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天下(连载中……)(原创)  

2012-01-17 13:21:32|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小唐拖了一只硕大的旅行箱,身后背着一只黑色单肩包。这套装备昨晚准备了一夜,始终在盘算是否还要给留香袋带一些上海的特产过去。打电话去问及她爱吃什么,留香袋却笑着说:“小唐,你拿我当你家女朋友宠了,我可受不起哦!”眼见自己的“阴谋”被留香袋看穿了,小唐也只有自作主张地买了两盒糕点,塞在他身后的单肩包里。从前给某位心仪的女孩邮寄过这样的糕点,虽然柔情,两个人最终还没能走到一起。每每念及此处,小唐总是忍不住一阵哀伤。

坐在通往北京的高铁上,噼里啪啦地发送着消息。火车开动的那一刻,小唐发布了那一条手机微博:“本人启程,提前祝大家国庆佳节快乐……”一串省略号,说不尽的百转千回……

看到这一条微博的朋友无不发来消息:“小唐,你去哪儿啦?”小唐不厌其烦地回复道:“我去北京,探望一位至交。”一夜间,忽然发现还是有那么多朋友即使平时不太聊天、不太说话,甚至不太发消息,但依然会默默地关注着自己。这点难能可贵的感动,仿佛也触动了小唐的灵魂。“回上海的时候得带一点特产了,谁给我发过消息的我就给他一份哈!”

留香袋的消息来得相对晚一些,仿佛是为了见面时的接见犹豫:“我在考虑是不是提前出门来火车站接你,因为北京的交通实在糟糕,我担心赶不上你的脚步。”

小唐却笑了:“姐姐呀,你随意哦!这么受宠若惊我会不习惯的。况且到了北京我第一件事肯定是抽一根烟解解馋啦!”

风驰电掣之下,小唐也终于明白为何高铁得用秒速来计算。事后跟好友们形容:“要知道高铁有多快?就连过站时路牌都看不清楚了。”馨语飞扬说这个时候铁路局得感谢小唐的慷慨:“在这样的敏感时间还有勇气支持高铁,的确是一个替国家分担难处的好公民哟!”

小唐对馨语飞扬的话不无反对:“我主要是怕坐飞机,毕竟我又不会飞,怕飞机掉下来哈!况且飞机票比火车票贵多了,我还是宁愿在高铁上多耗几个小时的。”

手托着脑袋,小唐仿佛已经看到了留香袋的靓影……一如QQ里聊天时那样的朝气蓬勃、英姿飒爽。“谢谢你能陪我,完成这段奇幻旅程!”

看到小唐那一条微博的不止茫茫然雪心一个人,但只有雪心忽然发现自己俨然有很多日子没有旅行了。还记得那一年,剑客书生、龙三太子还有泡泡堂跟着柔情心飞扬去外地某处玩,后来经茫茫然雪心推荐,那一年万雪飞扬组织单位员工旅行时,就安排去了水木山庄周边景区游玩。虽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很热闹,也有团购价可以优惠,但有时单独的旅程仿佛更自由,那份宁静、舒适与惬意往往是都市人无限向往的。

仿佛每个月总是有那么几天什么也不想写,也什么都写不出来。“也许我同样得出去走走了,就当作是采风吧!”茫茫然雪心心道,“也许哪天人在旅途时正好和写作灵感邂逅了呢!”

掏出手机打通了柔情心飞扬的号码……

小叶子迷迷糊糊地完成了当天的写作任务,多少显得有点像“行尸走肉”,梦游似地走到吸烟区附近。掏了好几遍口袋还没找到烟,这才想起来原来是自己出办公室的时候忘记拿出来了。正欲反身去拿,身边却递来一支大卫杜夫。

“嘿!原来绝伤大人爱抽外烟哟!”小叶子奇道,“因为外烟够劲吧?”

绝伤撇嘴挤出一丝笑意:“哥们我是重口味。也不知道合不合小兄弟的习惯。”

还记得是住在小叶子家附近那个老外,每每见他去对门的烟草店买烟时,总是习惯性地要一包大卫杜夫,所以他一眼就能认出这款著名的外烟产品。有时候小叶子也嘴馋地买上一包尝尝鲜,却对外烟系列颇感好奇:“明明比烤烟口味重,有害成分却比烤烟少,这是为什么呢?”

