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万雪飞扬之群星天下(原创)(连载中……)  

2012-02-15 08:58:30|  分类: 寒冰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剑客书生也回娘家一般地回到了万雪飞扬出版社。身边没有带上他家亲爱的,只有一只运动背包,里面叮叮当当的随身必备品没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只有书生自己明白,那是某日旅行时带回的一件纪念品:短剑。虽然才一尺半长,正好塞进自己常用的运动包里,但想混过地铁站的安全检查也是一件难事。绝伤大人还好奇地问:“好嘛,背着一柄管制刀具到处跑,也没被警察叔叔扣下?伙计,你是怎么做到的?”书生笑笑说:“山人自有妙计,天机不可泄露!”至于说他为什么随身带把剑,有人说是为了和他“剑客书生”的名号相符,也有人说是为了没事耍耍剑法锻炼身体,更有甚者说他是卷入了某场江湖争斗需要一件兵器防身。这一尽说法也只是好友们无端的猜测而已,个中缘由只有书生自己明白。

书生用的电脑空着,不知道小唐去了哪里。问过绝伤大人才知道这小子昨晚写作累了,今天在寒流那里请了假,说要狠狠地睡醒了才过来。“瞌睡虫!真拿他没办法哦!”旁边的绿岛插话道,“原来在群星天下时小唐就是出了名的睡不醒,每天面容困倦,到了周末出了吃饭、写作就是睡觉。为此我们还老是开他玩笑,说如果他哪一天放弃写作了,那就成天吃了睡睡了吃,跟猪没啥两样了。”

打开了小唐座位上的电脑,书生声称要检查一下小唐的功课:“也不知道这家伙写书写得怎么样了。”翻看了电脑里所有的文件夹,却发现这台电脑里的各大文件夹简直比书生的钱包还要干净。问过了小叶子才听说原来小唐平时习惯把作品挂到他邮箱里的网盘和他随身的移动硬盘里,说是作为备份。一般电脑里是不藏作品的,免得因为电脑病毒把所有的重要物品都给吃掉了。书生笑着说:“这是个好习惯。如我这般身家超过百万字的写手,还一不留神着了电脑病毒的道呢!”也许吧,每个惯用电脑来处理事物的朋友都惧怕电脑病毒,都视之为洪水猛兽了!

抬眼望向茫茫然雪心的座位,发现这位大才女今天也缺阵了。原以为,她和小唐一样,写书忘了睡觉而请了假。后来还是新职工南华真人跟书生说起了:“因为雪心之前被查出拿了本部门很多作品给了盗版商出书,所以老大让她闭门反省,说不定过几天还要开除她呢!”

书生顿时脸色一变,冷冷地道:“这事老大作出官方公布了么?”

“呃!暂时没有。”南华真人见书生颜色有异,自知失言,忙打了太极道,“这事还是老大自己最清楚了,你可以问他哦!”

看着南华真人躲瘟神一样地逃开了,书生不禁哑然:“都拿我当成一句话不对路就抄刀子杀人的恶棍了!我只想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嘛!”

当下书生也不多话,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了寒流的办公室……

再见到小唐时,已然是数日以后的事情了。那时万雪飞扬出版社正在组织单位的义务献血,负责统计报名数据的逸芸赫然在报名员工的名单里发现了小唐的名字。问及小唐,他始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是为了这份光荣的事业略尽绵薄之力。

“反正我平时身体也不错,只不过爱抽烟、爱喝酒而已。只希望那一天抽出来的血是合格的。”小唐还开着玩笑道,“为此家里人还数落过我呢,说我既然这么爱喝酒,那抽出来的不是血,而是二锅头!哈哈,笑死我了!”

逸芸被小唐一贯以来的冷幽默给逗乐了,优雅地笑道:“你们群星天下的义务献血也有相应名额的,为啥跑来支持我们呢?就不怕你们社长水之一方怪你吃里爬外?”

“群星天下呀,我早就在他们那里献过了,所以老大要怪也怪不得我。况且万雪飞扬的献血补贴可比我的‘娘家’高出许多呢,我是贪图这笔钱财才支持万雪飞扬的献血任务哦!”

