也喝了不少。至于泡泡说:‘三太子去那儿,我也去哪儿!’就陪我一起粘糊在了你笔下的水木山庄里。还有很多景点没去过呢!”书生笑曰:“但是那次旅行的目的也达到了。若非如此,你恐怕现在也没和泡泡堂走得那么近。”龙三太子学着老学究的样子捋了捋胡子,答曰:“咳咳!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剑客书生也想回那套所谓的水木山庄去走走,因为那一次不仅写出了几篇绝佳作品,也认识了一位很特别的女孩子。她叫姿色梦想,在水木山庄做服务员的。那一次和她互换了手机号码,此后经常互通短消息聊天,说了彼此的心事和苦恼。至于书生对这份感情的定义还比较谨慎:“八字还没一撇呢!打算这次故地重游把这一撇给撇上。”

      逸芸、茫茫然雪心、太阳花,以及羽木和馨语飞扬几人在忙里偷闲的时候也在筹办那场传说中的网友见面会。他们几个不是论坛的管理员,就是论坛版主,都是做高管的材料。至于那位耶稣黄昏,也被邀请来了。“我只是个民间版主,咋能参加你们单位里组织的活动呢?”耶稣黄昏道,“给自己放一个短假好是好,我那家小店也大可交给我助手来经营几天,只不过我不愿做不速之客。”剑客书生笑曰:“这场见面会本来就是面向大众的,约你们几个平时比较活跃的几位朋友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讲讲彼此的写作心得和技巧方法嘛!咱们也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就等你们了!”
      剑客书生和龙三太子以及泡泡堂向羽木提出要了几天休假,说要去水木山庄继续采风。因为近期几人的业绩都还不错,所以羽木也爽快地答应下来了:“只是你们几个早点回来,正好参加我们的网友见面会。”剑客书生等人也保证道:“行!我们几个王牌写手自然不能缺席这桩盛举的。”泡泡堂在一边偷偷地踩了书生一脚:“跟我家龙三太子一个臭毛病,就知道臭美!”
      太阳花和茫茫然雪心一起制作此次活动的参加人员名单,打算给每位与会的朋友发去邀请函。美女财务科员太阳花假公济私地把自己的男友上帝说我是神和堂兄仙飞天外给邀请了进来。两人也是论坛里的红人,尽管灌水的时间多,写文章的时间少,但始终对论坛不离不弃,属于传说中的铁杆追随者。茫茫然雪心在一边偷笑:“你说,我们羽木老大会不会看上你这两位朋友?他们只是王牌水军而已,至于写小说嘛……呵呵!”
      太阳花反驳道:“大姐呀,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羽木老大说这回活动不仅是考虑了本杂志社的利益,也有其娱乐意义。所以嘛,其中不仅需要有能写散文小说的网友出场,也得出现灌水朋友的身影,那样才算公平哦!”
      茫茫然雪心也不反驳,只不过笑了笑:有了上帝说我是神,和仙飞天外的到场,太阳花才打得起精神吧!看来这位美女到场,加上素来喜欢娱乐大众的剑客书生与龙三太子,这一场活动可有好戏能看了。“到时候我一定搬一把舒服一点的沙发来看看你们活跃的气氛!”茫茫然雪心在心底笑着暗自说道。
      大方的羽木早就在杂志社对面的茶餐厅里预定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包下这个场子,也交了一笔为数可观的订金。茫茫然雪心和羽木开玩笑说:“老大,你素来节俭,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妞,别人还以为你是只铁公鸡呢!没想到你出售那么大方哦!”剑客书生笑曰:“那是他平时剥削我们的劳动成果存下来的金银财宝,眼下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羽木也只有偷偷扮了一个鬼脸脸:“之前八卦了书生,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快就扳回一城了。”

      那一天,看着龙三太子和泡泡堂拽着剑客书生踏上前往水木山庄的行程,茫茫然雪心心念一动,发现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旅行过了。雪心是属小白兔的,个性也如同温柔的小兔子一样,虽然喜欢四处跑跑,但总不会离家太远。一个人的旅行,总是在这座生活工作的城市范围以内,行程也绝不会超过一天。羽木曾经关切地说:“女孩子家一个人也别跑太远,更不能独自住在外面,否则很容易受人欺负的。最好结伴而行,那样才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茫茫然雪心擂了羽木一拳道:“老大,你想哪儿去了?”
