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永恒(原创)连载中……  

2011-02-09 09:16:05|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逸芸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六点半的光景了。街上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也正是一天里唯一可以放松身心的大好光阴。《柔云傲竹》终于在下午完稿了,被羽木 誉为杂志社近期最有看点的作品。午餐时分馨语飞扬做东的那顿招牌牛排套餐到现在还让自己意犹未尽,于是决定晚餐买了一份意大利面条外加一份水果色拉给自己 改善一下伙食。
      坐在电脑面前,打算在博客里为自己的宠物猫写一点什么。那只总是爱在逸芸身边腻歪的小猫是一位朋友送的,他有个别致的英文名字叫做Yafeng,并自称 自己前世也是一只通灵的小黑猫。于是,Yafeng和小黑猫都成了那位老朋友在网上的马甲。在万雪飞扬的那个专属论坛里,他也是是众多的非本部门工作人员 之一,总是有这样的热心朋友视文字为自己的存在意义,若非能当个作家出版成册的小说或文集,至少想做个合格的草根写手。
      当初,Yafeng头一次尝试投稿,便选择了《飞扬梦想》。当时他还在大学里默默无闻地写着论文,待写成之后发现自己居然也有能力完成万把字篇幅的作 品,自然是建立起了不少的信心。那一篇处女作被编辑部采纳时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看中Yafeng的便是逸芸了,于是作为回报,Yafeng问及了逸芸有 什么想要的礼物。
      “我呀?喜欢猫咪,能送给我一只么?”从不轻易接受别人礼物的逸芸此时却爽快地提出了要求。于是,身边多了一只浑身乌黑的胖猫作为形影不离的朋友。
      这时,逸芸的QQ忽然滴滴滴跳了起来。打开窗口,却是龙三太子来的消息。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钟,已然到了十点半。
      “怎么还不睡呀?”逸芸好意地问道。
      “嗯,你也一样么!”龙三太子习惯性地在每句话后面挂一张笑脸,或是坏笑,或是呲牙,抑或是苦笑,仿佛对应着他的心情一样。
      “我想,你一定是在等你女友的电话吧?”
      对方沉默,半分钟以后才回了一个“是”字。虽然在单位里龙三太子总是以自己有了女朋友为骄傲,可是他过的似乎并不如别人想象的那么幸福。只有在深夜里无 意间和他邂逅的人才知道,原来平时乐观豁达的三太子,也会如此寂寞。每个星期他和女友见一次到两次面,熟悉龙三太子的朋友总是说,能从他第二天的脸色就能 看出来前一晚和女友是高兴了还是吵架了。尽管他始终不抱任何评价,可是细心的逸芸却看得出来,近一个月以来他的苦瓜脸出现的几率比过去高了不止一倍。
      “我能理解,你最近因为这段感情费了很多心思,也很累。”逸芸总能看穿龙三太子的心事。三太子回了个大拇指,算作夸奖,却依然不做过多解释。他眼下是在对着电脑发呆?还是在思念那个她?逸芸也只有猜想了。
     “说真的,作为朋友我要提醒你,这样郁郁寡欢对身体伤害很大的。既然你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结束这段恋情?做人总需要为自己考虑一些的。”
      龙三太子沉默了很久,才回复道:“其实,有时候并不能以自己舒服不舒服来决定事物。或许,我终究是个容易把心交给别人的愣头青了。对也好,错也好,也许所谓的开始和结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逸芸看着这段龙三太子留下的话,很久都没能明白其中的意义。而龙三太子,却已然悄悄下线了。
      逸芸沉思片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希望你还没睡着!”

      半开的窗户,不时地吹进缕缕微风,并未带进任何的寒意。夜色阑珊下,龙腾大厦七楼的某间办公室里还亮着一盏孤零零的灯。若是过路人忽略了这盏万家灯火里最不起眼的亮色,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正如点亮这盏灯的主人,同样是个平凡渺小的打工仔。
      转眼间,剑客书生来杂志社也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前不久见了几位老同学,那场景还历历在目。
      零叶草、深夜、折了双翼、剑客书生,是H大学工商管理系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同窗好友,也是校文学社的资深写手。因为四人在文学社里卓越的表现,历来被誉 为H大学文学社的四大名侠。零叶草、深夜,擅长散文随笔,折了双翼则工于诗词曲赋,至于剑客书生,则把民间传说与自己最熟悉的武侠小说融会贯通,着实连载 过不少的名篇。这一次见面,属于叙旧,也为剑客书生能顺利跻身文化传媒领域开一个小小的庆功会。
      毕业以后,四人都开始了各自的生活。零叶草考验了,并回到H大学继续读硕博连读;深夜则进了一家外资企业当了广告策划。剑客书生和折了双翼也留校当了教 职工。书生眼下的跳槽倒并没有被双翼耻笑为叛徒,而是觉得原本书生所在的宿教管理部的确不适合书生长期发展:“工资少,没有晋升期望,更没有书生的用武之 地;平时宿教管理部人际关系复杂,勾心斗角的生活也令书生身心俱疲了,所以这次也该着书生换个工作。我们力挺你啊!”
      好友们的支持和理解,书生颇为感激。临分手的时候,折了双翼托书生想办法制作几张教室和宿舍的平面图,书生自然推脱不得。所以当晚便回到了单位,打开电脑埋头苦干起来。
      若说在家里也一样能做出折了双翼需要的那几张平面图,只是尽管眼下书生已然换在了新单位工作,还是有些怀念当初的那种生活规律:每半个月总是有一天要在 单位值班守夜,应对学校宿舍里随时可能发声的突发状况。当然了,如今的杂志社可是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来让书生负责的。
      点上一支烟,提了提精神,完成了最后一个楼层的平面图。剑客书生眨眨干涩的眼睛,把平面图挂进电子邮件给了双翼,便关掉了所有的电源收拾回家了。一路 上,吹着冷风,不经意间在街对面望见一条身影——那是龙三太子,正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转悠着。“眼下正是周末,这小子不去陪他女友,在这里瞎逛什么?”书 生暗暗纳罕,悄然赶了上去。
      轻轻地拍了拍龙三太子的肩头,倒把这个傻傻的男生吓了一大跳。见是书生,一张苦瓜脸上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堪的笑意。
      “怎么?还是因为感情纠葛么?”书生好心地问道。龙三太子默然无语地点了点头,书生心下已然有底了:敢情这小子八成又和女友吵架了,只怕这会儿连饭也没吃呢!
      于是书生不由分说地把龙三太子拉进了龙腾大厦对面的那家小烧烤店里,要了一桌的肉串,以及若干瓶啤酒。也幸而,那日同学聚会没花完兜里的私房钱,不然今晚这条好汉剑客书生可装不起。
      夜色,就在两人有吃有说、对饮对话中悄然流逝了。也不知喝了多久,也不知喝了多少。反正书生对当晚唯一的一点记忆就是迷迷糊糊地把龙三太子送回了家,并亲手把他按在床上要他好好地睡一晚,自己也摇摇晃晃地打了出租车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