“呃!真是个财迷!”逸芸笑着跑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小唐却在背后小声地碎碎念:“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逸芸也不知道,这个愣头青究竟在发表什么感慨。

直到后来与馨语飞扬一起喝茶时,逸芸才知道原来小唐看似贪图钱财又不计后果的冲动之举并不像他自己所形容的那样简单。“小唐献血,可以说是为了一个女人,也可以说是为了祭奠他自己那些个不成熟的感情经历。”

“哦?这倒是没听小唐提起过嘛!”逸芸托着脑袋道,“我们只知道他曾经喜欢过留香袋、追求过网友,也曾以所谓的感情之名写过很多杰作,就连寒流老大都觉得这小子的文笔出众,写的作品都很浪漫。至于说他真实的感情生活到底怎么样,我也不够了解。”

“是哦,正如你形容的那样。”馨语飞扬喝了一口咖啡道,“世间最难捉摸的就是感情这东西,不是理性说控制就能控制的。小唐虽然是个感性的人,处事也多少有点情绪化,但到底还是弄得清好感和爱情的区别。正如他和留香袋,谁也不可能放弃自己在当地的事业去另一座陌生的城市经营一切;至于他以前所遇见的酒托,小唐甚至还单纯地想过要感化这个坏丫头——可是感化究竟有没有用?小唐自己都没把握。所以他还是选择了一个人。至于说这场献血,可以说是他先前的生活告一段落。接下来,他也号称自己要开始一段相对成熟的,真正的爱情。只希望他不仅能说到,也能做到。”

很久以后,当逸芸再次翻开小唐的微博时,发现近期更新了一条广播:“有些人想在一起,却未必能有勇气渐渐走近;有些人试图留下,却发现彼此的心渐行渐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除了无奈,也该学会接受现实。”拿了这条微博去给馨语飞扬看,乐得这个大姐头笑靥如花:“这臭小子,仿佛有点长大了!”

剑客书生坐在那家经常出没的咖啡馆里静静地坐着,望着远处的那座高档社区,心里依旧在回想那一日和老大的谈话。

当跨入寒流的办公室时,谁都没敢答话,因为他随身带着兵器呢!谁曾想书生却只是温文尔雅地问起了茫茫然雪心的近况,并直接问起老大雪心究竟是犯了什么过错。

“这样,你看看这本东西吧!”寒流将一本杂质摆在书生面前。书生翻阅着,赫然发现这便是他们社里《飞扬梦想》杂志的合订本,其中还收录了不少他写的作品。只是,这本合订本的装帧质量远远不及飞扬梦想,而且封面上的大标题也给改成了《我手我心》。

“发现了吧,这就是雪心的杰作。”寒流解释道,“她男友坠入凡尘的雪也在经营出版社,只不过前不久因为一场集体辞职事件,他们社里的许多资深写手都离开了,所以出版社一时陷入了窘境。心疼男友的雪心就偷了一部本社的合集悄悄塞给了飞入凡尘的雪,说是他搜罗来的民间写手作品,稿费已经一律打理过了。虽然她出发点很好,但这触犯了本社的利益事小,触犯了我们团队里写手们的利益事大。要知道你们这帮写手不在乎钱,但很在乎作品的版权问题。随意剽窃就像踩了你们的尾巴似的。”

书生不禁哑然:“别人怎么说我不敢保证。但看到雪心会选我的作品去做盗版杂志,我很高兴。毕竟这也是赏识我才华的方式,至于稿费嘛……正如老大说的那样,我不在乎。”

寒流不由得对书生另眼相看了:“你好奇怪哦!别的写手真恨不得咬下盗版商一块肉呢,你却很宽容嘛!和你一样的朋友还不少呢!看看这个吧!”

书生从寒流手里接过了一叠A4纸的打印稿,后面洋洋洒洒地签了好多朋友的名字,包括逸芸和馨语飞扬都有署名。“在我宣布让茫茫然雪心停职反省的时候,这群朋友们联名写了一封请命书,说要对茫茫然雪心作出宽大处理。所以我也只是让雪心停职反省三个月。此间她可以给我们社里写文章,我们择优选登。只是这段日子里她那一笔底薪得扣下,算是小小的惩戒。”

书生默默无语,却顺手从寒流的桌上拿过一支水笔,潇洒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俨然也把自己算入了请命的行列。

“好吧,这事我知道了。别的没啥,就是想带一份纪念品给老大。”书生说着,从背包里取出了那一柄短剑,“有人说这是短剑,但在我看来充其量只能算匕首。我那一次养伤时无意间路过了路边的工艺品商店,无意间找到了一对雌雄匕首,这是其中之一。所以我自己留了一柄,这一把就送给老大了。”

寒流笑着接下了礼物,调侃道:“怎么?不把这支匕首送给你家亲爱的,却来送给我?那我岂非成了夺人所爱的小人了?”