      最近,写作总是陷入瓶颈阶段,每天都在烦恼究竟接下来的那部长篇该如何落笔。掏出口袋里的万年历琢磨了一下,发现这一年度的年休假自己也没休完。向羽木提出索要这剩余的几天休假正好出去走走,羽木却小声嘀咕起来:“那份网友见面会的名单做出来了,还需要修改一下吗?还有需要补充的吗?近期又有什么欠过我们的功课没有完成?”
      “得了吧老大,你是不是不想兑现这几天的休假了?不答应我也不勉强,只要今年年内给我就是了。”茫茫然雪心心里明白,对待羽木有时就需要使用一点欲擒故纵的手段。虽然在杂志社里雪心也是一大王牌写手,但几乎是什么都干的便利贴,什么部门有任务没完成总是临时被派去打理一些杂事;另外,雪心还负责每一期杂志的封面制作,可谓是社里的一大杂家,什么都会干。
      羽木却在一边啰嗦道:“咳!我答应你便是!只是龙三太子陪泡泡堂拐跑了剑客书生去浙江玩,眼下你也要出逃了,我们社里会寂寞的。我这个人力资源部一把手岂非变成光杆司令啦?”
      茫茫然雪心嬉笑道:“喂!我说唐僧大人,你说完了没有?既然答应了,我就笑纳了。谢谢老大哦!”说罢赶紧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趁着羽木还在一边碎碎念的时候溜出了杂志社。
      坐在这座城市的地铁里,仿佛一切都显得如此冷清。一群面无表情的乘客,仿佛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茫茫然雪心甚至有这样的疑虑:若是自己在地铁站里遇到歹徒劫财,只怕不会有英雄挺身而出来主持公道。所以眼下茫茫然雪心俨然是空手道黑带高手了:“省得到时候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和自己同住一间屋子的四季五爱曾经开玩笑地说:“大姐你学了空手道就不怕以后把男朋友也吓跑了?哦,我知道了!你怕别人劫财是假,怕别人劫色才是真的。”一句话差点把茫茫然雪心鼻子给气歪了:“啰嗦些什么?小心我拍你哦!”不过,雪心精于空手道这一不争的事实却让所有的追求者大跌眼镜:“啊?不会吧?这么温柔可人的女孩居然还能打一套厉害的空手道?看不出来嘛!”茫茫然雪心潇洒地笑笑:“不怕的赶紧追哦!小女子我还待字闺中呢!”
      一路上,羽木倒是再也没有反悔放跑了茫茫然雪心。过去书生曾经抱怨过,说以前在某高校后勤任职的时候,某个星期五领导答应了他下一个星期的周一开始书生便可以享受为期一周的年休假。原本欢欣鼓舞的书生买了去外地的车票打算好好玩一通的,结果星期天的晚上又被领导一条短信给唤回来了:“书生,明天回单位来上班!有事要麻烦你!”书生当时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那自然显而易见。“我知道羽木是个好人,但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了我们的假期又后悔?”茫茫然雪心笑道:“这个自然不会,我们只要写得出小说就行,可不像你以前的单位那样,工作都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和临时性。”
      好不容易挤出了地铁,步行五分钟就到家了。这一处老式多层公寓里,雪心盘踞了四层楼的一间两室一厅,和四季五爱合租在一起。那同样是一位美貌而又才华横溢的女子,在论坛里总是被朋友们惊为天人。四季五爱也乐于把自己拍过的生活照挂到网上晒给网友们瞎臭美。追捧这位美女写手的群体中,剑客书生与龙三太子也是常客。对于这两个登徒子之流,茫茫然雪心曾经无数次开玩笑地数落他们。一个说,男人不色狼,发育不正常;另一个说,寡人有疾,寡人好色。雪心不禁起了这样的疑惑:“难道说这几个男生好色是天性么?”
