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天下(连载中……)(原创)  

2012-02-10 09:00:52|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过了国庆黄金周,好像每个人都有点缺乏激情。这也难怪,哪个经历了九月三十日的朋友没体会过十月八日的奔溃呢?小唐坐在电脑面前,始终瞪着显示器目不转睛地看着当天的新闻,但只要细细观察一下他失神的眼光就知道他正想心事呢!一旁的绝伤还在打趣呢:“怎么啊?写作进度缓慢是不?写不出就别写呀!来,先把烟给点上!”说罢甩了一支大中华到小唐面前。

小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接过烟差一点就在办公室里点上了。若非一旁的逸芸拍拍他提示去吸烟区,没准他就公然带头造反在禁烟区抽烟了。“带一根烟,浪迹天涯!”小唐撇下这一句话,让逸芸不禁疑惑了:“真弄不懂你们这些老枪,烟有什么好抽的?还那么难闻哦!”

吸烟区里早已是人满为患,一群陷入写作瓶颈的写手们扎堆在此吞云吐雾。小唐不禁纳闷:“每天都有那么多写不出文章的写手,天知道这出版社是怎么生存的。”不过这也难怪,自己写过一部作品以后,不也有一段日子什么都不想干么?

一边的小叶子把小唐从人堆里翻了出来,拽着他道:“怎么样?北京好玩么?”

小唐一脸坏笑道:“北京是咱们用来旅行的,不是玩的。”

“得了吧,你不玩?等于叫猫咪不吃鱼哦!”小叶子打趣道,“长城去过么?”

“呃!”小唐顿时语塞,因为他此行只是为了探望留香袋,景点也只游览了天坛和故宫,许多好地方都没去成。虽然一直觉得,能见到留香袋,能陪她在一起就过得很快乐,但回来以后也少不了让人耻笑:“合着你小唐去北京就是为了个女人哦!”

“其实,没去也没关系。”小叶子道,“虽然号称不到长城非好汉,但在咱们心里都已经去过长城了。试问普天之下的好汉哪个不像我们一样有情有义心怀天下?”几句话一说倒把小唐给说乐了。

“只是,最近仿佛写不出什么好作品来。”小唐说,“虽然写下了去往北京的游记,虽然觉得这是趁势再写一些什么的大好时机,但仿佛一时间什么都写不出来。也许是……时间过得太快,灵魂都赶不上了吧!我的灵魂还留在北京呢!”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正如你的‘邻居’绝伤大人一样,他有时个把月才写得出一首好诗来,没作品问世时候不也一样活得有生有色?”小叶子道。

“那么寒流大人也只有喝西北风的命咯!”小唐也不忘记在背后调侃一下社长大人。今天他老人家又搞失踪了,养家的男人伤不起哟!

“那也轮不到你担心呀!”小叶子解释说,“除了这些镇守报社编纂期刊的同事们,还有很多民间的写手也很喜欢本社,除了拿中短篇散文小说来投稿以外,也会拿着各自的长篇作品找寒流商量,问能否在本社旗下出版。寒流大人对这些作品还得挑挑拣拣的呢!”

“晕!我说呢!难怪这些家伙们光顾着抽烟,作品也写不出多少,寒流大人一点也不急。在编写手的底薪很少,但是稿费却高得惊人。也是寒流的明智之举。”

小叶子望向窗外,静静地欣赏着这座城市上午灿烂的阳光。远处的那栋厂房,依稀带有上世纪中后期的风格。在阳光的映衬下,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写作这东西,逼是逼不出来的。唯有自己肯写才是王道。”小叶子若有所思地回头对小唐说道。

水之一方和寒流坐在那一处蔷薇果茶楼里闲谈。因为馨语飞扬的推荐,寒流也渐渐对这家茶楼情有独钟了,所以每次招待客人总是选择这处静谧安详的所在作为会客地点。

水之一方表情尴尬,不知道是因为书生受伤觉得亏了,还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跟寒流大人交代。先是问候了寒流一家老小的身体状况,再对他的眼光追捧了一番:“这地方真不错,环境好、点心口味也不错,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老板娘很漂亮。”

寒流被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给逗乐了,倒是大将风度地说道:“书生那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给他交过社保。另外,你也知道养伤阶段对于一个写手来说有多么无聊,所以我敢打赌他肯定会抱着厚厚一摞作品出院的。对此老兄也别太在意啦!”

