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书生之水木山庄

剑客书生,一个滥竽充数的摄影爱好者。

 
 
 

日志

 
 

再叙孱孱(原创)  

2018-04-10 08:27:01|  分类: 字里行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若干年以前的事情了。眼看着时光倒退到二零一一年,那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中秋节,书生因为一个女人,专程去往北京。若要说笔者为什么不远千里从魔都跑到帝都去,老爹有一句话倒是恰如其分:“这熊孩子是去面见网友的。”因此,那一回表嫂问起书生:“北京有什么知名景点?又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来?”笔者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提起故宫与天坛,那是书生去往北京时游览过的景点;至于说特产,只有六必居的酱菜和全聚德真空包装的烤鸭子可以带回来送礼。按照家母的说法,书生去往北京除了吃一顿传说中的全聚德,喝了无数瓶燕京啤酒,别的啥也没干,完全是一场赔本的旅行。笔者心里只有一大片没能说出来的情愫,久久无法挥散。而在父母面前,书生什么也不敢说。

最初,书生和那位名曰孱孱的网友因为一场企鹅群里的争斗而结识,互加了好友以后,几乎每晚都相聊甚欢。若说书生为什么没能追上这位美丽又不失性感的异性,无非是因为笔者认识她时,她便嫁为人妇,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而那一年的书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正处于极度寂寞的时候。唯有这位特别的女人来陪伴书生,跟笔者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家父管教书生很严,平时不允许笔者在家里喝酒,只有周末可以跟他对饮。每每遇见孱孱,笔者都食指大动,恨不得把超市里的啤酒尽数搬回来。于是乎,那一年的书生总是借口在单位加班,偷偷买来几瓶酒,借着酒劲和孱孱聊几句悄悄话,聊着各自的烦恼、忧愁,还有书生的一份寂寞。若说当时书生锁起门来在办公室饮酒,到底算不算违反劳动法和劳动合同?这个笔者不得而知。反正书生如今不管是工龄还是认识孱孱的日子都有近十年的光景了,也没因此而受到单位的惩罚。笔者悄悄抹去额头上的汗水,道一声侥幸,以后也不敢随便私自在单位喝酒了。

说到书生为何专程去北京面见孱孱,无非是因为认识若干年后,想去她居住的城市走走,顺便跟她磕个头拜为干姐弟。巧的是,书生姓王,孱孱也姓王,我们俩经常自称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弟。辛辛苦苦坐了五个小时的高铁,没敢抽烟,只有孱孱懂得:“书生若是离开了烟酒,跟犯了大烟瘾一样,鼻涕口水全流下来了。”相逢,笔者没带像样的礼物,只宴请了孱孱一顿方庄全聚德作为犒劳她接站的辛劳。三瓶啤酒下肚,书生和孱孱拍了最浪漫的合影,也策划了第二天的行程:地铁沿线的故宫和天坛自然是最佳路线,书生陪伴这样一位大姐姐游玩,自然是兴高采烈的。天坛的旅程书生已经忘了有啥亮点,倒是故宫里,让书生见识了摆有“正大光明”匾额的乾清宫和琼瑶阿姨提起过的漱芳斋,让笔者终于领悟到了当一个写手必须脚踏实地去考证笔下的知名景点。眼下,书生正逐步戒酒,保护身体要紧,唯一难忘的酒宴就是那一顿全聚德,以及第二天在北京某旅店里偷喝的三瓶啤酒。还有跟孱孱拜把子磕下的头,只怕是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往事了。

写下一片心情,不知能流传多久。也许吧,我和孱孱姐姐的往事也是时间这条长河里的沙粒,终究要淹没在江湖的波涛里。家母也始终不知道“孱孱”二字怎么读法,请教了书生多次她都没能记住。喝一顿小酒,和大家讲一段故事,也算是祭奠笔者回不去的青春记忆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3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