      掏出钥匙来打开了房门。一进屋子就看见四季五爱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新买的那一套圣斗士全集。四季五爱是铁杆的哈日分子,总是爱看日系的动漫作品。平日里也经常躲在屋子里作图,做美工。茫茫然雪心的封面制作任务,小爱也经常帮忙做一点。至于说报答,换来的稿费则用来砍下当月的水电费用,如有结余的再多交一点房租,也好让身边的打工小妹存一些钱下来。
      这套公寓的租金还算适中,就算自己一个人住也经营得起。只不过听了羽木的话,是以才在网上招贴出合租信息。应征者正是四季五爱,她为人很正直,也无不良嗜好,于是茫茫然雪心也就答应下来了。平时看一些动漫,茫茫然雪心说她是亲日分子,本应该支持本土原创品牌的。四季五爱倒并不以为忤,辩解道:“日本出的动漫没什么不好的,该反思的只是本土原创的动漫行业。试想,我们为什么不能出一些好作品投放到日本市场去赚他们的钱呢?”茫茫然雪心听了发掘也挺有道理。而有时候四季五爱买来的喜羊羊系列,也会拉茫茫然雪心一起来看:“我们看这个,心心你总该没意见了吧?”
      这一天回到了家里,茫茫然雪心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翻出了包里那一张本市地图钻研起来。闲来无事的时候,雪心总是觉得研究一下地图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获悉这座城市里有哪些可以游玩的公园、景点和西餐馆、茶餐厅。尽管一直都自称是路盲,但有了一套地图在身边,只要是地图上找得到的,就迷不了路。至于说每每有出门游玩的计划,雪心总是会提前做好功课,来制定出行路线。有时候,若是嫌地图不够用,也会上大众点评网查询相关的出游路线和具有别致风情的餐厅,带上逸芸和四季五爱来一起享受一下。
      看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另外跑到网上查了一下相关资料,茫茫然雪心从屋子里出来,拍了拍四季五爱说:“这两天休息么?”
      四季五爱道:“是呀!我们公司里也放年假了,否则我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动漫呢?”
      “那好,明天陪我出去玩呗!地点我已经定好了,就是郊区的醉白池。还可以爬爬山,看看水。只是半路上可能还要住客店,明天出发,大后天回来。”
      “那敢情好,只是你能请我就更好了。”四季五爱笑笑说。
      “行!没问题!”雪心痛快地答应道。心里不禁窃喜,“总算有人愿意陪我出去玩了,这个客我请的真有价值,让这小丫头陪我也多了一份把握,另一方面这丫头连日看动画片,也该休息一下眼睛了。”
      四季五爱心里却打着自己的算盘:“嘿嘿!我家心心就是大方,又可以免费出去玩一圈了!”

 

      在那座传说中的商业中心里,剑客书生带了龙三太子、泡泡堂以及柔情心飞扬一起吃了一顿简简单单的午餐,之后便坐上了赶往水木山庄的路。根据柔情心飞扬的描述,书生对那一部他原创的长篇小说《旅行》颇为满意,所以会把自己的博客也命名为“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并且给小说写了一部续集。另外,提起这一次旅行,书生也是意犹未尽,被龙三太子一约就约出来了。书生笑笑,也没多做回答。可是,书生脚边准备的两只礼盒却没逃过泡泡堂的眼睛:“我说书生,别人都是两手空空地去外地玩,你怎么带了这大包小包的东西去外地?”
      剑客书生没多作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越描越黑。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哦!该不会是看上了水木山庄的老板娘……她家温柔可爱的小女儿了吧?想去打点一下关系讨丈母娘的欢欣?”龙三太子贼兮兮地问道。被书生笑啐了一口:
      “就你喜欢八卦,看来这次旅行回来以后我非得带你去医院查查脑子不可,看看里面是三鹿奶粉?还是搭错了神经。”
      书生却陷入了无尽的沉思里,想一会儿就傻笑一下,在其余三人看来仿佛花痴的表情又隐藏着多少幸福与甜蜜呢?“如果觉得那位女孩子好,就把她带回本地来找一份工作,然后结婚吧!书生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找到差不多合适的就赶紧结婚吧!不要一不小心就沦为剩男了!”这是馨语飞扬曾经给书生的忠告。这位大姐十分关心书生这位新进的小朋友,宛如对待自己的亲生弟弟一样。书生虽然也对自己的终生大事急得抓耳挠腮,但有很多事情也是急不来的。正如眼下这份情感,也得打探一下紫色梦想对自己究竟有没有感觉,又想不想来这座繁华的南方都市,还得考虑太多太多。至于说能否结了婚再完成余下的事情?这点书生心里始终纠结来,纠结去的。
