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天下(连载中……)(原创)  

2012-01-14 16:36:44|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老大寒流请假了,就在他太太生宝宝的前一天。

杂志社上下很多员工对这条新闻的看法仿佛都不一样。大多数人对此仿佛并不关心,只考虑着怎么写文章,怎么换稿费,泡什么小姑娘,谈什么恋爱,娶什么样的媳妇抽什么样的烟……对老大的宝宝最关心的无外乎是那么几个人……

茫茫然雪心总是盘算着,哪一天非要掐一下小宝宝的脸庞不可:“哼哼!老大的小宝贝,掐着肯定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逸芸则拉着馨语飞扬悄声道:“我们俩都做姑姑了!到时候多问老大要两个喜蛋回来吃!”逸芸发了短信给书生报告,书生回复曰:“呀!我当叔叔了!孩子百日的时候我得出血了!”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往往会有不同的反应,仿佛这也是传说中的众生相吧!

不知哪一天,寒流的桌上多了两罐进口奶粉,谁也不知道这出自谁的手笔。是善解人意的逸芸?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茫茫然雪心?抑或是高深莫测的剑客书生?这桩事到后来很久很久都成为了一桩“悬案”。

只有馨语飞扬在某一次不经意间推断出了其中的原委。难得小唐最近忽然间一改往日的不修边幅,总是把自己梳妆打扮得纤尘不染,活脱脱一副白衣书生的模样。馨语飞扬打趣道:“小唐你这是不是恋爱了?”小唐却和目前负责人事管理的馨语飞扬报告了起来:“也许我国庆节前夕会请一个星期的假,因为我想去北京玩。”

馨语飞扬仿佛能一眼看穿小唐的想法,冷冷地道:“是去北京找留香袋玩吧?只希望你能知道你在干什么。”

小唐忽然露出一副难得的成熟表情,叹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感情和行为。若是眼下我有了女朋友,北京之行肯定要搁置下了。我不会因为一个网友和我女友互生嫌隙。”

馨语飞扬不由得笑了笑:“看来是姐姐我多心了。老大桌上的奶粉该不会是你想拍马屁吧?”

小唐没有反驳:“那可不算拍马屁,充其量也只是表示友好而已。”转念忽然发现这等于是默认了那是他送的礼物,只有慌忙捂嘴,但说出来的话俨然无法收回了。

馨语飞扬依然温柔地摸摸小唐脑袋,宛如对待一个淘气的小弟弟。当初,她和逸芸关照过这小伙子多出门走走,多交一些朋友。眼下的小唐在单位里和同事们打成了一片,大家总是爱逗一下这个大龄未婚男青年,他倒丝毫不介意,有几分度量;虽说有了去北京玩的计划多半是因为留香袋,但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至少可以让他趁着此行拓展一下视野。

“这样吧小唐,光给奶粉寒流也只觉得是你这是作为朋友的义举,你回上海以后交一套作品出来,那样老大会更欣赏你的。好吧?”馨语飞扬提议道。

“嗯!一定哟!”小唐应声道。心里却在嘀咕:“呀!这跟小学里的秋游一样哦!回来还得写作文呢!”

折了双翼泡了一杯茶,坐享夜里值班的那份宁静。依然翻东北猫藏在单位里的小说书看。每每东北猫和他打趣,说他再翻自己的书看就要问他要租金了,也只是说说而已,每每东北猫早已看完的小说书册,考虑到折了双翼还没看完,依然会在单位多放几天,免得这位老哥哥没看完全本憋着难受。

折了双翼倒是觉得这位小兄弟难得有大老爷们少见的体贴。这倒不是贬义的话,因为素来都是东北猫照顾他女友的时候多,而女友照顾他的时候少,每每被身边的朋友夸奖一句:“你对你女朋友可真好!”东北猫也只是乐呵呵地说:“男人嘛……自然得比另一半强一些了。”