书生吐吐舌头道:“她只喜欢胭脂香粉,才不喜欢这些刀枪剑戟呢!紫色梦想说了,兵器只适合作为男人间的礼物,所谓‘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就是这个道理。”

“那,既然是雌雄匕首,这一把是雄的还是雌的呢?”寒流不无玩笑地问道。

“这就留给老大您自己去猜想咯!”书生不做过多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下午我就去看看雪心,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她的?”

“别的没啥,就关照她专心写作。”寒流道,“另外,去的路上买点礼物送去吧,费用可以凭发票回来找我报销。你懂的!”

没等寒流说完,书生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留下寒流在一边独自叹息:“咳!连书生都嫌我啰嗦了,这日子没法过啦!”

收回了遐想,秋风扫落叶一般地打扫完了面前的香肠炒饭,提着随身的那两盒点心直奔雪心的住处。事后书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黄昏俨然不止一次地宛如夕阳武士一样游走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或是为爱情奔波,或是去见一位老朋友,风风火火地赶路时,倒也不忘记欣赏这身边的美景。“也许当初小唐那臭蛋在北京时,也带着小佳人坐在路边看斜阳西下吧!哇哈哈哈!”书生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走上了逼仄的走廊,抱怨着走廊灯为啥坏了,一边默数着台阶数,免得一不留神被绊倒了。曾经听说过这样的典故,说若是谁发现脚下的台阶少了一级,那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就得去代替这一级台阶。书生却疑惑地自问:“那要是我数出来多了一级台阶,那多出来的台阶会不会变成美女嫁给我呢?那可不行,我已经有紫色梦想了!”正如此胡思乱想间,也到了茫茫然雪心假的门口,书生忙不迭地摁响了她家的门铃。

依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依然是一脸书卷气,也依然是一袭火红的外套映衬着白皙的脸庞。书生不禁叫了一声好,不失时机地幽默一把,双膝微微一弯道:“酒家来迟,请太后赎罪!”

茫茫然雪心被书生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书生呀,你平时也这么哄你家小可爱开心的么?快进来坐坐吧!闭门思过的这几天都快把姐姐我给憋死了。”

书生递上了那两盒点心,茫茫然雪心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并泡了两杯热巧克力,拆了其中的一盒点心来与书生分享。

考虑着该怎么跟茫茫然雪心开口说话,雪心倒是大方地说上了:“是寒流老大交代让你来看我的么?”

“呃!哪儿能呢?我和雪心姐姐无非是私人交往而已,跟那回家抱娃娃玩的寒流大人可没有半点关系。”书生的谎话说出来,连自己都觉得没法相信。

“哈哈!那就奇怪了,素来抠门的书生会给姐姐我买礼物?老实交代,这是不是寒流大人说过费用可以向出版社报销的,你才舍得买呀?”说罢,茫茫然雪心捏了捏书生的脸庞,却捏了一手的脸油。

书生不语,算是默认。继而又正色道:“这几天,姐姐好好写作品吧!我们等你回来!”

茫茫然雪心却摇了摇头,点上了一根烟闷头抽着。书生也掏出了随身的烟,陪雪心一起吞云吐雾了起来。

“我做了对不起出版社的事情,就算寒流老大饶了我,恐怕我在这一群朋友里也无法立足了。虽然坠入凡尘的雪经营不善闹得出版社四面楚歌,最终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但我也没必要来偷身边人的作品来给他。咳!也算是老大精明,才出了一期就让他给逮着了。哈哈!怀疑这家伙是西方如来变的!”

“大姐头呀,你爱开玩笑的本性还是没变。”书生拿出了那封请命书的复印件递给雪心道,“这份东西你看看,就知道大家对你的态度了。”

雪心翻开了那份打印稿仔细地阅读了起来。夜色,就在这点点滴滴间悄然流逝,窗外早已是华灯初上,最浪漫的时候。书生抽着烟,望向窗外,暗自走神了:“也不知道,这时候我家亲爱的用过晚膳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