      车开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到了那座传说中的江南古镇。毗邻省会杭州,多的是名烟利群,也有很多书生与三太子最喜欢的蔬果点心与菜肴佳酿。一踏上这处灯火繁华的所在,龙三太子立刻闹腾了起来,拉着剑客书生非要和他不醉不归不可。柔情心飞扬立时招呼泡泡堂拉住了这位好热闹的小阿弟:“先别急着找酒喝,把今晚下榻的旅馆找到吧!我们可不想露宿街头哦!”若非柔情心飞扬的阻拦,恐怕剑客书生也会爽快地答应龙三太子去喝个稀里哗啦的。弄不好今晚就得拖着这两个醉鬼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了。
      坐了公交车五分钟后,便到了目的地,那家小客栈。幸而这处客栈虽然在四人心目中属于小说里才找得到的绝佳去处,但生意并不能用火爆来形容。一方面,眼下也并非是旅游旺季,所以客店里依然有不少空房间。柔情心飞扬要了两间屋子,临时分配了男生宿舍与女生寝室,分发了钥匙。虽然有一肚子的冲劲巴不得把所有的经典一股脑都看了下来,但还是得先填饱肚子。柔情心飞扬说要带书生一起去外面吃一点当地的著名点心,书生却婉言谢绝了:“你们去吃吧,我得在这里办点事,一边办事一边就吃饭了。”其余人笑笑说:“去吧,找你的小情人去吧!我们就不多打扰了!”只见书生送走了他们,立时折返回小客栈的饭堂。迎面走来一位略显羞涩的女孩,面带红霞地拉了书生坐了下来……
      龙三太子和泡泡堂坐在一起,要了各式的饭菜和蟹粉小笼包子。又是拍照又是发彩信的,巴不得把一桌美食都打包回家里分给朋友们一起享用。柔情心飞扬在一边笑脸盈盈地看着这对俏佳人,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而自己呢?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找个像龙三太子一样的好男生结婚吧,那也是一生的幸福。

      “阿嚏……阿嚏……”羽木打了四个响亮的喷嚏。都说打喷嚏的讲究是“一想二骂”,打了四个喷嚏是被人想了四遍?还是被人骂了两回?还是一边的甜甜果心小声嘀咕道:“老大,你别臭美啦!谁会想你?更有谁会骂你?你那是鼻炎犯了,该吃药啦!”羽木笑了笑,吞了两颗抗过敏的药片宣布道:“时候不早了,大家都下班吧!”自己也揣了背包准备打道回府。沿路上,羽木的手机响个不停,尽是龙三太子、泡泡堂和茫茫然雪心发来的彩信。
      羽木打开手机,看到了两队人马发来各自享用的美食,惹得还没吃晚餐的羽木食指大动:“这几个小朋友呀,就知道吃。有好吃的也不知道叫我一起去!”其实,这位同事们眼中的羽木老大又何尝不喜欢玩呢?他也只比剑客书生和龙三太子大一岁而已。只不过,自己既然做了老大,就得做很多别人没做的事情,想一些别人想不到的情况。不过,做扛把子的感觉也不错。不是有几十号人管自己叫做老大么?如果算上论坛里的那些网友,也号称有千余人马了。
      说到那场网友见面会,俨然初具规模了。九成九的朋友都经过了确认并缴纳了每人五十元的活动经费,按照馨语飞扬的说法,虽然羽木自己掏腰包包下了茶餐厅的场子,但网友缴纳费用倒是一种长久之计:“反正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群朋友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只是苦了剑客书生与龙三太子他们几个铁杆烟民了:茶餐厅里属于禁烟范围,届时这些宝贝们烟瘾犯了只有跑到餐厅外面去一边抽烟一边享受来往车辆的尾气了。发了消息给两人说届时不要抽烟,实在想抽就在餐厅外面搞小活动。龙三太子回复道:“呵呵!这不错,烟草加上尾气,至少那还是混合型口味的。”关于这场活动,羽木已然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根据他的口头禅表述:“计划中……一切都在计划中……”
      至于那些收到的彩信,羽木老大统统带回了家里,挂在了论坛上的“美图贴吧”专栏,算作是自己支持自己的论坛:“我这个号很久没用过了,会不会被朋友们评价为长期失踪人口而从记忆里抹去呢?”不曾想那些帖子一经发表就有好几位网友跟帖,尽是发表思念羽木老大的说辞,一边又在咨询关于网友见面会的诸般事宜。羽木也乐得给大家说明白。在论坛里混了半个小时,又把那几张相片挂在了自己的微博上。若在二十年以前,就连最有想象力的作家也没想到眼下作品还能够这么写吧?至于茫茫然雪心和龙三太子他们两队人马,一队说要带几份真空包装的佳肴给他尝尝鲜,另一队则说要带两壶好酒来给羽木大人鉴定。羽木倒是笑得如此贴心:“跟着这群朋友混,吃香的喝辣的都有份。”

      话说,那一天晚上吃完晚饭,龙三太子等一干人马回到了住处水木山庄。虽然小客栈另有名字,不过几人依旧习惯性地那样称呼这所客店。大堂里,剑客书生依旧和那位女孩子坐在一起,喝着茶,桌前摆着几样花色茶点。书生随身带来的那些礼品已经不见了,很明显,那是交付给女孩收起来了。龙三太子上前拍了拍书生说道:“早点上来休息哦!”柔情心飞扬也上前拍了一下说:“给你打包了小笼包子,一会儿热给你吃!”泡泡堂依样画葫芦地拍拍书生说:“晚上了,少喝一点茶,否则容易失眠!”三人一溜烟地上了楼,留下瞠目结舌的书生在一边愣头愣脑地嘀咕:“你们几个怎么学我啰嗦呀?”