那一天,从外地旅行归来的折了双翼给东北猫带回一整条烟来,属于当地比较高档的名烟,让这只猫咪实实在在地过了一次嘴瘾。女友却急了:“好嘛,让这个烟鬼揣上一整条烟?那岂非是老鼠掉进米缸里了?”尽管每次都这么说,女友还是允许他偶尔抽上一根,只是每天不能超过五根。于是,这一条烟足足让东北猫享用了一个半月。

很多时候都在想,若非和东北猫共事,那折了双翼会不会感到寂寞?东北猫也总是说:“得了吧翅膀老兄,你太给我面子了!世界上少了我东北猫地球还不转了啊?想那么多干嘛呀?”尽管总是自问没有东北猫的小说,每个月的值班周也能过得很逍遥:打打网页游戏、捣鼓捣鼓微博、写写博客、发发短消息,但若是哪天这对朋友中任何一个离职去其他单位另谋高就了,寂寞的不光是其中的另一个人,就连整个团队也会一夜间仿佛少了一些什么。

科长清风明月总是调侃两人:“这两个家伙很有激情。”单纯如东北猫始终没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笑嘻嘻地回应道:“那是,跟你比起来我们还年轻呢!”只有折了双翼问及此言总是容易把喝到嘴里的那一口茶水给喷出来:“我和东北猫不是基友!”后来的某一天,折了双翼在私下里总算让东北猫知道了所谓“基情”、“基友”和“基佬”的概念,东北猫也不无恼怒地在清风明月身后狠狠地啐了一口:“你个科长,竟敢阴我!看我回家拿针扎你!”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问题上东北猫的表妹梦琪倒是更有幽默感。每每猫咪向她提起这位死党折了双翼时,梦琪也调侃地道:“就是你家的基友呀?改天让我认识认识?”东北猫闻听此言也总是发飙:“死丫头,找劈啊?”

折了双翼对此倒是东北猫的表妹梦琪值得一见:“见美女是我平生的一大业余爱好哦!只是我始终在想,东北猫你究竟有多少表妹呀?”不光是折了双翼,单位里所有的朋友都对此抱以深深的好奇:仿佛猫咪每一次都会带表妹来单位玩,每一次都带不一样的表妹,就连作者大人都没弄明白这一群所谓的“表妹”里,哪一位是他女友,哪一位是他真表妹。

这只猫咪也始终嘀咕:“谁让我七大姑八大姨比较多呢?亲戚多了,表妹自然也多。我女友也混在这些‘表妹’里,大家自己去猜咯!”

难得领导不在单位,绝伤买了一壶康师傅茉莉花茶,倒在他那只硕大的搪瓷茶杯里慢慢享用。稿子早就完成了,眼下正在盘算这个月究竟能拿多少稿费。虽然他也是万雪飞扬的一大主力写手,但自视平时懒散得惯了,只要闲下来就想吃一些什么喝一些什么。

曾经做过一件很牛的事情,在单位对门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瓶黑啤酒,故嘟嘟地灌进了他的塑料水壶里,空瓶子则扔进了附近的废物箱。晃晃悠悠地带着这一壶黑啤到了出版社上班。同事说:“阿伤你怎么上班还喝酒?我都闻到啤酒味儿了!”绝伤却说:“你说啥呢?我喝的是可乐!”谁也不会去核实他那只酒壶里装的究竟是不是可乐,老大也懒得去和这个酒鬼较真。

当然了,拿黑啤冒充可乐的行径也只能偶尔为之。谁也不喜欢上班时间喝酒的同事,领导也不喜欢终日喝得浑浑噩噩的下属。人生难得逍遥,大部分时候还是得克制自己的欲望。正如手里这款网页游戏,绝伤一直很喜欢,只是不能经常玩。寒流曾经无数次有意无意地提起:“绝伤啊,你我都是大男人,贪玩是合情合理的。但希望你以办好本职工作为前提哦!”

绝伤近期的作品自认为还算不赖,但在馨语飞扬眼里依然可以挑出这样那样的毛病:“整个故事情节都不错,但绝伤你居然把平时抽什么烟喝什么酒都写进书里了,这有植入式广告的嫌疑哦!赶紧改改,不然老大那里不好交代。”绝伤立时蹦起三尺高来:“大姐头饶了我吧,我这就去改,不然寒流大人会扣我稿费的!”