水之一方嘿嘿一笑,答曰:“嗯,我懂的!小唐他们几个在你那里还算听话吧?”

“我的考核依据是能给我写文章的就是好员工,至于说迟到早退或者连续请假的我并不责备。”寒流道,“目前为止他们几个都很乖,写作很努力,作品也不错。”

“那敢情好。如果他们哪个不听话,你就打他屁屁!”水之一方喝了一口杯中的铁观音道。

“得了吧!咱都当爹的年纪了,杀气就不要这么重了。”寒流掏出一盒万宝路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顺便扔给水之一方一根作为礼节。之前为了要孩子,也为了照顾妻子,所以过去的两年里也没喷过这种会冒烟的小妖精。两人在茶馆里偷偷摸摸地抽着烟,惟恐让美女服务员或老板娘揪住。其实他们俩并不知道,老板娘蔷薇会结蔷薇果俨然认得出寒流就是那处万雪飞扬出版社的社长,即使看见他在自己店里抽烟也不会责怪。而不知情的寒流依旧以为自己只是这家店的酱油党。

“只是书生的伤着实让他非常不爽了。曾经听他说过,宁愿被人打断腿也不希望上肢或者脑袋受到半点损伤,因为他得靠头脑和双手来写作。”水之一方也曾听说过书生这种奇怪的说辞。

“那是,但是如果能保证自己不受伤不是更好么?”寒流调侃道,“况且这段日子里他有好吃的好喝的供着,身边还有紫色梦想这样的美女陪伴,十个男人有九个更希望这么泡着病好哟!”

“呃!我怎么没想到呢?”水之一方摇头道,“看来这小子归队的日子也遥遥无期了,根据他的个性肯定要多泡几天才回来的。哇哈哈哈!”(画外,装扮成兔斯基形象的剑客书生狂打喷嚏,一边嘀咕道:‘咋又有人说我坏话呀?阿嚏……’)

折了双翼走在下班的路上,仿佛沉思着,也仿佛在欣赏沿街的风景。最近很少有从前那样的写作激情了,仿佛每个早晨打开前夜写过的那部作品,都不知道该怎么动笔续写。非要抽了几根烟喝上两壶茶脑袋才会随之复苏。下午四点开始,写作也渐入佳境了,但离下班回家的时间也不远了,只得无奈地收工,按时下班好让家里人放心。偶尔写书着了魔,往往忘了下班时间,等沿街华灯初上了还在废寝忘食地埋头苦干,这时爸妈肯定会甩电话来单位了:“臭小子怎么还不下班啊?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如果没事赶紧回家吃饭!”

在单位,仿佛总有这样或那样怪异的同事,或者是老爱占用他电脑上网专注于体育彩票的同事大叔,或者是酷爱在双翼和朋友聊天时站在他背后明目张胆偷看他聊天记录的怪叔叔,抑或是贪小便宜的电工师傅,每每遇见这样的同事折了双翼总是忍着雷霆之怒,不想和这些人等发生争执。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不表态并不证明我不在乎,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该懂道理!”

正如那一次,因为某位电工师傅在他分发学生宿舍报纸时偷拿了一大叠报纸去他们电工间分发着看,折了双翼为此终于愤怒了:“你就那么穷?连张报纸都买不起?你要知道这些报纸是发给学生看的,不是给你的。懂吗?不懂我教你!”那位师傅居然还有勇气反驳:“喂!双翼你咋这么不谦虚呀?我们都能做你叔叔了,跟我们耍横?况且科长大人都来拿报纸看,我们为什么不能拿?”这下轮到双翼无语了,很久之后才冒出来一句话:“咳!上梁不正下梁歪哟!”