      在电梯里,年轻人们依旧在那里唧唧喳喳地评述着书生的事情。三太子道:“咳!书生重色轻友,连晚饭也不陪我们这些死党一起吃了。”泡泡堂说:“不过书生眼光不错,这女孩子挺漂亮的,而且身材好,脾气也温柔,还是服务性行业出身,懂得怎么伺候书生。”柔情心飞扬道:“呵呵!也难为泡泡堂你对这位女孩子评价那么高。都说美女之间都不太愿意捧对方的场子,总想把自己捣鼓得比对方强一块,我看未必。”龙三太子却一语道破了事实:“这事很正常,因为那是剑客书生的女朋友呗,又不是我的。若是那女孩子身边的男生换做是我,泡泡肯定吃醋;或者,刚才泡泡堂那些恭维的话换做我说出来,泡泡也肯定会掐死我的。”话说到这里,泡泡堂便作势要掐龙三太子。这时候电梯门正好打开了,三太子一边往外跑一边嬉笑着大声疾呼:“哎哟哟!不得了,九阴白骨爪重现江湖,大家快跑哈!”
      那一天晚上,也不知道剑客书生是什么时候回房间休息的。反正这小子纵然蹑手蹑脚地溜回房间,还是把素来警觉的龙三太子给闹醒了。出门在外,三太子总是睡得很浅,担心屋子里会有梁上君子光顾。装作在床上翻了一个身,偷偷睁开眼睛看是书生回来洗漱睡觉,这才放下心来:“书生素来不愿意戴首饰,这会儿手腕上怎么多了一串念珠?呵呵,敢情是那位女孩子回赠的吧!”待得书生睡下以后,一系列的举动证实了龙三太子的想法:书生从手腕上取下了那一串念珠放在随身的木盒子里收好,握在手里入睡,都舍不得放下——宛如抱着情人一样。龙三太子不禁偷笑:“书生这老小子居然还是个多情的种子!”
      第二天的行程,就开始游览前一次旅行时没去过的山头水榭,购物一条街。剑客书生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把紫色梦想也给约了出来。柔情心飞扬把书生拉到一边小声问道:“老板娘给紫色梦想放假啦?你给了老板娘什么好处才约了你家亲爱的出来?”书生道:“我买了两份香水,一份送给紫色梦想,另一份送给了客栈老板娘。那位阿姨是位爽快人,原来说无功不受禄。我说想约紫色梦想出来玩,还希望老板娘能放她几天的假,这才带了她出来。”龙三太子笑曰:“没想到书生是预谋已久的了。”
      买了几份礼品,书生和三太子各准备了一壶酒,打算回家以后交付给羽木大人当做礼物。柔情心飞扬在一边念叨说:“你们家羽木也快被你们俩培养成酒鬼了。”龙三太子说那不可能:“我们老大夫人管他很紧的,不会让他乱喝酒。”“啊?羽木老大结婚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泡泡堂在一边惊呼道。在她的印象里,羽木好像有女友,但还没到结婚的地步。柔情心飞扬道:“听他胡扯,反正他是在给他们几个送酒给老大开脱罪名呢!况且吹牛也不用上税。”
      剑客书生和客栈老板娘不知说了一些什么,回来的时候说要带紫色梦想一起坐返程的火车到那一座城市里谋生。其余三人觉得颇为惊讶:“书生你居然成功把情人给骗回来了?”书生笑了笑,没多作解释。还是老板娘指点的明路,说:“书生你既然喜欢紫色梦想,不妨带她回去吧!在你们生活工作的那座城市里,我们客栈开了一家分店,也正好毗邻你们单位。只不过那里可不像咱们这里山清水秀的,是以你们一直没留意。届时你们到了以后给我发一条短信,然后让紫色梦想去那家客店报到,他们会安排紫色梦想的工作。接下来这份感情该怎么经营,书生你是男人,该拿主意的时候得发表意见。”
      书生谢过了老板娘的成全:“只是此恩此德书生无以为报,容我将来事业有成时再报答老板娘的成全。请问您上下怎么称呼?”
