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抽烟那点事(原创)  

2016-08-16 20:58:02|  分类: 字里行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含有烟草相关内容,敬请未成年人自觉离开!

抽完了老爹给的那一包红双喜百顺,忽然发现自己该为这个坏习惯写下一点什么来。认识百顺这一款烟还是在大学时代,十元档的烟草在当时还是个不小的开销。不过这种烟的口味倒是别具一格,顺溜的口感在当时烟瘾泛滥的日子里是难免的“奢侈品”。学生时代,只有过年时拿了压岁钱才舍得买上一包享受一下,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了!

依稀记得,平生所抽的第一包烟是金上海,如今更名了,惯以称之为金红双喜。同学聚会上,我拿了这包烟分发给同学们,大家都拿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待我,仿佛在说:“素来听话的剑客书生竟然也买烟抽了,真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有点叛逆!”这一款烟劲道很足,适合老烟民抽。当时的书生被这种烟呛得眼泪直流,却丝毫不舍得扔,勉为其难地将它抽得一干二净。而今的书生已经有八年的烟龄了,不管这种烟叫做金上海还是金红双喜,在书生眼里都是一抹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本人读大学的那几年,书生抽得最多的是五元一包的白牡丹,如今已经停产。曾经拿了白牡丹来招待顺利找到工作的死党老夏,他却对这一款烟不抱好感:“我们就让它烧着吧!烧完了拉倒!”这样的评价让书生颇为自责:那一年的鄙人,囊中羞涩,全靠发往报社的稿件来换取稿酬抽上几口烟,自然没法拿出大笔的钱财来购买好烟分享给朋友。好在眼下我也是个自力更生的主了,稳定的工作自然让书生得以维系这样的嗜好。

如今的书生,抽烟很杂,这是一个坏毛病。曾经听同事说,要抽烟就得认准一种品牌,抽得太杂了,不同的配方就会在身体里打架,闹出不适症状。这样的奇谈怪论到底合理不合理?书生本人也不知道。即使同事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也改不了本人好奇心泛滥的习惯,依然对不同品牌的烟草趋之若鹜。上到四十八一包的苏烟软金砂,下到七元一包的孟菲斯,都曾经是书生的口粮,陪我度过了一段又一段人生经历,留下了云雾缭绕的点点滴滴。

记得工作以后不久的某个春节,心血来潮的书生花了年终奖买了两包大熊猫,分给老夏抽,也算是弥补一下他当年的种种不满。在他眼里,大熊猫就是极品烟草了,乐呵呵地拆开外皮,点上一根吞云吐雾,宛如抽上一根就能成仙的境界。拿了这种烟招待同事大叔,他却对八十五一包的极品香烟不置可否:“在我们老烟民的眼里,大熊猫及不上软中华好抽。”一句话让书生也觉得无所适从:也许吧,各家有各家的说辞,即便是抽惯了大前门的朋友,也会觉得自己选择的品牌更加优秀,一如当年父亲大人追捧的红牡丹,俨然深深地印入他老人家的脑海,成为他漫漫烟史中的经典了。

买了一条南洋红双喜,发往北方,送给一位忘年交。这种烟也曾是书生的口粮,在北方很少见,当做稀罕货送给了他。也不知道那位老人家是否会追捧这样的口味,只希望他老人家能健康长寿,陪我在烟悦中活得彼此别样的体会,度过一段共同快乐的日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3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