“对了,现在小叶子你被分配到了鬼话专栏去写鬼故事了?听说你还经常熬夜来写鬼话连篇?就不觉得怕呀?”绝伤调侃道。

小叶子点点头,没有否认。

“你们写恐怖故事的朋友真奇怪,明明怕得要死,还那么喜欢写,那么喜欢看。”绝伤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想法的朋友。

“这很正常。”小叶子解释道,“正如很多爱吃辣椒的朋友,明明被辣得汗流浃背泪流满面,依然爱吃。我们写恐怖故事、看恐怖小说的朋友也一样,明明怕,还喜欢这份刺激。”

“呵呵!勇气可嘉!佩服!”居上对小叶子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

小叶子倒腼腆地笑道:“其实,我是个很胆小的人。正因为我胆小,所以知道人心里究竟在恐惧些什么。把这些我所认为是恐怖的素材写进小说里,往往会引起读者的共鸣,也能塑造出一个个成功的故事。所以恐怖小说家门都不像世人所想象的那样胆大包天,只不过善于了解人心里究竟在恐惧些什么事情。”

绝伤忽然觉得这样的逻辑多少有点不可思议。在万雪飞扬出版社,绝伤属于诗文组,却往往无法理解他们小说党是怎么能构思出如此幽默的、离奇的甚至是荒诞的故事。正如小叶子也始终觉得奇怪:“绝伤,你们写诗的怎么都如此诗兴大发写出这些行云流水般的诗词曲赋呀?”看来同样是写手,同样在万雪飞扬供职,依然得遵循“隔行如隔山”的定律。

小叶子和绝伤总算抽完烟回来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俩究竟抽了多少根,反正带进办公室的那一股烟味着实呛人。“这两个烟鬼,早晚变成熏鱼!”茫茫然雪心道,“这绝伤真是的,总爱带坏小朋友。剑客书生来了,被他调教成了烟鬼;小叶子来了,也被他教育得烟瘾奇大。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

在茫茫然雪心身边唠嗑的逸芸笑了:“心心大人,你好深的怨念哟!谁都知道你是跆拳道高段黑腰带得主,绝伤那样的三五个都不够你劈的。”

茫茫然雪心道:“让他欺负我家小叶子。哼!”转头便去招呼小叶子,只见两人低声耳语了几句,小叶子便如临圣旨一样跑出了杂志社。

逸芸翩翩地过来雪心身边,好奇地问道:“他干嘛去呀?怎么一溜烟就被你忽悠跑了?”

茫茫然雪心笑嘻嘻地道:“也没啥,我让他给我买一壶利趣拿铁。哈哈!这小朋友还真听话。”

逸芸作势欲倒:“心心啊,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当初你爱差遣书生给你跑腿买东西,结果他被寒流调走了;后来你转而欺负新来的小唐,结果他请假旅游去了;现在小叶子会不会被你弄得冬眠呀?本大小姐表示非常怀疑。”

茫茫然雪心倒并不介意逸芸这么开玩笑:“我也不白用他们呗!我给小唐和小叶子介绍对象还不成吗?”

逸芸顿时哑然,已经在构想这两个单身的小朋友跟在茫茫然雪心身后唧唧歪歪地索要女朋友时是怎样的情景了。

九月三十日,星期五,天气晴朗。多日无雨的状态下,这座南方城市忽然也变得略显干燥。天气预报已经连续多日报告说近期空气质量略显恶劣,可吸入颗粒物指数明显升高。单位上下无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不停地喝水以应对干燥的天气。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同事朋友显得嘴唇干燥、开裂,皮肤也变得毛毛糙糙,仿佛脱了水的白菜。

这两天倒是乐坏了水站小老板明月清风。因为各大客户的订单量猛增,所以接连数日水站的销售额猛增,致使近一个月里的利润成倍增长。手下送水工东方虚竹始终调侃道:“我说老板呀,生意那么好你也不给手里的纯净水涨价么?我们都盼着那一天呢!”