      老板娘道:“报答就不用了,我名字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叫丁香花。”
      坐在返程的车上,吹着凉风习习的空调,一队人马都陷入了深度睡眠——连日来旅途疲惫,晚上又兴奋得睡不着觉,躲在房间里五湖四海地侃了很多很多,不缺觉倒是有鬼了。尤其是剑客书生与龙三太子,仿佛总有睡不完的觉等着他们来消受。而且两人出门在外旅行,不喝酒也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两位小朋友喝了酒就爱睡觉,倒也不惹事不生非。是以两人睡得比其余三位女同胞都深沉。至于说回到家里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剑客书生比较清醒:“只希望能协调好自己的事业、生活与爱情,否则只顾着讨好女友,我们恐怕都写不出文章来了。届时再也没有面目坐在这杂志社里混饭吃了。”

      龙三太子等人和茫茫然雪心几乎是同一天回来的,羽木老大也发表了由衷的感慨:“哎哟喂!你们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们啦!”至于说两队人送给老大羽木的礼品都堆得跟小山似的了,一天恐怕还拿不完:“你们真是太客气了,还带那么多礼品回来。呵呵!都是好东西呀!”虽然对这些礼品很感兴趣,但是羽木对这几位老朋友的感情还是不言而喻的:安排他们工作、要他们写好文章倒在其次,少了他们几个在平时生活里相互调侃逗趣,仿佛偌大一个杂志社也只有自己在这里没事逗着玩,有好几次都差点左手陪右手下飞行棋了。书生说:“老大你寂寞玄思的时候会不会也像周伯通那样钻研一套左右互搏术呀?”羽木则说:“我还没那么大的本领,只是你们再晚回来几天,我恐怕只有关了杂志社也出门旅游去了。”
      关于那场网友见面会,倒是有各路英雄悉数参加,尽是资深写手们拉了一点沾亲带故的好友。就像太阳花的男友上帝说我是神,堂兄仙飞天外;茫茫然雪心的闺蜜四季五爱,剑客书生的小情人紫色梦想。杂志社的这些朋友也颇为大方,带了这些沾亲带故的朋友,都替他们把活动经费给砍了下来。组织方羽木虽然很高兴,却也不免担心起来:“万一场地不够用怎么办?万一经费不够用怎么办?”剑客书生和龙三太子立刻站了出来悄声道:“老大,这个你不用担心,实在不行我们把餐厅楼上也给包下来。费用也不必烦恼,到时候我们力顶你哦!”羽木问他们有什么私藏来支持,两人却笑而不答,但心里却都有数:剑客书生这几个月里生活很节俭,所以没事就躲在角落里存钱玩,久而久之也存成了一个土财主;龙三太子那一次受伤,把那位美女司机吓得花容失色,塞了不少营养费和补偿费,加上三太子报销的医疗保险,竟然还小赚了一笔。两人相约,如果羽木组织网友见面会力不从心,就出来帮忙捧场,也算是对顶头上司有个照应。
      那一天,剑客书生带了紫色梦想去水木山庄的分店报到。负责人同样是位美女,叫做月下樱。要紫色梦想做一份简历出来,书生代劳,当网就做了出来交给紫色梦想。这份工作是有着落了,在工作期间也结识了不少朋友,有幻紫妖妖、冬眠ing的熊、小米等等等等。紫色梦想的性格也注定了她在工作上博得了好人缘。
      剑客书生近期经营中长篇,仿佛都上瘾了,说要把自己在杂志社的经历写成大中篇送给杂志社。羽木和馨语飞扬都极力赞成:“写成以后在我们杂志里发表吧!”只是,书生在写作时渐渐养成了熬夜的坏习惯,每每晚间写作时总爱泡一杯热巧克力来增加热量。一边喝着热巧克力,一边回忆起了当初在龙城物流公司打工的岁月:那时候书生还没读专升本,原打算在那家物流公司长期呆下去的。后来因为觉得手里的文凭实在不中用,便转而深造去了。尽管挥别了那一段岁月,但是当时做一休一值夜班喝巧克力的日子始终没有忘怀:“那时候,值班到深夜回家时,腹内饥饿,又不敢乱吃东西,所以只能回家以后泡热巧克力喝。现在想想,还真怀念那一段日子哦!”紫色梦想敲敲书生的大头说:“行了,书呆子,赶紧陪我去健身房吧!瞧你一身肉还对夜宵念念不忘?再不减肥就成大熊猫啦!”书生笑着辩驳道:“我是国宝我怕谁?想吃就吃不减肥!”