好在经常占用他电脑上网的那位同事大叔虽然从没敢于向科长提出给自己配备电脑的申请,但好在他在用电脑时从不偷看双翼的聊天记录,这就足够了。至于其他酷爱窥探自己隐私的同事来了办公室,双翼也只得关闭所有涉及自己隐私的窗口。同事笑谓:“呀!双翼你在做研究么?怕让人看见?”双翼一语双关地道:“不该看的不看,你我成年人都懂的!”

有人说折了双翼性格孤僻,总是挑剔这个挑剔那个,实则不然:他只是希望这是一个各自都能守规矩的社会,也希望有一个私人空间不被人打扰。这样的要求很简单,也很容易满足,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的。尽管素来深知,每个团队里总有几个磨洋工的,有几个爱小便宜的,也有几个脾气古怪的,但折了双翼心里始终希望能改变现状,让身边每一个人都变得更可爱一点。朋友总是和他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喂!翅膀你那么挑剔,该不会是处女座的吧?”折了双翼总是扔出一个让人咋舌不已的回答:“人家不是处女啦!”正当好友们大跌眼镜时,他又不忘补上一句:“人家是狮子座的!”

一方的重伤风俨然痊愈了,只是最近依然进不得油腻和海鲜,始终拿着一份青菜豆腐盖浇饭来作为调理身体的素食。以往无肉不饱的一方此刻陷入了全斋戒的饮食窘境,自然积怨了一肚子的苦水。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坑爹啊!感冒以后的恢复套餐居然是全素的,这日子没法过啦!”才发出去没多久,就收到了剑客书生的评论:“喂!我说一方大人你不会是出家了吧?赶紧还俗,要不我拆了你们那间破庙!”一方也毫不含糊,回复曰:“道长伤好些了吗?要不要贫僧再来看你?”

也许是身体一天天地恢复了,所以一方戒除多日的烟瘾又在全身蔓延开了。连日来喉咙干痒,咳嗽连连,烟草是绝对不敢接触的,否则肯定会被家里人定型为“活得不耐烦了”。这会儿没事偷偷地抽上一根,算是表彰自己连日来和感冒病毒所作的英勇搏斗。

“也别刻意戒烟了,还有抽烟的念头证明你身体不错!”不知是哪一位烟民朋友曾经说过这么一段很奇怪的理论,“哪一天你病得连抽烟的念头都没有了,那离着病入膏肓也不远啦!”诚然,一方也被这种奇谈怪论给蛊惑了,抽起烟来也比以前更加名正言顺:“哥不是在抽烟,只是在证明自己身体好。”

那一天跟养伤的书生通电话时,他也正躲在洗手间里抽烟。“因为病房属于禁烟区,所以我只能流出来了。虽然医院的厕所也贴着禁烟标志,但我是躲在嗯嗯的那个小包房里,量护士和清洁工也抓不到我。”一方不禁被书生这一句话给逗乐了。幸好书生只是伤着了脑袋,如果他属于全身大面积烧伤的病人,那溜出病房抽烟的情景肯定会被人误以为是一具木乃伊叼着烟卷满医院跑呢!

一个人在伤风初愈的时候漫步在大街上往往能感受到很多健康时体会不到的气息,例如雨后清新空气的味道,以及沿路上各种不知名的花草芬芳,还有……对门的面包店飘来的芝士香味。这条街上的甜甜果心面包店和蔷薇果茶楼是一方最钟爱的小店,不知是因为小店的特色小吃口味出众?还是因为两家小店的老板娘都很漂亮?

蔷薇会结蔷薇果今天穿了一件皮衣外套,在一方眼里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窈窕的曲线。最是迷人那回眸一笑,眼见此景一方全身宛如过电一般似的机灵了一下。在一方所见过的异性里,蔷薇会结蔷薇果的相貌并不是最出众的一个,但属于最具女性所独有魅力的一位。这么一个单纯的想法,只有一次被剑客书生猜中了:“喜欢别人就大胆表白呀!所有缺乏表白的暗恋都是意淫哦!”书生这么明目张胆地破坏气氛历来被一方视为异端,一方半认真地回答道:“我不和两种人讨论感情问题:一种人是矮子,另一种人是胖子。抱歉了书生,你两者都是哦!”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