清风明月总是嬉皮笑脸地回敬道:“虚竹兄,做人要厚道。眼下天干物燥,咱们再靠涨价来聚敛钱财,那岂非成了大发国难财了?”

东方虚竹倒是有点急了:“那既然最近生意那么好,干吗不给我加工资呀?我都穷得快揭不开锅咯!”

明月清风不急不缓地道:“额,半年前不是刚加过么?怎么还要加呀!是不是谈恋爱了控制不好荷包了?”

东方虚竹吐吐舌头道:“这都让你发现了,老板你不会是FBI出来的吧?”这小老板与小工人阶级之间仿佛总有开不尽的玩笑。尽管东方虚竹在明月清风的水站里做送水工已有三个年头了,依然顽强地生活在这片在旁人看来待遇并不丰厚的地方。在旁人看来,明月清风开出的条件勉强可以维持生计,并不是最理想的工作,但工作量并不强,一天里总有那么几个钟头可以留给东方虚竹发呆、写书、发布些许的文字。在对门的万雪飞扬出版社,东方虚竹早已出入无数次了,不仅送水,有时也交一些近期的作品,不少都刊登在了《飞扬梦想》杂志里,换取一笔稿费作为每月的额外收入。

虽然也有不少朋友建议东方虚竹跳槽:“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发展空间,不如出去走走,即使做不了高级管理者,至少可以积累一下社会经验。”东方虚竹却悠悠地问道:“呃,那跳槽以后有没有业余时间和私人空间来写东西吗?明月清风能给我的,别人未必愿意给哟!”

后来的某一天,明月清风从家里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来店里送给东方虚竹道:“知道你喜欢写作,这电脑就送给你吧!只是写作也需要节制,别荒废了你的主业就是了。”

不止一次怀疑这台电脑是明月清风淘汰下来的废品,因为配置低得实在让人提不起精神。不过对东方虚竹来说,这已经是明月清风绝佳的赏赐了,毕竟老板默许员工可以在上班时间从事私人写作并不是任何单位都能做到的。

“喂!虚竹兄,暂停一下行吗?别做白日梦了!”明月清风朗声打断了东方虚竹的遐想。

“嗯,老大有何吩咐?”东方虚竹定了定神问道。

“去,给你一个面见万雪飞扬第一大美女逸芸的机会,顺便把这两桶水送过去!”明月清风从水站里屋推出两桶水来吩咐道,“还有,他们上次欠我两桶水钱还没付,这次你一并催他们交给我!”

堪堪把那两捅农夫山泉装上三轮车,东方虚竹一路唱着《国际歌》,风风火火地赶去了万雪飞扬出版社……

群星天下的地盘上,仿佛也深受周末综合症的影响。九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员工们早已没有了上班的兴致,早早地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商讨国庆长假去什么地方玩。社长水之一方倒也并不介意:反正大家都把工作完成得像模像样,何必硬逼着他们还规规矩矩地坐在这里装作忙碌呢?

“只是不知道小唐这家伙怎么样了,居然去万雪飞扬还未满一个月就请了一星期的假,说要去北京面见女网友?这唱的是哪一出嘛!”小唐和一位北京的女网友相聊甚欢,这点水之一方是知道的。几次想劝他放弃网恋的念头,小唐总是一脸茫然地反问:“我和女网友聊天就一定是网恋么?”对此水之一方也无从定夺。

“得了吧小水,小唐这家伙好着呢!”万雪飞扬的老朋友馨语飞扬道,“小唐只当那位北京的女孩做姐姐,去一次也无可厚非。前几天他还发来彩信并跟我报平安呢!”

水之一方上午时也发了消息给小唐,这臭小子立马就回复了:“回来的时候我给老社长带一只全聚德真空包装的烤鸭子吧!味道肯定不错。”水之一方回复佯怒的表情:“少拍马屁,你回来多写几篇文章我就谢谢你了!”

抬腕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水之一方关掉了电脑和饮水机,一路经过写作区域时宣布道:“徒儿们,下班!咱们节后再见!”

整个出版社也在一片欢腾里迎来了长假的正式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