      那一场网友见面会,举办得如火如荼。按照小品里的描述,就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大队人马在那一家茶餐厅里集合,倒是论坛里的一大盛况。各式网友也悉数登场:灌水的,写书的,看到美女不走路的;挂图的,添歌的,喜欢聊天穷啰嗦的。会场上,剑客书生和龙三太子纷纷献曲,书生唱了一首《北半球的孤单》;龙三太子反串蔡依林唱了一曲《说爱你》,两人说要把这两首歌送给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子。最后此二人还临时成立了组合,一曲周华健的《朋友》作为本次活动的谢幕作品。会后馨语飞扬开玩笑地说,若是书生或者三太子里有一位是女孩子,那肯定会成为一对神仙眷侣:“难得你们哪儿有默契,不知道的朋友还真以为你们是情人呢!”。龙三太子立刻拽住书生说:“我们不介意搞断背的,以后咱们这个组合就叫背背山组合吧!”书生却甩开龙三太子作呕吐状:“拜托,我的口味很正常,别以为我性取向有问题好不好?”
      那一次网友见面会,可以说是深入人心,飞扬杂志社里的朋友们久久都无法忘怀。根据某位朋友的评述说,社里最深入人心的除了这几位王牌写手的经典作品以外,还有那一次见面会足以让大家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津津乐道。至于那以后的点点滴滴,也渐渐趋于平淡了。该写书的写书,该泡妞的泡妞,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剑客书生依然和紫色梦想打得火热,偶有拌嘴也是因为书生关怀过度,恨不得把紫色梦想当做小宝宝一样照顾:“我说书生,我又不是长不大的孩子,干嘛老是交代那些我都能倒背如流的生活常识?”书生吐吐舌头说:“人家不是心疼你嘛?”龙三太子却被泡泡堂照顾得红光满面,大有羽化飞仙的征兆,泡泡堂也尽享龙三太子的拿手绝活,经常能喝到他亲手熬制的花色粥类。龙三太子自恃熬粥的本领能在一个星期内都不重复,倒也博得泡泡不少的欢欣。
      此后又过了不知多久,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羽木大人邀请了剑客书生一起吃了一顿牛排。问及老大为何如此客气,羽木说:“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书生你请过我吃牛排。今天我回请你,算作是还礼了。另外我也有一件事情相求。”
      “哦?是什么事情?”剑客书生笑意盈盈地问道。看来这一顿牛排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吃到嘴里的。
      “以后论坛就托付给你照料了。”羽木叉起盘子里的牛排,意味深长地交代道。那一天,剑客书生也没完全听懂羽木的话,以为那是嘱咐他多写作品挂到论坛里。后来才知道,自那一天下午开始,羽木就设置了论坛权限,把书生设置成了论坛管理员之一。茫茫然雪心和馨语飞扬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因为老大素来懒散,不愿意多管论坛,才把这个烫山芋扔给你的?”
      剑客书生却笑了:“那是老大送给我的礼物。此后自己以管理员的身份出没于论坛,不知多久以后才会有朋友注意到这么一个细微的变化?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呢!大家,千万别浪费大好的青春哈!”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