紧赶慢赶,终于在馨语飞扬规定的时限内完成了修改任务。仿佛老大自从有了孩子以后,馨语飞扬和逸芸便体贴地成了他最具实力的助手,帮助他打理一应没能照顾周全的事宜。“这两个细心的姑娘家还真是温良贤淑哦!”绝伤大人不禁犯了花痴。仿佛有了闲工夫,他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活跃了,“将来我也想找这么好的太太。”

离午餐时分还有很长时间,正盘算着中午是不是喝一顿酒以示庆祝杰作大功告成,手里无意间点开了那套名为《武林英雄》的网页游戏。还记得那一年是剑客书生介绍他进来的,申请的帐号到现在好没忘记。那一年书生总是开小号欺负绝伤,把他打得遍体鳞伤,只得买了大堆大堆的药品疗伤。后来,绝伤的号练成了无敌神功,又折返过来把书生的号打个半死。时至今日单位里还把这两个在虚拟世界里斗殴滋事的老哥们戏称为“游戏狂人”。

只是最近书生仿佛总是不在游戏里,于是绝伤也疏于在此游戏里修炼了。绝伤在办公桌上的日历里注明了书生出差作人才交流的日期,不知道是为了怀念还是因为感伤。但正如逸芸所说的那样,一个整体一旦要经历这样或那样的改变,终究有些人是不适应的。

“改天把小唐也拉进这游戏里。”绝伤思忖道,“给书生多加一个可以欺负的人哦!”

深夜买了一份全家便利店的盒饭回学校里享用。虽说在学校里的饮食都很便宜,在当下的经济形势里还能靠五六块钱混一顿饱餐也算是世外桃源的标准了。可纵然是如此低廉的伙食经费,还是有很多朋友抱怨大学食堂伙食恶劣,甚至在网上写过不少文章批判,不乏有恶心人的情节。深夜无奈地笑笑:“人心不足蛇吞象,嫌单位伙食差去外面吃呀!”

吃全家便利店的盒饭,对深夜来说已然是改善伙食了,在同时阿姨的眼里却属于糟蹋钱的败家行径:“比学校里的红烧排骨也抢不到哪儿去呀!还收你十块钱?还不如去食堂吃饭呢!”

“咳!说学校里的伙食不好是你们,说外面吃饭不实惠的也是你们,真不知道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深夜嘀咕了一句,没让任何人听见。

躲在办公室里吃盒饭的时候,一边登录QQ和好朋友们聊着。剑客书生的头像始终暗着,墓志铭似的个性签名却改了。曾经跟他开玩笑说:“书生,你什么时候诈尸了出来改的个性签名?”书生反驳曰:“我这可不是诈尸,我是凤凰涅盘!”惹得围观者无不呕吐……

脚边那一壶白酒,始终没有勇气拆出来喝掉。尽管深夜不是滴酒不沾的文弱书生,也属来自山东的好汉,但对白酒仿佛不那么来电。那一天,折了双翼参加了单位组织的献血员工疗养,从四川带回了那两壶五粮液,送给平时关系最好的深夜和东北猫。由于深夜不抽烟,而东北猫却是个烟民,所以带给猫咪的礼品里还多捎了一条烟。在高校后勤工作,虽然比外面的白领阶级稳定得多,但收入却往往赶不上大企业。所以东北猫和深夜都很好奇:“你哪儿那么多钱买回来名烟名酒的?莫非你爸是李双江?”折了双翼却一本正经地道:“靠老爹的男人没出息,我这些礼品都是自掏腰包的。至于我哪儿来的钱嘛……天机不可泄漏,反正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哈哈!”

“不如就把这瓶酒带回家去送给老爹尝尝鲜吧!老爹爱喝白的。”深夜思忖着,“明天去寄一个快递,看来得按照易碎物品和贵重物品邮寄了!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